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噌!

長刀揮舞,破空風聲呼嘯,直指嬴子夜。

“哼!”

嬴子夜目光不屑,淡然道:“看來爾等是連九族都不在乎了!”

“殺!”

程楊一聲令下。

身後上百精銳親衛彎弓搭箭。

箭矢破空,宛如陰雲向嬴子夜等人籠罩而去。

嗖嗖嗖!

銳利嗡鳴聲響徹雲霄。

寒光閃爍,而且箭矢之上,塗抹著劇毒,可以腐蝕真氣,破開氣血。

袁天罡長劍拋出,禦劍行空,化作一片劍幕將數百箭矢掃蕩。

“爾等若是隻有這些手段,恐怕今日必死無疑!”

嬴子夜邁著步子,一步步向著白也走去。

至於身邊穿梭而過的箭矢,絲毫也不在意。

箭矢之上劇毒雖然可以破開真氣防護,卻無法破開罡氣。

戰!

白也冇有迴應,隻是目光緊緊盯著嬴子夜,體內氣血沸騰,氣勢逐漸攀升。

直到這一刻,他才放下所有偽裝。

氣勢洶洶,足足有指玄巔峰境界!

這還不止,其氣血運轉之下,身後逐漸浮現了一巨大赤血魔影,接天連地,足足有十數丈之高,還在不斷變幻。

風雲變動,掀起狂風漩渦,藍天白雲都化作赤血色,一道道血煞之氣衝蕩雲霄。

天象異變,天象境!

“血魔功!”

嬴子夜見得此幕,不由出聲驚呼。

蓑衣客帶回來的卷軸上麵,就是記載了血魔功,以及白也修煉心得。

噌!

一道巨大赤血刀芒斬來,虛空破裂,風雲怒號,魔影重重。

“不錯!”

白也聲音響起,亦是浮現在了嬴子夜身後。

速度之快,令人無法察覺。

反手一刀豎劈,巨大赤血魔影與之一同而動,血煞化刀,四十丈大刀斬來。

天空之上,血雲彙聚,一道道雷電交加,劫雷降落,輝映虛空。

一道道劫雷轟炸淮水大河,大地巨石,水波山石炸裂!

一朝梟魔拔刀起,又是蒼生十年劫!

噌!

嬴子夜腰間長劍嗡鳴而動,軒轅劍出!

金光乍現,普照天地。

大道堂皇,浩然正氣。

瞬間驅散了身週一道道魔影血煞,一劍橫斬。

白也所出兩刀瞬間破裂,巨大魔影長刀亦是在金光之下逐漸消散,嗡鳴顫動。

嬴子夜輕指一彈軒轅劍,長劍輕顫,宛若作歌而鳴。

刀似曲,劍似歌,一夢入千秋!

“八公子,不差!”

白也閃身退避,麵對軒轅劍,隻覺得渾身上下氣血被壓製。

尤其是接觸之下,他發現自己哪怕此刻達到了天象境界,也無法與八公子硬撼。

要知道,他可是修行了數十年,而八公子纔多大!

兩袖青蛇!

嬴子夜軒轅劍出,一道道劍氣彙聚,融入劍意,化作兩道劍氣洪流,如龍如蛇,向著白也席捲而去。

吼,吼!

並非蛇嘶,而是龍鳴。

兩道龍蛇劍氣洪流,金光璀璨,衝破一切。

甚至將天穹之上劫雷引下,借勢轟中白也。

轟!

白也周身氣勢再作攀升,雙眸之中,血芒浮現,渾身肌肉一塊塊隆起,身影迅速拔地而起,整個人飄浮到天空之上。

一道道劫雷降落,融入他的體內。

奇經八脈擴張之下,境界桎梏再次破開!

腳步邁動,踐踏虛空。

不需要借用任何外物,禦空而行。

超凡脫俗,陸地神仙之境!

嬴子夜看著此刻白也,隻見其體型足足有三丈之巨,雙眸赤紅,渾身衣袍炸裂,身上一道道玄黑紋路,詭異不祥。

“哈哈哈哈!”

白也肆意張狂笑著,高高在上,俯視向嬴子夜以及侯卿等人。

雙眸殺意凝為實質,化作兩把飛刀殺出。

“我要,你死!”

話音冰冷,透著恨意。

他強行提升了兩次修為境界,也不是冇有代價的,事後必然虛弱不堪,身體透支損傷根基。

這段時間以來未曾消耗完全的氣血以及血煞、火雨瑪瑙之精華,全部消耗一空。

“猖狂!”

嬴子夜麵色淡然,身影破空衝向天穹,長劍刺出。

砰!

白也長刀在手,卻宛若一把小刀,從上方劈落,轟中長劍。

金鐵交鳴!

轟!

白也身影消失,一瞬間浮現在嬴子夜身後,一拳轟出。

虛空哀鳴,一道道裂縫浮現四處。

甚至形成漩渦,吞冇著天地靈氣!

嬴子夜麵色肅正。

感受到身後危機,他同樣消失在原地,高高衝向天穹,隨後俯衝落下,攜帶雷霆萬鈞一劍斬出!

太極劍意!

似慢是快,速度割裂虛空。

陰陽二氣與之並行,黑白神化糾纏,既生且死。

相生卻又彼此泯滅,因此而產生極強威力。

一劍斬中白也巨拳,卻是發出金鐵交鳴之聲。

白也拳鋒之上,僅僅隻是出現一道深深血痕,並冇有被斬斷。

見此一幕,嬴子夜雖是驚訝,卻也心中瞭然。

血魔功不僅修行迅速,更是有一秘術,壓榨人體潛力,以血煞及氣血強行提升修為境界。

身體異化,六感增強,堅韌無比,刀劍難傷!

白也之所以從指玄巔峰邁步陸地神仙,也正是因為秘術原因。

哪怕自身以軒轅劍斬出,也隻是破了防,深可見骨罷了,無法將之兩斷。

殊不知,白也更加震驚。

自身都邁入陸地神仙之境了,雖然是強行提升,可也是貨真價實。

而且血魔功秘術更是有增強**防禦,以血煞抵擋傷害之用,居然被八公子一劍破防不說,還差點把他手掌給斬斷了!

“八公子,未免太強了!”

“而且,他手中之劍,威力更是遠超尋常名劍神兵,究竟是何物?!”

白也身影飛速而退,渾身氣血運轉之下,傷口逐漸癒合。

然而軒轅劍氣太極劍意侵蝕之下,卻是難以修複,隻得以血煞與泯滅,纔可徹底癒合。

然而他方纔退離,嬴子夜又追了上去,根本不與之修複傷勢機會。

哪怕白也以血煞氣血提升修為,有時間限製。

不過他不在乎,正好可以與之交手,生死搏殺,才能磨鍊戰鬥意識!

尋常陸地神仙太少了,根本冇有這種機會。

戰!

嬴子夜雙眸透露出興奮之色。

白也急忙俯下身子,衝到了地麵,伸手一招,馬車之中,飛出一把方天畫戟。

長刀在他手中此刻顯得太過小巧了,方天畫戟足足兩丈之長,同體玄黑帶有赤紋,乃是以玄鐵加火雨瑪瑙、天外隕石鑄造。

雖然依舊不太符合身形,卻也大小合適。

單手持握方天畫戟揮舞,一道道狂風席捲!

執戟舞天風!

一道巨大黑影朝著嬴子夜橫斬了過去。

砰!

巨大力量襲來,嬴子夜隻覺得握劍手掌有些發麻。

白也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一身蠻力,速度又快!

除了在戰力,殺伐之術,以及武器上比不得自身。

其它方麵都強過了他。

“儘快解決!”

程楊麵色肅正。

見嬴子夜追擊著白也來到附近,當即手提長劍也殺了過去。

他修為亦是指玄境,先前亦是做了隱藏,如今不再掩飾,且如白也一般使用了禁術。

燃血爆魂!

修為迅速攀升到了天象境界,體內氣血如同燃燒了一般沸騰,耳清目明,精神振奮,各種感知加強!

殺!

程楊一劍刺向了正在與白也搏殺的嬴子夜。

“膽敢偷襲公子!”

劍九冷聲喝道:“你的對手是我。”

龍蛇一處,身子與劍相合,破空衝殺向程楊。

他與侯卿等人一直在防備著有人搞暗中偷襲,此刻瞬間殺出,頓時擋住了程楊一劍。

“可惡!”

偷襲被擋,程楊不由得怒吼一聲,凶神惡煞的看向了劍九。

二人展開了搏鬥。

“都給我出手!”

程楊下令道。

頓時麾下眾人,上百精銳親衛,都是從血士中選拔而出,其中正有血士統領。

紛紛殺向嬴子夜!

彎弓搭箭,射了過去。

隻是袁天罡幾人見對方如此不講武德,敢於打擾公子與白也戰鬥,也是出了手。

侯卿吹奏著蕭音,邁步踏空而來,一具具死屍從暗中飛撲而出,殺向血士統領以及那些血士親衛。

“可以了!”

遠處,數裡之外。

項少羽看著淮水河側雙方人馬展開了大戰,嬴子夜與白也亦是火熱戰鬥,知道機會來了。

“龍且,率大軍衝鋒!”

項少羽破陣霸王槍斜指戰場。

“喏!”

龍且恭聲應命,迴轉大軍之中。

吩咐著各個將領分成前鋒左右雙翼,遊走隊伍,展開了衝鋒。

殺!

項少羽亦是率領著一眾強者率先殺向戰場,朝著嬴子夜衝了過去。

腳步一點,直接躍起數十丈,一槍點向嬴子夜。

槍出如龍,一道白龍彷彿衝殺了過來。

“項少羽!”

嬴子夜見得來人,卻也冇有太多震驚,隻是意味深長笑了笑。

“楚國餘孽,居然敢偷襲公子!”

袁天罡與掃地僧踏空而來,就要對項少羽出手。

“不必!”

嬴子夜淡然道:“他,我還不放在眼裡!”

“讓他過來,與我一戰!”

“連磨刀石都算不上的傢夥,今日,我要粉碎,無情踐踏他的驕傲!”

聽得公子出聲,袁天罡與掃地僧也停下了腳步,不再出手。

“你未免太過目中無人了!”

項少羽冷哼喝道。

砰!

嬴子夜一劍擋住了方天畫戟,身影退了數步,與此同時破陣霸王槍亦是刺向了眉心,距離僅有三尺。

然而罡氣爆發,瞬間將之震退。

“區區金剛境,也敢來與我為敵!”

嬴子夜笑意吟吟道:“難不成你以為自身是如本殿下一般,可以越階而戰?!”

“至於不把你放在眼裡,目中無人,嗬嗬……楚國餘孽,喪家之犬罷了!”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