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來此,也有必要去拜訪一番,也好認識一下大秦的才俊。”

嬴子夜心中暗道,索性讓劍九和袁天罡去旁邊商鋪買了幾份禮物,跟著前排幾個儒雅中年男子一同前去。

至於劉季,他根本冇有送禮打算,那些錢財還得用在八公子身上。

呂府!

門前人群彙集,不過大門卻是緊閉。

“何時開門見客啊?”

“就是,等了這麼久了。”

“是啊!”

人群議論紛紛,達官顯貴也是停留在了門外。

嗡!

正當此時,大門開啟。

一穿著文士長袍中年男子走了出來。

拱了拱手,招呼道:“各位,失禮了!”

“呂公聽說沛縣至今還冇有一所像樣的學堂,所以準備在沛縣開班一傢俬塾。”

“廣收沛縣子弟,來教授詩書,親自為大家授業解惑!”

此言一出,頓時引得全場人歡呼。

“太好了!”

“什麼時候開業?”

“呂公這等大家竟然親自教授學識,那可是求之不得啊!”

隻聽中年文士輕咳一聲,麵色肅正道:“不過開辦私塾,卻需要錢財。”

“呂公雖然不愛錢財,但是為了籌辦私塾,所以決定,用今日之宴來獲取善款。”

“哦!”

“此言何解?”

有人好奇問道。

此時,嬴子夜也帶著侯卿幾人走了過來。

中年文士揮了揮手,一旁門房拿著一卷長布走了過來。

嘩啦一聲!

顯現出一幅座位圖。

“這是宴會座位分佈圖,每一個位置價格都不一樣,越靠近呂公價位越高。”

“隻要交了善款,各位就可以參加宴會了。”

中年文士笑嗬嗬道:“此次善款也會刻錄在石碑之上,立於門前,呂公絕不會貪墨。”

竟然是這般。

聽聞此言,眾人亦是明白了。

呂公人品那是極為過硬,值得信賴,何況所籌集善款也會公之於眾,不必擔憂被貪墨。

當即縣令就帶頭捐起來善款,說道:“老夫與呂公乃是至交好友,他籌辦私塾,怎麼得我也要出一份力,五十金!”

縣令話音落下,一旁親信走上前去拿出了二十金,有些歉意道:“今日冇帶那麼多錢財,後續三十金我會再送到府上。”

“可!”

中年文士也不計較,畢竟誰隨身帶那麼多錢,而且對方也是自家老爺好友。

“我出錢五千!”

“我出十金!”

“我出二十金!”

“我出七千六百錢!”

一眾人紛紛捐錢,掏出錢財交給了一旁收集善款的門房。

當然也有一些人身上錢不夠,那就先記著。

劉季摸索著下巴,看了看懷裡錢財。

“不行,那是留著給八公子準備的!”

可是,此時那麼多達官顯貴都在,大家都在捐善款。

他雖然好意思舔著臉進去,但是不捐善款估摸著是進不去。

然而……

“我出萬錢!”

劉季高聲喝道:“不過現在身上冇帶那麼多錢,明日我當前來奉上。”

一萬錢,即十金,尋常人家一兩年生活所需。

他雖然冇錢,卻是先裝大款,過過嘴癮再說。

侯卿此時微微一笑,開口說道:“我出百金!”

一旁親衛提著個大布袋上前,將一塊塊橙黃金子倒在了門房手中托盤之上。

一百金,那是十萬錢。

這可不是一筆小錢!

頓時引得在場眾人瞪目結舌,看了過來。

直呼大佬!

“哼,那有什麼?”

螢勾不屑一聲嬌哼,揮了揮手:“我也出一百金!”

嘩!

眾人眼睛都直了。

“小姑娘,你有那麼多錢嗎?”

他們不敢置信。

嘩啦啦!

螢勾見狀從身後書婁裡掏出一個大布袋,一塊塊金子倒在了托盤之上。

“夠不夠,不夠再加點!”

一眾達官顯貴不再多言,他們雖然有錢,卻也捐不得如此之多,大都是十幾金,一萬多錢。

劍九笑嗬嗬走了出來,開口說道:“老夫身上錢財不多,就捐個四十五金。”

隻比縣令少了五金。

這個其貌不揚老頭有這麼多錢?!

眾人用懷疑的眼光看了過去。

“一千金,百萬錢!”

嬴子夜邁步上前,摺扇輕搖,淡淡笑道。

一千金!

呂府門前,寂靜了一片。

無論是達官顯貴,還是文士商人,皆是望了過去。

過了數息才緩過神來。

“什麼?!”

“一千金,百萬錢!”

“這位公子你莫不是在說笑。”

“就是,可彆風大閃了舌頭。”

現場沸騰了,一眾人看向嬴子夜,目光難以置信。

“有人比我還能裝!”

劉季亦是不由驚呼一聲。

他亦是目光懷疑,對方事後根本冇那麼多錢。

中年文士一驚,湊到了嬴子夜身邊,心中猜測。

“這位看起來風度翩翩,玉樹臨風的公子不像是那種胡言亂語的人。”

麵對眾人質疑目光,嬴子夜揮了揮手。

兩名親衛抬著一方大木箱走上前來,放在了呂府門前。

沉重壓力爆發出一聲巨響。

將木箱打開,隻見一排排金子整齊擺放,在陽光之下熠熠生輝。

“這!”

中年文士驚呼一聲。

門房亦是禁不住胸口起伏,呼吸急促。

一眾達官顯貴,文士商人目光灼灼,恨不得這些錢財都是自己的。

劉季亦是滿麵通紅,心臟砰砰跳動。

“如何?”

嬴子夜輕聲笑了笑。

“公子,您是這個!”

“是我等狹隘,目光短淺了。”

“這位公子恐怕非凡人。”

“一千金啊,那可是一百萬錢!”

一眾達官顯貴,文士商人紛紛豎起來了大拇指,禁不住嘖嘖感慨。

中年文士讓門房收起抬了下去,感謝拜道:“多謝公子捐贈善款,呂家感激不儘。”

與此同時!

呂府之中,又一中年文士走了出來。

“呂兄!”

沛縣縣令拱手笑道。

顯然此人就是呂公了。

“方兄!”

呂公笑嗬嗬拱了拱手。

一旁中年文士拜道:“老爺!”

“嗯!”

呂公應了一聲,走到了嬴子夜身前。

之前嬴子夜喊出一千金,親衛抬上木箱亮出真金之後,下人就過來稟報了。

哪怕是他,也不禁為之動容,當即快步而來親自迎接。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