-

是夜!

夕陽西下,夜幕降臨。

月色之下,驛站之中。

一道道黑影潛行而至。

被嬴子夜派遣出去,負責探查潁川郡情況的不良人歸來彙報。

“公子!”

“講!”

不良人麵色嚴肅,恭聲道:“潁川郡城中這些官員半數以上皆為氏族所提拔上來的。”

“除此之外,先前負責管轄此地的郡守曾被流寇殺死!”

“哦,是嘛?!”

嬴子夜聞言,麵色詫異,目光冰冷,禁不住嘲諷笑道:“流寇倒是好大的膽子,膽敢殺朝廷命官!”

“那這些流寇?”

他問道。

不良人麵色凝重回答道:“已被官府剷除!”

“嗬嗬……”

嬴子夜麵露冷笑,深呼吸了一口氣,頗為感慨道:“流寇隻為財,殺朝廷命官倒是不小的罪名。”

“放著滿城富商不殺,而殺朝廷命官,倒是真有意思。”

“去查查這個死去的朝廷命官,死於何處,可還有活下來之人。”

“隻要關於他的一切,本公子都要知道!”

從這些資訊之中,嬴子夜已經嗅出了不對勁,恐怕此地官員已經和關中氏族苟合了起來。

先前朝廷派遣來的上一個郡守,必然是被關中氏族和此地官員聯合殺害。

那半數關中氏族提拔上來的官員,已經倒向了他們。

隻是不知道剩下一半官員是否如此……

“喏!”

不良人拱手而拜,身影一閃消失在原地。

翌日。

嬴子夜洗漱一番後,帶領著麾下親衛巡視潁川郡。

郡城之中,一眾官員們緊緊跟隨在側。

看著身後旁邊圍繞的潁川郡大大小小上百官員吏員,嬴子夜不由目光一凝,開口說道:“諸位不必如此厚待!”

“有你們在,我看著不踏實。”

郡丞等一眾官員們尷尬一笑,心中卻是明白嬴子夜話中的含義。

“既然八公子不喜我等隨行,那我等便退下了。”

“八公子慢慢逛,若是有事,儘管差遣。”

“八公子,告辭了。”

郡丞等人,紛紛告退。

嬴子夜淡然一笑,繼續漫步行走著,周圍親衛隨行。

然而,行走在大街道路之上,嬴子夜卻是感應到了數道目光一直都在緊緊注視著。

目光微瞥,迅速確定了幾個身影。

“看來,他們不放心啊!”

嬴子夜冷聲一笑,吩咐了一下身旁親衛後,隨即衝入人群中,行蹤消失。

於一炷香左右!

潁川郡外城之地,巍峨大山之中。

一處大山,卻是開拓成了礦場。

嬴子夜身影倏然浮現,踏空而行。

環首四顧,隻見秦兵嚴謹把守著大山礦場,不少民夫在裡麵勞作,衣不蔽體,汗流浹背。

時不時望向周圍秦兵,眼中滿是畏懼。

“快點乾活!”

一個士卒,手持長鞭揮出,狠狠地打在了一個民夫背上。

啪!

一聲脆響。

民夫背上瞬間浮現出了一道紅印,火辣辣的生疼。

“啊!”

民夫淒慘哀嚎著,麵色扭曲,摔倒在了地上。

不過卻是急忙站了起來,不敢多耽誤。

秦兵手持長鞭,得意笑道:“虧你識相,不然再賞你一鞭子!”

“袁天罡!”

嬴子夜麵色冰冷,低聲喚道。

“屬下在!”

身旁虛空之中,一身灰袍袁天罡浮現。

“命人夜間探查此地情況!”

嬴子夜吩咐道。

“喏!”

袁天罡拱手領命。

夜間。

漆黑天幕之下。

不良人身影鬼魅出動,降臨到了大山礦場之中。

身影飄忽,不發出一絲一毫響聲。

秦兵隻感覺一陣輕風吹過,疑惑的環首四顧,卻未曾察覺到任何異常。

黑暗之中,一眾不良人穿插在礦場之中,探查著開采礦石質地,以及礦場情況。

不良人卻是駭然發現,礦山中存有大量黃金、鐵礦。

其中品質較好的皆有單獨人員記錄搬至其他地方。

殘次的則留了下來,存夠一定數量,則搬至府庫。

夜半子時。

驛站之中,不良人歸來,將實情稟報。

聽得嬴子夜眉頭直跳,一股凶勢爆發開來,周圍虛空哀鳴。

一眾不良人都感覺到了壓力,呼吸不暢。

“哼!”

嬴子夜冷哼一聲,壓抑著怒火。

“公子,情況不止如此。”

不良人小心翼翼道:“礦場裡麵的民夫皆為地方百姓,被官府欺壓,強行奴役!”

“嗬嗬!”

嬴子夜聞言,震怒無比。

“真是大秦帝國的好官員啊,真是關中氏族的好走狗啊,真是大秦百姓的父母官啊!”

“竟然做出如此不當人之事!”

“天怒人怨,傾儘南山之竹也難以書寫他們的罪狀!”

嬴子夜目光冰冷,沉聲命道:“不良人全力暗查此事,勢必要找出詳細賬目。”

“喏!”

不良人躬身領命。

翌日。

浩日東昇,天色大亮。

嬴子夜壓抑了一夜怒火,此刻裝作若無其事模樣,率領大軍出城,前往下一處地點。

郡城之中,郡守帶領著郡丞等上百官員們出門送迎。

直到看到嬴子夜消失於視野中,郡守眼中閃過一道冷色,殺意瀰漫,再也不用遮掩。

“傳令下去,安排人手,準備刺殺八公子!”

“喏!”

郡丞帶領著一眾官員恭聲拜道。

直至東巡大軍出了潁川郡城三十裡路。

“去,將蒙恬大將軍叫來!”

中軍帥營馬車之上,嬴子夜吩咐一旁親衛道。

不時,蒙恬巍峨身軀穿著玄黑戰甲快步走來,躬身拜道:“見過八公子!”

“蒙大將軍,傳本殿下之命,讓大軍緩慢行進,至於蒙將軍則是留守這中軍帥營之中等待我令!”

嬴子夜沉聲吩咐道。

蒙恬疑惑不解道:“不知殿下為何如此行事?”

嬴子夜微微一笑,冇有明說,隻是道:“蒙大將軍從現在開始注意些就好,晚上想必應該會有客人到訪。”

“喏!”

“遵從殿下命令!”

蒙恬恭聲拜道。

既然嬴子夜不告訴他,他也不再多問,聽命就是。

嬴子夜邁步出來馬車,帶著曉夢他們離開大軍,身影飛馳,穿梭在山林之中重返潁川。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