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

眾人失聲驚呼!

一張白紙,竟然就要一百金!

要知道十兩黃金都足夠七口之家,將近兩年開銷!

一百金足足夠七口之家生活無憂數二十年!

“老闆,你心也太黑了吧!”

一個錦衣公子語氣略顯不悅道:“而且此物也隻不過是新奇輕巧,可以書寫文字。”

“一匹普通絹布比這大的多,也才半金。”

“就是!”

旁邊一人附和道:“老闆,我看你穿著華貴,也不會是普通人,不至於如此缺錢吧!”

“來個良心價,一張白紙,我給你五金如何!”

“就算是蠶製絲綢,一般也不過三四金罷了。”

此時又有一人出聲,笑道:“老闆你覺得如何,如果可以,我買十張!”

麵對眾人壓價,嬴子夜隻是笑了笑,渾不在意。

他又不是為了掙錢,隻是為了引木偃師出來罷了。

“不講價!”

嬴子夜晃了晃手指,指向第二個開口的黑衣青年,平靜道:“我賣白紙不是為了錢財,隻是為了尋找能夠欣賞它的人,白紙可是天下一絕,唯有我纔可以製作而出!”

“藝術品不講錢,講緣!”

“一張紙,一百金,緣!”

臥草?!

眾人不由目瞪口呆,還能有這種說法,賣的不是白紙,而是藝術?!

一百金,緣???

簡直了!

眾人滿頭黑線。

不過此時卻有一身穿布衣,頭戴鬥笠,麵覆黑紗之人從眾人身後走上前來。

他伸手拿起一張白紙,細細觀察著。

“巧奪天工啊!”

“世間竟然有此奇物,當真是令我今日大開眼界……”

鬥笠人驚歎連連,詢問道:“老闆,此物為何?!”

“此物名為白紙,可以書寫文字,比之竹簡絹布輕便靈巧。”

“哦?!”

鬥笠人得聞白紙作用之後,目光一亮,驚歎道:“白紙,輕盈雪白,倒真是貼切。”

嬴子夜笑道:“兄台真是識貨。”

“嗬嗬……”

鬥笠人笑了笑,問詢道:“多少錢?”

“一百金!”

原先的錦衣公子話語冷淡,嘲諷笑道:“兄台你可要想好了,這可不是小價錢。”

“就是,這老闆就是個無良奸商!”

之前第二個開口壓價的人一臉不屑道:“還扯什麼藝術品,講的是緣。”

“這緣,可真貴!!!”

嬴子夜見此,也隻是笑笑,並不在意。

“我買了!”

誰知鬥笠人並不為眾人影響,直接下了決定。

“喂,兄台你說什麼?!”

錦衣公子難以置信驚呼道。

第二個開口壓價之人出聲勸道:“老兄你可要想清楚啊!”

“我買了!”

鬥笠人笑道:“老闆,我願意買下你攤位之上所有白紙,並且我願意以高價購買這白紙製造方法,您可以隨意開價。”

嬴子夜聞言,心中一喜。

鬥笠人對白紙興趣如此之大,很有可能就是木偃師!

不過,嬴子夜卻是表現的極為平靜,輕聲一笑道:“區區製作辦法又有何難?!”

鬥笠人聽到這裡不禁興奮極了。

然而卻聽嬴子夜話音一轉。

“但規矩就是規矩,賣了賺什麼。”

他瞬間就呆怔了。

嬴子夜說罷也不在理會在場眾人。

方纔蜂擁而來的眾人此時見無法壓價,也隻好離開繼續逛著黑市,購買其它事物。

鬥笠人無奈之下隻好蹲守在一邊,思索著解決辦法。

“我有無數稀奇古怪的玩意,機關造物器具製作之法,你想要什麼都可以,甚至可以用白紙製作方法,來交換兩三種!”

“不需要!”

嬴子夜堅定拒絕了鬥笠人的提議。

“那……”

鬥笠人眉頭皺了皺,抓耳撓腮。

“哦對!有了!”

鬥笠人說話間,從懷中掏出了一個美人玉雕,靈巧光滑。

“此物乃是以一種溫潤軟玉製作而成,可以吸納吞吐天地之元靈,助人修行,散發出灼熱氣息。”

“可以放於室內,於修行有益處,哪怕是嚴寒冬日,飛雪漫天,也可以保持室內溫暖,不畏嚴寒!”

“老闆,如何?!”

“冇興趣!”

嬴子夜淡淡的瞥了一眼,提不起半絲興趣。

他如此修為,已經是寒暑不侵。

至於助益修行,係統在身,加之他身為大秦帝國八公子,也不缺少天材地寶。

“那此物如何?”

鬥笠人依舊不死心,伸手又取出一物。

隻見是一個金屬與木製結合機關器物,通體圓形,按下開關之後。

圓形器物化作一個四四方方之物,並且傳出一陣悅耳動聽樂曲之聲。

“此物名為樂曲幻影盒,可以放出樂曲,而且在月光之下可以投影出一道美人虛影。”

鬥笠人說著將樂曲歡影盒高高舉起,讓月光照耀。

皎皎月光之下,一道美人虛影宛若真實一般,出現在虛空之中,展開驚鴻一舞。

身姿矯若遊龍,眉目之間滿是風情,輕輕唱著詩經裡的歌謠。

“此物雖好,但是我不需要。”

嬴子夜搖了搖頭,再次拒絕。

“唉……”

見到嬴子夜再次拒絕,鬥笠人禁不住滿臉失落之色,無奈歎息。

嬴子夜則環首四顧,也不著急。

想要讓木偃師徹底上鉤,必須要磨他的性子。

卻是突然!

嬴子夜的目光定格在一處攤位上。

目光所及。

此人攤位上什麼物品都冇有擺放,然而人來人往不停光顧。

“兄台,那處是乾嘛的?”

嬴子夜伸手指著那處攤位,好奇問道。

鬥笠人順著他所指方向看了過去,笑道:“此人負責兜售一些不為人知的情報及資訊。”

嬴子夜頓時來了興趣,上前詢問道:“老闆,你可知陳郡內的官吏們不為人所熟知的秘事?”

攤位老闆一身淡黃長袍,目蘊精光,頜下有長長黑鬚,聞言沉聲道:“公子,此處三不賣。”

“哦?!”

嬴子夜好奇道:“哪三不賣?”

黃袍長鬚男子說道:“其一不賣官吏,其二不賣巨大秘辛事後之聞,其三不賣天象境強者秘聞!”

聽聞此言,嬴子夜目光灼灼,饒有興趣。

後兩者可以說是怕訊息不準確,或是遭到對方的報複。

隻是第一點著實想不明白。

詢問之下,才得知原因。

“黑市雖稱之為黑市,卻也是得到官吏的庇佑,若是賣了則無立身之地。”

黃袍長鬚男子無奈說道。

嬴子微微一笑,詢問道:“那老闆可知季布如今下落。”

“月圓之夜,季布必會擇選一富商或是官吏出手,出手之前,還會對其告知。”

黃袍長鬚男子捋了捋鬍鬚笑道。

嬴子夜聞言微微頷首,當即爽快的付了錢,轉身迴歸攤位收拾白紙包裹起來,準備離開。

鬥笠人見此卻是急了。

“老闆,你要去哪?”

“夜深了,該回去睡覺了。”

嬴子夜隨口說了一聲,自顧自的向前走著。

“老闆!老闆!”

“你等等我,究竟該怎樣纔會告知我製作白紙的辦法啊!”

鬥笠人一路碎步狂追,高聲呼喊著。

如此一來,無疑讓嬴子夜百分百確定,對方絕對是木偃師!

不然怎麼會對白紙製造之法如此上心癡迷?!

“喂,你是否真想知道造紙之法?”

木偃師聞言當即一路小跑湊到他身側,重重點了點頭。

嬴子夜笑道:“其實也不是不可以,但要看你的誠意。”

木偃師一臉真誠,舉手發誓道:“公子,我十分有誠意!”

“不然也不會拿出解相思這種巧奪天工,美妙絕倫之物了。”

嬴子夜笑了笑道:“那你且跟我來。”

“好!”

木偃師臉上露出喜色,不疑有他。

一路穿梭山林之間,嬴子夜為了照顧木偃師,並未禦空而行,隻是在迅疾奔馳。

木偃師騎著快馬甚至都無法超過他。

從陳郡郡城一夜奔馳,直到天光大亮,入了許縣城門,來到驛站之地。

木偃師看著四周環境,暗暗驚詫道:“此人究竟是何人,竟然可以進出大秦帝國官方驛站?!”

不過對於白紙製造之法,他無法抗拒,即使心有懷疑,卻依舊跟了上去。

“八公子!”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