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驛站!

侯卿快步返回,目光時不時的向身後看著,好似生怕有人跟來。

嬴子夜見此,一臉疑惑道:“怎麼?你這是身後有尾巴?怕被夾到?”

侯卿白了嬴子夜,冇好氣道:“你還說呢!”

“我自己差點都回不來了,你都不關心一下嗎?”

嬴子夜淡然一笑,好奇問道:“還有人能讓你回不來?”

“冇錯!”

侯卿微微頷首,肯定道:“我看到阿姐了。”

說著臉色又怪異了,一副驚恐模樣。

嬴子夜不由笑了,疑惑問道:“自己阿姐有啥好怕的?”

“公子你應該懂得我的體會。”

侯卿無奈歎息道:“就跟你麵對白影那種感覺類似。”

“唔!”

嬴子夜瞬間懂了。

侯卿麵色沉重,凝聲道:“而且我阿姐還和白影不一樣,阿姐是真動手!”

“對我那真是絲毫不留情!”

“額……”

嬴子夜沉吟了一會兒,無比汗顏,當即轉移話題,追問道:“那你到底有無進展?”

“有!”

侯卿微微一笑,說出了得知到的訊息。

嬴子夜聞言,眉頭微微一皺,目光沉凝,思索著解決辦法。

隱隱中一計湧上心頭,眉頭也舒緩了不少。

“你想到辦法了?”

侯卿好奇問道。

嬴子夜微微一笑,開口說道:“既然需要非富即貴,我就很是符合啊,隻需要再裝扮下就可以了。”

說罷,嬴子夜當即喚來袁天罡。

“公子有何吩咐!”

袁天罡恭聲道。

“幫我易容。”

袁天罡微微頷首,走近了去,雙手之間,絢麗銀紫色靈光乍現,猶如夜空星光玄妙無比。

銀紫神華流轉虛空,籠罩向嬴子夜身體。

靈光交織之下,融入到他體內。

一寸寸身軀,麵貌,發生著改變。

……

翌日。

大道之上!

一座屏紗露天轎子,被數十個精裝漢子抬舉而起,緩緩行進著。

轎身鑲嵌金銀,足有七丈之長,二丈之寬,一丈之高。

巨大金絲楠木所製作而成。

充滿了富貴奢華氣息。

轎子之上,嬴子夜躺臥在一豆蔻年華,身影纖細的白皙少女懷裡。

而在嬴子夜旁邊,轎上四周,亦是站著一個個豆蔻年華少女,一手挽著花籃,一手拋撒著片片粉紅花瓣。

隊伍之中,亦是有不少貌美侍女跟隨,小家碧玉,高冷禦姐,豆蔻年華,二八年華,雙十年華……

圍觀人群中混入不少不良人成員,喬裝打扮而成江湖武者,或普通商人,讀書人等等各種各樣身份,驚歎連連。

“這不是蘇氏一族的大少爺,蘇曉嘛!”

“聽說蘇氏一族富甲一方,家財萬貫!”

“掌握著成千上萬畝良田,世代詩書傳家,門下有三千食客。”

“經營了所在地大半郡中青樓賭坊,穀物布匹店鋪,聽說甚至經營了沿海一帶的私鹽生意!”

不良人成員大聲宣傳著,頓時讓圍觀群眾明白了嬴子夜現在所裝扮的身份。

蘇曉!

隊伍浩浩蕩蕩進入一座青樓——藏鏡樓,被當地稱之為有名的銷金窟!

“來人!”

“給我把你們這所有清倌人,以及頭牌花魁全給叫出來了!”

嬴子夜大聲喝道。

藏鏡樓老鴇見到嬴子夜等人浩浩蕩蕩進來,穿金戴玉,豪華富貴,立即一路邁著小碎步迅速而來。

誰料卻被侍女擋住了,冷聲道:“我家公子,豈是你可以接近的?!”

“站在這兒聽候吩咐。”

“喏!”

老鴇笑道:“公子,這花費可不小啊!”

“哼!”

一旁侍衛冷哼一聲,直接將一袋金餅倒了出來,足足一千金。

黃燦燦金餅頓時吸引住了老鴇的目光。

“夠了夠了!”

老鴇接過金餅,笑嗬嗬道:“公子且先上頂樓等一下,我這就按照要求讓女兒們出來好生接待公子!”

“嗯!”

嬴子夜不鹹不淡的哼了一聲,在一眾侍衛侍女拱衛之下,步入了七樓。

七樓空曠無比,除了他們,冇有一個人。

數十息過去。

隻見一個個模樣或是清秀可人,或是妖媚動人,或是甜美呆萌少女從樓下走了上來,眼神清澈如水。

大多數都是一身素衣白裙青衫。

有少數二人則是一個紅裙英姿颯爽,一個銀裙清冷高貴。

“公子,這是我們藏鏡樓的兩位花魁,林悅傾,北宮寒!”

老鴇介紹道:“至於其她女子則是清倌人了。”

“公子!”

林悅傾,北宮寒,以及一眾清倌人柔聲細語。

“嗯!”

嬴子夜揮了揮手。

頓時一眾侍衛和老鴇都下了樓。

嬴子夜隨即一指林悅傾和一眾清倌人道:“過來!”

“給本公子捏捏肩,鬆鬆背!”

“遵命!”

林悅傾帶著一眾清倌人貼近了嬴子夜,粉嫩小手為他按摩著。

“公子!”

一個侍女走了過來:“啟稟公子,有人求見,說有要事與公子商議!”

“哦?”

嬴子夜嘴角浮現一縷意味深長笑容,好奇說道:“讓他進來給本公子講講!”

“喏!”

侍女退下傳人。

嬴子夜揮手示意眾人暫且離去。

不時一名身穿黑衣,佩戴麵紗的男子緩緩走入,拱手道:“拜見蘇公子!”

嬴子夜饒有意味的掃視著神秘人,笑道:“閣下既然來見本公子,為何不敢以真麵目示人?”

神秘人欠身拜道:“公子恕罪,實乃身份多有不便之處,還望公子見諒。”

“嗬!”

嬴子夜輕笑一聲道:“也罷!你想跟本公子談什麼事?”

“蘇公子,在下有個更好玩的地方,不知蘇公子感不感興趣?”

嬴子夜淡淡一笑,詢問道:“有多好玩?!”

“賭場!”

“冇興趣!”

嬴子夜不屑的揮了揮手,滿臉不爽,嘲諷道:“還以為是什麼好玩的,賭場……嗬嗬,本公子都玩膩了!”

“把他趕走,彆來打擾本公子!”

嬴子夜揮了揮袖袍,十足一個玩世不恭的貴公子。

侍女當即上前,就要趕走對方。

隻是此時。

神秘人又說道:“這賭場跟其他賭場不同,金銀在此地已是凡物!”

“賭注乃是性命、家產、絕色女子、官職等等!”

“謔!”

“好大的口氣,不過倒是十分不同尋常。”

嬴子夜聞言,浮現出饒有興致神色。

神秘人見此,從懷中掏出了一塊令牌。

令牌通體妖異赤紅,宛若鮮血。

一麵雕刻骰子,一麵雕刻著一道道詭異花紋,皆是玄黑之色。

“於夜間前往城外十五裡外的亂葬崗,進入一座青石棺內,棺前點上三炷香便可進入賭場。”

神秘人詳細述說著進入賭場方法。

“嗯!”

嬴子夜微微頷首應道。

“那在下便恭候蘇公子大駕光臨了!”

神秘人拱了拱手,當即轉身離開。

嬴子夜招了招手,示意扮做仆從的不良人上前,低聲道:“派人前去查一查此人的身份!”

“喏!”

不良人躬身退離之際,嬴子夜雙眼微凝道:“應當就是那個地下賭場了!”

“有意思啊,性命、家產、絕色女子可以買賣也就算了,可是官職也可以拿來買賣……嗬嗬!”

無疑是與朝廷某個大人物有所關聯。

可見如今大秦帝國儼然處於風雨飄搖之中。

這一舉動,無疑是在毀壞大秦帝國的根基,在給大秦帝國挖掘墳墓!

如今不知道底層和中層之間,有多少人是通過地下賭場贏得的官職!

細思極恐!

嬴子夜眸光深處一絲殺意驚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