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街道上!

螢勾轉身就跑,大聲呼喊。

突然!

一股神秘士兵出現,身著黑甲,胸前以及雙臂有著一抹赤紅之色。

提著大戟,朝螢勾圍堵而來,將之團團包圍。

一股軍中血煞氣息衝蕩,讓周圍空氣凝固。

砰砰砰!

四周觀望的百姓紛紛緊閉門窗,四散而逃。

“可以了。”

嬴子夜傳音道:“現在假裝不敵,被他們抓走。”

螢勾麵色沉重,有些不爽,卻還是答應了,傳音道:“行吧,聽你的……”

此時兩名士兵拿著繩子朝螢勾席捲而去,而她也裝作躲避不及模樣,被繩子束縛。

見狀,衙役頭領七人笑了。

衙役頭領上前一步,一臉得意洋洋笑道:“嘿嘿,抓到你了吧!”

“呸!”

螢勾直接噴了衙役頭領一臉唾沫。

“哼!”

衙役頭領用袖袍擦了擦了麵門,一臉不爽。

“人,我們帶走了!”

此時一名士兵直接反手將螢勾甩起,背在了肩膀上。

“走!”

一眾士兵、衙役當即帶著螢勾和布衣少年離開。

直至這些士兵、衙役離開,百姓們才顫畏的打開了門窗,探出了頭。

“呼!”

一眾百姓紛紛鬆了口氣。

“這些衙役和血士又來抓孩童少年了!”

“天殺的一群人渣!”

“明明是守衛郡城的存在,實際上卻是郡城達官顯貴用以對付不聽話的人,不知抓了多少小孩少年了。”

嬴子夜聞言,暗道:“怪不得城中很少看到小孩。”

之前幾人在郡城之中遊走,街道之上,酒樓客棧之中,無一例外大都是成年人。

小孩兩三個也是行色匆匆,跟在父母身旁,迅速離開。

“幾位兄台,你可知官府衙役與血士抓小孩的目的。”

嬴子夜走向一旁幾人,出聲詢問。

幾人搖了搖頭,開口說道:“我等也不知道。”

“誰知道官府和血士抽哪門子瘋?!”

“一群人渣,呸!”

見無法得知更多,嬴子夜帶著侯卿幾人離開,找了一家客棧住了下來。

臥房之中,嬴子夜想及今天遭遇的兩件事情,不由大怒,麵色冰冷一片。

無論是高額稅收,還是抓捕孩童少年,無疑都是欺壓黎民百姓之舉!

是在挖大秦帝國的根基。

“冇想到陳郡中的官吏如此的不堪。”

嬴子夜話音之中,充滿了殺意,當即向袁天罡吩咐道:“你且率不良人暗中調查這些血士抓捕孩童少年的目的。”

“以及他們被關押於何地,還有鹽礦、草藥等物售賣於何處,順著這一條線追查下去,查到一個殺一個!”

“喏!”

袁天罡躬身領命,轉身離去。

一處隱秘地牢之中,孩童以及少年哭聲,響徹一片。

處處皆是孩童以及少年男女哭泣與憤怒罵聲。

“嗚嗚嗚!”

“我想家,我想父母了。”

砰砰砰!

不時還有人捶打著牢房門。

郡守緩緩踱步而來,掃視著每一處關押孩童們的牢房,麵露寒色道:“還差多少人?”

“稟大人,還差三十名孩童。”

看管地牢血士恭聲應道。

郡守聞言大怒,冷聲道:“還有十天就到了那一位規定的時間,繼續抓!”

“郡城內找不到,就去臨近的城池,錯過了時間,都得死!”

“聽說八公子已在許縣,即日便會趕往陳郡,派人盯住,這段時間絕對不能出現任何差錯。”

“喏!”

麵對郡守怒斥,一眾血士根本不敢反駁,紛紛垂首低眉。

螢勾修為境界高深,身體素質早已經產生了進化,聽覺十分敏銳。

幾人話語聲傳入耳中,清晰無比。

可惜的就是待在牢房之中,角度根本無法窺探到對方的模樣。

夜間!

牢房漆黑一片,唯有燭火可以照亮。

地牢深處地下,陰暗潮濕,根本冇有床鋪,有的隻不過一張被褥罷了,而且沾染了汙穢,不太乾淨。

甚至還有蛇蟲鼠蟻存在,淅淅索索發出聲音。

蚊子蒼蠅飛舞,嗡嗡鳴吵人無法安穩睡眠。

蟑螂更是肆無忌憚的在牢房之中攀爬。

“啊!”

“可惡的老鼠!”

螢勾大喊一聲,看到身旁一隻老鼠正在與自己對望,當即拿著一根木棍砸了過去。

砰!

老鼠被砸死,化作了肉餅。

嗡嗡嗡,蚊子蒼蠅紛紛圍了過去。

聲音吵鬨,讓螢勾根本無法睡眠。

“我要換房!”

“我不要待在地牢裡,給我換個乾淨房子,冇有蛇蟲鼠蟻,以及這些可惡的蚊子和蒼蠅。”

“而且這裡太臟了,我實在是無法忍受了!”

螢勾大喊大叫,拿著木棍敲打著牢房大門和鐵鎖,發出一陣陣巨大聲響。

“吵什麼呐你!”

不遠處看守地牢的血士聽聞聲響,當即走了過來,一臉冰冷怒喝道。

方纔被郡守大人訓斥也就算了,現在還要被一個女娃衝著自己等人大喊大叫。

數個血士來到了螢勾門前,噌的一聲抽出了長劍,指向了螢勾,出聲怒罵道:“該死的給我閉嘴!”

“再出聲吵鬨,我拿劍直接劃破你的舌頭!”

“然後再用針線把你嘴給縫上!”

他們對著螢勾出生侮辱大罵,不斷恐嚇。

在他們看來,螢勾不過一個小女娃,被自己幾個凶神惡煞的壯漢拿劍一指,恐怕立馬會嚇得縮在牆角瑟瑟發抖,再也不敢胡鬨。

隻是,螢勾絕對不是那些柔柔弱弱的女生。

她可是讓侯卿感到恐怖,一直拚命逃跑的阿姐!

螢勾一身實力,同樣是天象境界,比之侯卿還要強大!

“你們說什麼!”

螢勾麵露怒容,厲聲吼道:“居然敢對我出言不遜!”

“一群垃圾,還真以為自己能夠打的過我?!”

“今天,你們,都要死!”

螢勾雙眸神色逐漸癲狂,化作赤紅之色,滿臉凶煞,不同於以往奶凶模樣,而是猙獰恐怖。

話音剛落,螢勾身影直接衝向了牢房大門。

“哈哈哈哈!”

“她還想要直接硬撼牢房大門。”

“搞笑呐這不是。”

幾個血士嘲諷笑道,渾不在意。

砰!

然而一聲巨響,螢勾直接將牢房大門衝破,鐵鎖以及粗大木頭直接化作了一塊塊碎片。

身體裡的凶獸,另外一個人格,真正的螢勾,覺醒了!

“殺!”

螢勾此時已經大變模樣,原本嬌小身軀,隻不過十一二歲模樣,現在卻是身姿修長,長髮及腰,從蘿莉化作了禦姐。

雙眸赤紅,殺意沸騰!

一爪揮出,強烈煞氣化作了巨大爪芒,直接將數名血士撕碎。

連慘叫都無法發出,瞬間死亡。

“不好!”

“有人衝出牢房,還殺了我們的人!”

周遭看守牢房的血士急忙大喊呼聲,衝著地牢之外大聲喝道:“快來人支援,牢房之中不知怎麼的,居然關押了一個強大武者!”

“哼!”

螢勾轉身扭頭,赤紅凶眸看向了那些血士。

身影原地消失,在虛空之中劃過了一道赤紅流光,方纔所殺那幾名血士長劍嗡鳴作響,隨之而動。

噌噌噌!

瞬間插入了前方地牢門口處那十數名血士喉嚨,鮮血狂噴而出。

噗嗤,噗嗤!

“你……”

十數名血士目光驚恐,難以置信。

伸出雙手捂住了脖頸,想要阻止鮮血流失,然而卻無濟於事,生命逐漸陷入歸寂。

地牢之外很快衝進來一隊隊血士,提著弓弩盾牌,謹慎殺來。

在看到地上躺著數十名血士之後,麵色瞬間一驚。

根本冇有一個完整的屍體,一個活口也無!

恐怖氣息瀰漫,螢勾周身彙聚了一道道血煞之氣,氣勢磅礴!

“吼!”

螢勾宛若遠古巨凶獸吼,仰天長嘯,朝著方纔衝進來的血士殺了過去。

與此同時。

負責搜尋血士以及被抓捕孩童的不良人注意到此地的情況,身影變幻,化作一道道黑影,迅速向地牢之處靠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