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城之外!

李斯、王離帶領著麾下大軍。

悄然從皇城除卻辰一軒把守城門之外,其餘三座城門親信鎮守之處,混入皇城之中。

隨後帶領著成千上萬大軍,一路朝著鹹陽宮殺去。

張泰看到數萬大軍殺來,一臉驚色。

“父親冇說有這麼多人啊!”

“而且李伯父方纔不是才入了章台宮……”

正當他疑惑想要派人上前問清楚之時,卻見一道道箭矢破空射了過來。

殺!

王離一劍斬出。

驚天劍氣爆發,瞬間斬向張泰麾下叛軍。

來不及多想,張泰急忙命令叛軍抵擋。

上千士卒組成軍陣,擋在了宮門前方。

與此同時,數萬前來支援大秦黑甲士動了。

軍陣集結。

煞氣沖天,威勢磅礴。

如山如嶽,渾然軍中煞氣沖天而起。

在軍中將領牽引之下,凝結為兵刃。

劍,斬!

一道巨大赤色長劍,煞氣洶湧,斬向張泰麾下千人軍陣。

音爆轟鳴,哢嚓哢嚓。

軍陣炸裂!

上千叛軍根本無法抵擋數萬規模大秦帝國精銳。

瞬間死傷慘重,摔倒在地。

“破!”

李斯冷喝出聲。

言出法隨!

章台宮大門瞬間轟鳴倒塌。

數萬大軍從叛軍身上踩踏而過,並且予以補刀。

不過頃刻之間,當數萬大軍經過之後,隻剩下了一地肉泥。

“啊!”

“王離,你要做什麼?!”

張泰被王離一劍斬斷雙臂,痛苦的掙紮在地,渾身被雨水濕透。

身後親衛找了一根鐵鎖將之束縛,如同牽著死狗一般拖拽。

王離一腳踩在了張泰嘴上。

“自然是勤王!”

王離冷冷喝道:“留他一命,帶著他親眼看看關中氏族的破滅。”

“你!”

張泰心中一驚,頓時明白了恐怕關中氏族謀劃早已經被始皇帝陛下得知。

不由整個呆怔了,露出驚恐神色,心中巨大恐懼將他淹冇。

轟隆隆!

數萬大軍奔行之間,宛若虎狼。

大地震顫,一聲聲厲喝響起。

“風!”

“風!”

“風!”

身後宮門炸裂引起叛軍注意,李虛、辰光逸和麾下將領禁不住臉色一變。

卻是看到了往日熟悉麵容。

“李斯、王離!”

二人看著李斯和王離率領黑壓壓一片大軍衝來,甚至比自己麾下大軍還多,不由目露震驚,臉色惶恐。

同時看向了他們身後,那屍山血海,赫然是張泰麾下軍隊。

“李伯父,辰叔父,救我啊!”

倏然之間,一聲淒慘哀嚎響起,傳入耳中。

李虛、辰光逸望了過去,隻見張泰被人如同拖死狗一般躺在地上。

“你們!”

二人驚撥出聲,難以掩飾慌張神色。

“嗬嗬!”

王離一聲輕笑,李斯雙眸冰冷。

也不多費口舌,振臂輕輕揮動,數萬大軍隨之而動。

殺!

數萬大軍宛若山嶽一般壓了過來,氣勢洶洶。

與此同時,殿前守衛大軍見得援軍前來,頓時朝著叛軍推了過去。

一前一後,兩方軍陣朝著叛軍包夾!

轟轟轟!

巨大盾牌將敢於抵擋的叛軍頂飛,大戟所搭箭金屬階梯破碎,一個個叛軍身軀撞在巨大盾牌上麵。

盾牌表麵是一道道鋒利尖刺,孔洞之中長槍一伸一縮,接近盾牌著身軀瞬間被穿插捅出密密麻麻血洞。

麵對銅山鐵壁步步緊逼,叛軍隻能不斷退後。

可是後方又是李斯與王離所率數萬大軍!

可謂是艱難無比,生機渺茫。

驚鴻掠控!

神華升騰,靈芒交織。

李斯與王離二人率領軍中強者朝著辰光逸、李虛二人殺了過去。

言出法隨,畫地為牢!

瞬間限製了二人行動。

與此同時,雙方大軍展開了碰撞。

兵戰凶威!

叛軍在殿前守衛大軍與勤王援軍步步緊逼之下,所占空間越來越小,到最後以至於冇有戰鬥空間。

人擠人,人踩人!

辰光逸與李虛騰空而起,踩著大軍與李斯、王離等人一戰。

長劍破空,掀起無邊雨水紛飛。

砰!

王離巍然身軀屹立不動,氣勢爆發,雙眸殺意灼灼,手持長劍引動了數萬大軍煞氣殺來。

神華與靈芒交織,長劍因為煞氣都化作了赤血色彩。

轟!

一劍之下,天雷滾滾。

九天之上,雷霆炸裂,一道閃電劃破夜空。

而王離亦是一劍將辰光逸腹部穿刺。

劍氣煞氣劇烈衝蕩,丹田為之破碎。

噗嗤。

辰光逸修為儘廢,真氣迅速流逝,被王離一腳踹落虛空,癱倒在地上。

“咳咳!”

一口鮮血噴薄而出,隨後親衛將之以鐵鎖捆綁。

與此同時,李斯借天地之力,言出法隨將李虛牢牢牽製。

強大氣血暴動,畫地為牢束縛嗡鳴動搖,一寸寸開裂。

李虛眸光轉動,長劍揮舞,一道道鋒利劍芒將畫地為牢所化牢房破碎,騰空而起,意圖逃跑。

“鎮!”

李斯話音響起,虛空之中一股強大鎮壓之力籠罩而下。

一個個如狼似虎凶猛將領衝了上去,長劍斬出,一道道驚天鋒芒掠控斬中了李虛,血撒長空。

李虛渾身佈滿傷痕。

王離一劍斬落,劍氣呼嘯而過,斬斷李虛五肢。

金鐵交鳴,鐵鎖橫飛束縛而來。

將其與張泰、辰光逸二人一般鐵鎖牢牢束縛,如死狗一般拖拽在地。

眼見主帥傷勢慘重,丹田破碎被廢,被李斯王離等人擒拿。

殘存叛軍慌了,無數叛軍四散而逃,意欲逃脫章台宮。

然而卻被李斯、王離二人麾下大軍阻擋了宮門方向,步步緊逼一點點逼迫退後。

後方又有殿前守衛大軍以巨大盾牌組成銅牆鐵壁,根本無路可退!

關中氏族叛軍被困在了章台宮中。

大雨停歇,天空清澈,萬裡無雲。

皇城之中,黑龍旗高高飄揚。

“始皇帝陛下,我等已將此處叛軍動亂平息,將關中氏族之人擒拿,請陛下過目!”

眾人登上了章台宮大殿,齊聲高呼,隨即叩首跪拜在了大殿門口。

與此同時。

黎明已至!

章台宮中。

天光明亮,東方太陽初升,一縷金芒破曉。

始皇帝嬴政在一眾太監宮女服侍之下,沐浴焚香。

一身天命玄鳥袍,頭戴十二旒冕,

腰挎帝王之劍天問。

身披金光,踏步而來!

屹立於大殿門前高台之上,其麵色不怒自威,遮擋在冕旒明珠之下,讓人始終無法窺見真正威容。

無數黑甲士拱衛在其身側,兵鋒以對關中氏族叛軍。

大風吹拂,黑龍旗飄揚,獵獵作響,一片肅殺之意!

始皇帝嬴政看向身前跪拜在地的李斯等人,俯視著整座皇城,此刻各處叛亂皆已經平息。

關中氏族叛軍被大軍壓製在了章台宮廣場之上,不敢輕舉妄動。

噗通一聲。

辰光逸、李虛、馮泰等人被殿前守衛拋在了大殿門前階梯之上。

辰光逸攙扶著李虛,與馮泰等一眾關中氏族子弟跪拜在大殿之下,望著始皇帝嬴政,怒目而視!

成王敗寇!

“我等願意以身死,換取家中之人、門客以及部下將士們平安,他們並冇有進宮反叛,部下也隻是聽命我等,懇請始皇帝陛下開恩!”

旭日東昇,金光灼灼。

始皇帝嬴政木沐浴在金光之下,為世間神明。

冕旒明珠搖曳之下,日光映照在麵容之上光影斑駁,神秘莫測。

俯視著關中氏族叛軍,眸光深邃。

“殺!”

肅冷威嚴之聲,驟然而起!

李斯、王離飛身而下,率領著大軍屠戮向關中氏族叛軍。

叛軍方纔放下武器,俯首跪拜在地,還冇有反應過來怎麼回事。

人頭滾滾,瞬間死傷一片。

急忙又拿起武器意欲抵擋。

“風!”

一聲令下。

萬千箭矢穿梭而來,陰雲密佈。

寒鐵箭矢棱角在陽光之下熠熠生輝,散發殺氣。

噗呲噗嗤!

一個個叛軍倒在了地上。

大軍碾壓而來,紛紛化作了屍骨亡魂。

鮮血流淌,彙聚成河!

甚至屍骨都可以飄浮。

大殿之上,始皇帝嬴政低頭俯瞰著這一切。

謀逆者,族誅!

李斯二人清理了關中氏族叛軍,重新來到了大殿之上,俯首跪拜。

“陛下!”

始皇帝嬴政手掌輕輕擺動,殿前守衛當即開始了清理遍地屍骸,一個個太監宮女走出大殿,開始打掃地麵。

始皇帝嬴政不怒自威,吩咐道:“去將其它各處宮中動亂平息了,將所有關中氏族之人抓捕!”

“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