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噌!

劍鋒嗡鳴。

金鐵交鳴。

方縣令麵色嚴厲,高聲喝道:“此地有八公子在,爾等難道就不怕八公子見得此幕?就不畏朝廷律法?!”

“嗬!”

蔡暉陰冷一笑,開口說道:“朝廷律法,也隻能束縛平民。”

“而且八公子又豈會管理此事?!”

孔千語亦是絲毫不懼。

方縣令正準備說呂家姐妹和八公子關係曖昧。

卻於此時。

八公子儼然和呂家姐妹到來。

見得嬴子夜出現,呂公和方縣令等人眼中浮現了希望。

這下子,方縣令也不再多勸。

既然蔡暉、孔千語敢對他不敬,那他也冇必要勸阻對方作死。

“八公子!”

呂公、方縣令等人恭聲拜道。

蔡暉和孔千語亦是詫異的看向了嬴子夜、呂家姐妹。

當聽到方縣令和呂公尊稱那為首白袍少年為八公子之時,不由一愣。

八公子真來了?而且看樣子還和呂家姐妹熟悉。

隻是蔡暉和孔千語心中雖然有了些許退縮,可是看著眾多手下,以及周圍人群。

再加上呂公和方縣令等人,尤其是還有明豔動人的呂雉、呂素二人時。

蔡暉、孔千語不由挺直了身杆。

礙於麵子,而且心中也是實在難以相信。

二人強狀鎮定,色厲內茬道:“誰知道這人是真是假?!”

轉頭吩咐道:“你們出手,教訓一下那個小子!”

一眾手下得到吩咐,雖然心裡也有些打鼓,可還是朝著嬴子夜衝了上去。

嬴子夜來到此處,朝著蔡暉等人看了過去。

孔千語麵若冠玉,外表倒是像一個謙謙君子,到現在看來卻是人麵獸心,為虎作倀。

除了他以外,還有一人身穿儒袍,臉上溝壑不平,滿臉豆坑。

蔡暉身後站著一名年邁女子,滿臉皺紋,手中杵著一把柺杖。

見數十個打手凶神惡煞的圍了過來。

呂雉和呂素小臉之上寫滿了慌張,一人拉著嬴子夜一隻袖袍。

“上!”

“打他!”

“小子,敢動我們蔡公子的女人,活的不耐煩了。”

一眾打手提著木棒叫囂著。

嬴子夜也不動手,隻是冷冷說出了兩個字。

“劍,屠!”

瞬間!

天上地下,一道道長劍浮現。

無儘煞氣縈繞,虛空顫動。

秋風吹拂之下,嬴子夜白袍獵獵作響,三千髮絲狂舞。

巍然屹立身軀,宛若九天之上君主。

一言之下,天地響應。

見得此幕,數十個打手嚇傻了,站在原地瑟瑟發抖,目瞪口呆。

不隻是他們,還有蔡暉、孔千語,以及呂公等人。

噌噌噌!

長劍破空,斬向數十個打手。

噗呲噗嗤,鮮血飛濺。

下起了一場血雨。

當無數長劍消散之時,原地隻剩下一堆肉泥以及血水。

“言出法隨!”

孔千語以及另外一名儒家弟子,還有年邁女子驚聲道。

一語出,法則相隨!

嬴子夜淡淡一笑,他這並非言出法隨。

這些天是讀了不少法家著作,隱隱之間有所明悟,但是言出法隨尚且做不到。

他隻不過是利用自身強大修為,不動手動腳情況下,施展殺伐之術,來進行攻擊罷了。

相當於一些中二武者打架出招時非要喊出名稱,隻不過嬴子夜一動不動,就完成了施展,如此更顯得高深莫測。

對付同修為境界武者用處不大,但是對付弱者,綽綽有餘。

呂雉、呂素二人美眸望著嬴子夜巍然身影,傾慕迷離,佈滿了星光。

“太帥了,實在是太帥了!”

“竟然以言語殺人,言出法隨。”

“彈指之間,數十人就這麼冇有反抗的死了,殺雞殺豬都冇這麼快吧?!”

二人心臟砰砰跳動,小鹿亂撞。

蔡暉與孔千語,以及另外一儒家弟子,年邁女子禁不住一步步後退。

來的時候數十人,人多勢眾。

可是萬萬冇有想到,現在就他們四個人了。

“八公子,我……我們知道錯了!”

孔千語臉色惶恐,不斷退後,色厲內荏道:“我是孔家子弟名為孔千語,還是儒家弟子。”

“八公子若是殺我就是與儒家以及孔家結仇!”

語氣強硬,卻是搬出來孔家想要讓嬴子夜忌憚。

“八公子,我名徐文,我爹是魯地有名大儒,還請繞我一命,我什麼也冇做啊!”

另外一個儒家弟子跪拜在地哭喊道。

“八公子,那個,我可以賠償醫藥費!”

蔡暉亦是惶恐了,哪怕他身旁家族供奉亦是無法為他帶來安全感。

年邁女子一臉謹慎與驚恐,不斷退後。

她隻是一個五品武者而已,為什麼要麵對八公子這等不禁身份尊貴,修為亦是遠遠碾壓自身的人?!

“八公子,我隻是蔡暉的護衛而已。”

年邁女子恭聲拜道,甚至不再對蔡暉尊稱公子,反而直呼姓名。

這一刻,她決定拋棄蔡暉,畢竟自己隻是一個五品武者罷了。

“哼!”

呂雉冷哼一聲,說道:“八公子,這些都不是什麼好人,殺了他們。”

雖然不過二八年華青春少女,但是呂雉之心性,絕對足夠理智以及狠辣。

“毒婦!”

孔千語怒罵道:“此事又豈能輪得到你……”

話還冇說完,就見一隻隻黑色小蟲從他體內鑽出,啃食著血肉。

孔千語倒地身亡,雙眸空洞,儼然被吞噬乾淨。

正是芥子蟲!

嬴子夜冷聲笑道:“饒了你們,癡心妄想。”

“孔家算得了什麼,孔家犯法,難道就可以例外!”

他根本不在意孔家,孔子之後,儒家祖師之後又如何?!

照殺不誤!

說罷伸手招了招,上千萬芥子蟲在芥子蠱帶領之下撲向了徐文以及年邁女子。

同時他也將呂雉、呂素二人小手輕輕從袖袍上拽下,邁步走向了蔡暉。

“八公子,不要殺我,不要殺我!”

徐文、年邁女子二人驚恐喊道。

他們親眼目睹在無數蠱蟲啃食之下,不到數息孔千語就屍骨無存,甚至衣服都被啃食不剩。

真,死得渣都不剩!

然而芥子蠱蟲啃食之下。

徐文、年邁女子二人拚命掙紮,欲要逃跑。

身軀卻是一點點消失,撲通一聲,二人腿腳被啃食殆儘,跌落地上。

逐漸化為了虛無。

“有冇有想過,有一天你的雙腳可以觸碰到臉?!”

嬴子夜輕描淡寫笑道。

一腳將蔡暉踢翻了身子,背麵朝上,雙手掰著蔡暉雙腿朝上彎折。

哢嚓,哢嚓!

兩聲脆響,蔡暉雙腿摺疊到了肩膀上。

隨後嬴子夜又狠狠往前推動,將其雙腳抵過肩膀,彎折到了臉部。

過程之中,一聲聲慘痛哀嚎不絕於耳。

“八公子,給……給我一個痛快!”

蔡暉一臉痛苦,涕泗橫流,祈求道:“殺了我,求求你,殺了我!”

“行!”

嬴子夜笑意吟吟,問道:“這可是你要求的啊,死了可不能怪本公子心狠手辣,不留情!”

轟隆隆!

一陣轟鳴響徹,地麵微微顫動。

蒙恬率領著一眾黑甲士拱衛而來。

躬身拜道:“八公子,末將來遲,還請恕罪!”

“無妨!”

嬴子夜笑了笑,說道:“是我出手太快了。”

“今日正好無事,索性前去解決掉這個麻煩。”

“喏!”

蒙恬應聲道。

嬴子夜安慰了一下呂公,讓呂雉、呂素兩姐妹安心在家。

當即和蒙恬率著一支千人鐵騎,將蔡暉帶上,前往了單父縣。

奔行上百裡,已是中午。

單父縣!

縣城衙門。

一聲巨響。

縣衙大門震動。

蔡暉宛若死狗一般砸在了大門上,又摔落下來。

“誰?!”

守衛門口的幾個衙役抬頭看去,卻見一個血跡斑斑人影,落在了門前,而且極為熟悉。

“這不是蔡家大公子嗎?!”

衙役驚呼一聲,卻見一支龐大騎兵衝了過來。

隨後緩緩分立兩側,露出了一條道路。

兩人騎著高頭大馬走上前來。

“把單父縣縣令、縣丞、縣尉給本公子喊過來!”

隻見為首年少公子冷冷喝道。

旁邊一人身材高大魁梧,長鬚虯髯,雙眸冷然,哪怕冇有正眼看他,也是讓其膽戰心驚。

“喏!”

幾個衙役見得是帝國鐵騎大軍,哪裡敢有質疑。

當即分出人手跑去進縣衙通知。

剩下的人,瑟瑟發抖跪在了地上。

麵對氣勢洶洶,軍中煞氣沖天的帝國鐵騎,以及為首年少公子以及將軍,他們承受不住如此強大壓力。

心中惶恐,反而跪下來比較舒服。

不過片刻。

隻見三位身穿官服之人率領著一眾官吏迎來。

“大將軍!”

縣尉經不住驚呼一聲。

大將軍?!

帝國隻有一個大將軍,那就是蒙恬啊!

其餘等人也是慌了。

蒙恬大將軍不時正陪著八公子殿下東巡嗎?!

眾人看向了為首年少公子。

縣令認出了嬴子夜,急忙叩首道:“臣拜見八公子!”

“我等拜見八公子!”

其餘眾人亦是納頭就拜。

“把蔡縣丞拿下!”

蒙恬冷聲下令,開口喝道:“蔡家大公子蔡暉,搶占民女,致使呂家不得不從單父縣搬離,避難沛縣。”

“然而哪怕如此,蔡家依舊不肯放過呂家,蔡暉帶人追到了沛縣,毆打呂公,搶占呂家小姐。”

“甚至出口狂言要把呂公關到牢獄之中,甚至再被沛縣縣令阻止之下,出刀劍凶兵抵擋,麵對趕來的八公子口出狂言衝撞,驅使數十家仆意圖殺了八公子!”

“此等目無國法,甚至衝撞八公子,動手行凶意圖殺害為始皇帝陛下東巡天下的八公子。”

“蔡暉如此舉動,已是犯了死罪,視同謀逆,夷三族!”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