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數日之後。

新任郡守黃敬,郡丞祁城,郡尉朱一鳴等人奉始皇命前來。

浩浩蕩蕩數百人,不隻有官吏,還有他們的家人以及親信家仆。

步入潁川郡之中,黃敬看到潁川郡治下鄉鎮,百姓用著一種奇形怪狀的木製物體,夾雜金屬的器具,輕而易舉犁地之後,不禁大呼神奇。

“天底下,竟然有如此巧奪天工之物!”

眾人疑惑不解之際,黃敬說道:“咱們上去問問。”

“老人家,這是何物?”

朱一鳴上了田間地頭,恭聲問道。

正在犁地的大爺瞥了他一眼,忙身拜道:“回大人,此物名為曲轅犁,乃是八公子所發明,如今已經傳遍了整個潁川郡!”

“八公子?!”

祁城麵色一驚,難以置通道:“是奉旨代始皇帝陛下東巡天下的八公子嘛?!”

“正是!”

得到老者肯定的答覆,黃敬,朱一鳴等人麵麵相視,皆從對方眼中看出了驚意。

八公子手藝巧奪天工啊!

“不知大爺可否讓我試一試,以這曲轅犁耕耘一番?”

郡尉朱一鳴說道。

“自然可以!”

大爺連忙起身,讓出曲轅犁。

將使用辦法一一告知。

朱一鳴下了田地,按照老者所說的辦法,使用著曲轅犁。

直至耕耘了半畝田地,他才停了下來。

“確實堪稱神物!”

“冇想到這曲轅犁竟然如此省力!”

“這耕耘了半畝田地,竟然冇有半分疲倦之感。”

朱一鳴咂舌稱奇不止!

但八公子所帶來的震驚,遠遠不止這些。

眾人拜過大爺之後,直奔潁川郡城而去。

官府衙門!

縣吏正主持售賣一種雪白細碎之物。

“大人,來一些上好細鹽!”

一個穿著布衣男子,拿出了四十文錢。

“好嘞!”

一個吏員量了一升細鹽,倒在了布衣男子袋中。

細鹽?!

黃敬和祁城、朱一鳴等人麵麵相覷。

幾人急忙湊上去,看著雪白細鹽,好奇問道:“細鹽是什麼?”

“嗬!”

幾個工房吏員笑道:“細鹽乃是在青鹽粗鹽之上進行提純製作而成,乃是八公子發明的一種製鹽方法。”

八公子!

黃敬和祁城等人聽聞之後,麵露驚色道:“又是大秦帝國八公子殿下?!”

官吏不明眼前幾位大人為何要加一個又字,但依舊肯定答覆道:“正是。”

“多虧了八公子,我們才能製作出如此雪白,不摻雜絲毫雜質的細鹽。”

“而且產量速度大大增加,成本大幅度縮水,十石青鹽按照八公子的辦法,足以產出將近六石的產量。”

“什麼!!!”

“產量如此之高!!!”

黃敬幾人倒吸一口涼氣!

八公子竟然有如此驚天偉世之法!

這可是足足提升了將近一倍之多啊!

“素聞八公子酷愛讀書,難道這些都是八公子從書中得知的?”

黃敬驚聲暗歎著。

……

約有一個時辰左右。

黃敬和祁城、朱一鳴數十位官員將家人安頓好了之後,當即來到了郡城衙門報道,拜會八公子。

“臣等乃是新上任的郡守黃敬,郡丞祁城,郡尉朱一鳴,拜見八公子!”

三人拱手作揖拜道。

嬴子夜抬起眸子看了三人一眼,微微頷首道:“無須多禮。”

“謝公子殿下。”

“你們來此,所為何事?”

嬴子夜淡淡問道。

黃敬、祁城等人臉色肅正,語氣激動道:“一路行來,我們發現了潁川郡鄉鎮縣城以及郡城大大小小變化。”

“百姓擁有了耕耘神器曲轅犁,而且官鹽價格大幅度降低,且純度提高!”

“聽說產量大大增加,而人力物力卻是大大減少,如此利國利民之舉,我們乃是為了潁川郡千萬百姓前來感謝八公子!”

“實不相瞞,我等對於八公子那是心中敬佩萬分,火速前來拜訪,隻為表達心中欽佩之情!”

黃敬、祁城、朱一鳴儘情抒發著對於嬴子夜的敬仰之情。

要不是嬴子夜抬手示意,打斷了他們的話,估計都能說到晚上。

“嗯,你們的欽佩之情,我已經知曉了。”

“不過有些話,本公子還是要告訴你們!”

黃敬三人目光相視,躬身拜道:“請公子殿下吩咐。”

“本殿下希望爾等能夠保持自身為天下蒼生理念,莫要走上那些人的老路!”

“否則,不單單是你們,三族之人皆斬,九族亦將蒙羞!”

無形殺伐威壓驟然鋪開黃敬三人麵色一變,惶恐拜道:“臣等定當謹記公子殿下教誨。”

……

是時!

潁川郡內的訊息迅速傳至鹹陽。

章台宮!

始皇帝嬴政正在與李斯閒談天下事。

訊息八百裡加急傳至始皇帝手中。

待始皇帝看到密奏上的內容時,威嚴的麵龐上驟然露出一抹喜色。

“陛下,可是傳來什麼喜事?”李斯疑惑的詢問道。

始皇帝反覆審閱著密奏,麵帶笑容道:“夜兒,倒是冇有辜負寡人的希望啊!”

“哈哈哈!彩!”

“李斯,你且看一看。”

李斯恭敬將密奏接過,認真掃視著。

是時,李斯眼中閃過一道明光,激動的說道:“八公子此舉無疑是斷掉了氏族的手臂,還有這曲轅犁的出現,更是方便了百姓們的耕種!”

始皇帝嬴政讚賞有加道:“官鹽產量大大增加,速度提升,耗費人力物力大幅度減少,既可以縮減一些人員去做其它事物,又減少了物力消耗,朝廷支出大大減少。”

“且官鹽產量提升之後,已滿足了天下萬民需求,必然不會再有百姓去購買私鹽!”

“而且有了天工神器曲轅犁,百姓耕耘速度大大提升!”

“夜兒所做之事,無疑對關中氏族造成了強有力的壓製!”

一旁李斯讚歎道:“八公子當真是神人也!”

……

大秦帝國,山野之間。

嬴子夜率領大軍穿梭在潁川下轄許縣的路途上,大秦黑龍旗幟高高飄揚,軍隊煞氣凝結。

從馬車上窗戶可以欣賞山野美景,草木山川秀麗,大江大河濤濤,鳥飛蟲鳴。

清風徐來,吹拂著花香。

巨大馬車,帥帳之中。

嬴子夜坐在席位之上,觀閱著四周美景。

倏然之間,嬴子夜倏然感應到了一股強大氣勢。

那股強大氣勢冇有盛氣淩人,隻有貼合自然大道,讓人為之感到寧靜之意。

和曉夢大師一身功法真氣如出一轍!

嬴子夜看向曉夢大師,輕聲笑道:“曉夢大師,是你們道家的人?”

“不錯!”

曉夢大師微微頷首,平靜道:“是逍遙子那個傢夥!”

“逍遙子,人宗掌門人。”

嬴子夜饒有興趣道:“是來找你比武的嗎?”

“我出去看下!”

曉夢大師道了一聲,當即迅速離開了帥帳,朝著逍遙子氣息源頭處飛奔而去。

山野之間,草木叢生。

修長身影騰空而起,一步跨越,抵達了十數丈之高樹木頂端。

曉夢大師朝著一處,目光灼灼而去。

山林之地,林木頂尖,曉夢大師停止了身影,望向前方。

隻見一道袍老者挺身而立,屹立在樹梢頂端,報以微笑望了過來。

曉夢大師與逍遙子遙遙相對,目光如電,虛空之中,氣勢凝結。

“曉夢師妹,你來了!”

逍遙子嗬嗬笑道。

“哼!”

曉夢大師冷哼一聲,目光灼灼,戰意澎湃道:“戰!”

說罷,當即抽出了腰間秋驪劍朝著逍遙子殺了過去。

秋驪劍劍身泛著秋水之色,青翠蔥蘢,蘊含無限生機。

和光同塵,和其光,同其塵,湛兮似或存,以至移形換位!

曉夢大師身影瞬間移動,浮現在了逍遙子身旁,一劍揮出,從天而將,劈向逍遙子肩臂。

“嗬!”

逍遙子輕聲一笑,感慨道:“你還是如此冷淡!”

抬手拔劍而出,一劍擋向了曉夢大師殺招。

鏘!

金鐵交鳴,巨大劍芒光輝萬丈,無邊劍氣席捲四周山林草木。

噌噌噌!

一道道劍氣爆發激烈轟鳴,將周圍草木紛紛破碎,落葉漫天飄散。

萬川秋水,心若止水!

曉夢大師將道家兩種絕學融合,施展而出。

一股無形領域擴張而出,瞬間籠罩了數十丈距離。

操控著領域範圍內所有氣流,乃至於花草灰塵石塊落葉。

方圓數十丈氣流隨之牽引,掀起狂風。

無數花草樹木搖曳,落葉石塊騰空而起。

彙聚一通,浮現在曉夢大師身旁,化作了洪流席捲向逍遙子。

嗖嗖嗖!

破空聲響徹雲霄,虛空哀鳴。

逍遙子持握雪霽長劍,真氣運轉,銀白神華升騰之下,周圍空氣頓時為之凝結,一層層冰雪浮現身側。

天上風雲生成,彙聚一起,化作巨大漩渦卷蕩著冰雪。

天地之力為之牽引而動,一道道神秘玄妙道紋浮現,銘刻虛空。

世間風雲兮幻亦真,天地無窮兮大道行。

雪後初晴!

漩渦卷蕩冰雪化作了巨大屏障,道紋銘刻虛空,綻放無窮銀白光芒。

浩浩蕩蕩洪流衝擊而來,撞擊在了冰雪漩渦屏障上,爆發出劇烈轟鳴。

虛空哀鳴,靈芒與神華交織,不斷崩滅。

洪流與冰雪漩渦破碎裂開,消散一空。

逍遙子安然無事,屹立在樹木頂端,腳下樹梢都冇有任何損傷。

隻見逍遙子淡然一笑,身影緩緩消失在原地。

然而殺意卻是掀起,無邊劍氣凝聚。

夢蝶之遁!

道家遁術,源於莊周夢蝶。

亦幻亦真夢蝶之法,據說可以改變空間佈局,達到移形換位效果。

與她所掌握和光同塵各有千秋。

噌!

一道劍芒從身後殺來。

曉夢大師化作了一道殘影,和光同塵,出現在了逍遙子原來所在樹梢。

“嗬!”

逍遙子輕笑了一聲道:“師妹,和光同塵越發出色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