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天色微亮。

清風吹拂,頗為清涼。

嬴子夜方纔洗漱完,來到院中舞劍。

輕飄緩慢,乃是以太極之意所施展。

“公子!”

袁天罡聲音傳來,來到了院中,稟報道:“盯著海路的不良人發現大量屍首!”

“根據屍體上的痕跡來看,這些人很有可能是犯人,因為這些人身上都有枷鎖的痕跡。”

“照情況來看,應該是有一批貨物被運送了出去,除此之外,市麵上一些草藥全部售空,不知被何人所購買。”

嬴子夜聞言,雙眼微凝道:“都是哪些草藥被售空?”

袁天罡回答道:“分彆是風寒、驅趕蚊蟲、金瘡藥等!”

嬴子夜麵色微頓,冷聲道:“不管對方是何種用途,需求量如此之大,必然會想儘一切辦法再從其他地方購買。”

“即刻安排人手隱匿周邊縣城,打探購買草藥之人。”

“喏。”

袁天罡恭聲應道,轉身離去。

臨近於夜!

鹹陽城!

關中氏族,李府。

墨玉麒麟穿著一身黑袍,隱藏在角落陰暗之中。

經過觀察,他已經熟悉了李氏副家主李魁模樣。

當即運轉功法,雙手在臉上摸索著,如同捏製泥偶一般,將容貌轉變,化作李魁麵容。

一般無二!

哢嚓,哢嚓!

身形不斷拉長壯大,氣血充盈體魄,以一種玄妙之法,將體態改變。

原本修長身影,化作了巍峨壯漢。

墨玉麒麟又換上了一身早已經準備好的寬袍大袖,整個人從陰暗處走出,無論是麵容還是體態,甚至是衣服。

與李家副家主李魁無差。

“嘿!”

陰森一笑,墨玉麒麟大搖大擺行走在李府之中。

同時表情也變得若無表情,剛毅無比。

李府他早已經摸透了佈局,此刻朝著府中深處,一座巍峨樓閣趕去。

樓閣寬闊高大,周圍無數侍衛手持刀槍盾牌,揹負長弓,腰間佩戴弓弩。

三步一崗,五步一哨。

戒衛森嚴!

身形挺拔而立,雙眸目光灼灼,如同狼顧鷹視般四處環望著。

眉宇之間,皆是冰冷凶意。

周身煞氣是隻有殺過人才能出現,甚至讓空氣都無形凝固幾分。

與大秦軍隊相比,就差一身鎧甲。

此刻見到墨玉麒麟所裝扮李家副家主李魁走來,紛紛恭聲拜道。

“副家主!”

“我等拜見副家主!”

墨玉麒麟不動聲色,輕輕應了一聲,道:“嗯!”

“你們守衛的很不錯,我老遠就注意到了,冇有一人偷懶。”

腳步不停,直接朝著巍峨樓閣走去。

砰!

身後房門關閉。

墨玉麒麟環首四顧,樓閣之中,淡然尋常。

隻不過擺放了一些桌案以及書架,書架之上,是一卷卷竹簡。

身影變動,墨玉麒麟出現在一處書架之前,伸手取過一卷竹簡。

隻見竹簡表麵刻寫著道德經三個大字。

“道可道,非恒道也;名可名,非恒名也!”

下麵幾句也是一樣,墨玉麒麟又往下翻看,亦是如此,與所要調查之時毫無相關。

將竹簡放回,又抽出了幾卷,皆無所獲!

“看來不在一樓!”

墨玉麒麟登上樓梯,上了二樓。

二樓是一隻隻巨大木箱,打開一看,滿是錢財。

三樓,四樓,五樓!

一無所獲。

直到六樓,空曠無比。

隻有一書架,一桌案,一坐席。

以及一座座石雕,以及花盆盆栽。

“不可能,這裡不可能冇有絲毫線索。”

“不然怎麼會有如此森嚴防守!”

墨玉麒麟眉宇緊鎖。

忽然,他看向了一個個石雕以及花盆。

急忙衝了過去,掀起了一座座石雕。

最終發現一座石雕分量有些不對,敲了敲,聲音很是空蕩。

仔細觀察,在石雕底部,卻是有著一圈細密裂痕。

砰!

墨玉麒麟伸指一探石雕底部,圓形石片落了下來。

通過孔洞,赫然發現石雕內部中空,藏著一卷卷竹簡。

而竹簡之上,則記載了一樁樁李家所做隱秘之事!

李氏參與製造假幣模板之證據!

同時與潁川、陳郡郡守勾結,暗中抓捕孩童,一則是為了培養死士,二則是為了幫助七殺宗修煉……

以及一部分獲利記載賬本。

“果然!”

墨玉麒麟雙眸中閃爍著喜色。

冇想到此處不僅防守森嚴,內中更是多布疑雲,讓人無法堪破,將這些隱秘藏的如此深!

……

約有一個時辰左右。

墨玉麒麟做好一切,大搖大擺從閣樓內走出,在一眾侍衛眾目睽睽之下離開此處。

“副家主慢走!”

“恭送副家主!”

一眾侍衛恭聲拜道。

墨玉麒麟不動聲色,隻是微微頷首。

過了片刻。

關中氏族李家副家主李魁再次出現在巍峨閣樓附近,走了過來。

“我等拜見副家主!”

一眾侍衛在此躬身恭拜之餘,臉上不禁露出疑惑,小聲嘟囔著。

“副家主怎麼又來了?!”

“方纔不是才從閣樓之中離開嘛?”

“有點奇怪啊!”

正走在道中的李魁修為不弱,更何況如此近距離小聲議論,自然聽得一清二楚。

李魁麵色嚴肅了道:“你們是說,之前我來過閣樓?!”

“回稟家主,方纔您確實來過。”

“於兩刻鐘前進入閣樓,於十息之前離去!”

“什麼?!”

李魁麵色大變,沉聲說道:“我今天在此之前可是從未來過閣樓,怎麼可能才從閣樓之中走出不久?!”

聽到這話,一眾侍衛亦是察覺到不對了。

如此說來,難道是之前來此的副家主,並不是本人,而是另有其人!

瞬間,一眾侍衛紛紛變了麵色。

李魁腳步輕點,一躍而上到了六樓。

朝著一處石雕走了過去,打開一看,內裡藏著的竹簡,竟已全部消失!

“不好!”

李魁麵色鐵青!

與此同時,樓下一眾侍衛亦匆匆趕來。

“副家主!”

侍衛統領恭聲問道:“發生了何事?”

“哼!”

李魁麵色震怒,怒喝出聲道:“一群廢物,被人混進來把東西偷盜了也不知道。”

“這……”

一眾侍衛惶恐,急忙躬身單膝下跪,恭聲道:“還請副家主恕罪!”

“傳我命令!”

李魁吩咐道:“命人警戒閣樓,嚴加看守府中!”

“我會將此訊息稟報於家主。”

說罷,當即長身而起,朝著府中正廳而去。

與此同時!

李府正廳之中,七殺宗使者卻在此處,正與李虛商談著下一步事宜。

“敢問上使,下一步,我們應當如何做?”

李虛麵色肅正,恭聲問道。

在他對麵,坐著的是一身穿赤紋黑袍,佩戴銀色鬼角麵具之人,體型修長,渾身陰冷。

“王已準備對八公子出手,待將八公子殺死之後,須儘快將胡亥扶持起來!”

正於此刻,李魁急匆匆衝入正廳內,焦急道:“大哥,不好了!有人冒充我的麵容,進入閣樓,偷盜了賬本!”

聽聞此言,李虛聞言色變,怒聲吼道:“廢物!!”

“這麼一點事都做不好!”

李魁惶恐拜道:“大哥息怒。”

“哼!”

李虛怒哼一聲,目光看向七殺宗上使,躬身拜道:“事情從急,懇請七殺宗上使出手!”

“這些東西絕對不能落入他人之手。”

“廢物!”

七殺宗使者冷哼一聲,當即飛身而去。

此刻!

李家府邸之中。

重重警衛戒備。

無論是門口,亦或者牆頭,皆有侍衛把守!

家族內全部高手、客卿出動,麵容嚴肅,搜尋著任何一個可疑人員。

墨玉麒麟藏身於黑暗之中,雙眸微眯,仔細觀察著一名長老麵容相貌,記下了每一處細微神色以及表情。

身材、麵容,逐漸發生了變化,與李家長老對應。

再次出來之時,已然化作其中一位長老!

“嘿嘿!”

墨玉麒麟陰聲笑著,堂而皇之加入了巡守李府隊伍之中。

趁機尋找著出逃機會。

七殺宗使者身影在李府之中迅速穿插遊走著,逡巡著每一處角落。

“咦?!”

七殺宗使者看著墨玉麒麟所裝扮李府長老,輕咦一聲,麵露疑惑之色。

方纔他纔在一處看到對方,現在對方怎麼出現在了此處?!

心中泛起一絲波瀾,七殺宗使者察覺到了不對,對方很明顯不是在認真搜尋,反而賊眉鼠目一般,時而四處打量著,似乎在尋找什麼東西。

想到方纔李魁所說,乃是有人假扮他的麵目,混入閣樓,偷竊了賬本等隱秘之物。

“如此說來,這人豈不是那人假扮的?!”

七殺宗使者心思之餘急忙上前,阻攔住了墨玉麒麟身影。

“什麼事?”

墨玉麒麟心中警惕,然而麵色卻是平淡。

“哼!”

冇有回答,七殺宗使者當即出手一掌,朝著墨玉麒麟轟去。

空氣凝固,動作困難。

幽冥掌!

陰風呼嘯之下,一道道鬼影重重。

墨玉麒麟身影變幻,欲要躲避,然而速度卻是大大降低,且氣機牽引之下,無法逃避。

氣血運轉沸騰,破體而出,化作了一道屏障,護衛身側。

同時墨玉麒麟,掏出了一把漆黑匕首,泛著玄黑神華朝著幽冥巨掌刺了過去。

靈芒一寸寸爆裂,漆黑匕首神華璀璨。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