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高台之下。

寂靜無比!

無人再敢出一聲!

“我要說的,很簡單。”

任一臣麵露笑容,眼中帶著興奮。

瞥了一眼周安樂,俯視著高台之下一眾腐儒。

他麵色肅正了下來,高聲宣講道:“大秦帝國當以霸王道雜治之,內王外霸!”

“帝國之內律法嚴明,令行禁止,查一切違背律法犯罪之人,懲之以罰。”

“如此才能安民,世間清平,是為內王。”

“如儒家親親相隱之理念乃是陋習,亞聖孔子舉薦逃兵,反戰等等亦是錯誤之處,我們應當改正,祖宗不足法,亞聖亦有錯。”

話音落下,全場嘩然。

竟然有儒生說儒家創始人亞聖孔子先師錯了?!

他們禁不住想要反駁,可是看到八公子手中之劍,還是忍耐了下來。

罷了,就讓任一臣說完。

任一臣麵色肅正,目光灼灼,一手揹負身後,一手揮動袖袍,慷慨激昂演講著。

“帝國之外以霸道行事,威壓四海,鎮殺蠻夷!”

“敢有不從大秦帝國者,殺!”

“敢有不尊大秦帝國者,殺!”

“敢有威脅大秦帝國者,殺!”

“蠻夷之輩,對其當用霸道,帝國不需要對他們講仁義,因為他們不是人,是蠻夷!”

“而蠻夷者,豬狗不如,血脈中天生帶著罪孽,與我們人不同。”

“若是有人敢為蠻夷說話,那他就是蠻夷,也當殺!

“未來,大秦帝國當鎮壓四方蠻夷,掠奪他們的財富,將蠻夷化為奴隸,開山挖河,用蠻夷的骸骨,來為帝國的道路水利工程鋪墊,免得帝國之人因徭役而死。”

“直到最後,榨乾他們最後一點價值,將他們種族滅亡!”

他不斷作出揮刀斬落姿態,話音殺意淩然。

直到此時,一眾儒家弟子再也忍不住了。

周安樂冷聲喝道:“此等霸道血腥手段,爾不聞兵者凶也,聖人不得已而為之嗎?!”

“何況此等事功心態,隻會毀去儒家根基。”

“若世上隻剩繩營狗苟,我輩當哭五百年後!”

周安樂氣得一揮袖袍,大聲悲憤道。

任一臣聽得此言,不由嘲諷一笑,麵露悲色,怒斥著周安樂。

“若是不能富民強國,若是有朝一日,帝國衰落,蠻夷強盛。”

“再如春秋戰國時期,蠻夷肆虐,侵略邊疆,恐怕不知有多少邊境百姓流離失所,他們若是侵入中原,恐怕就要如亞聖孔子所言‘微管仲,吾其被髮左衽矣!’”

“況且,聖人也有錯,人無完人。”

“兵者雖是凶器不假,但絕不對不能不用,不僅要用,還要常備在手。”

“若不能顧利,所不能造福華夏子民,哭五百年又有何益?!”

任一臣言語激烈,反問周安樂,道:“你可知中山國?!”

麵對詢問,周安樂點了點頭,回答道:“我熟讀典籍,當然知曉。”

“那是一個白狄建立的國家,曾長期與晉國等各國交戰,一度被視為華夏心腹大患,經曆了邢侯搏戎、晉侯抗鮮虞的事件。”

“後來,晉國魏文侯派大將樂羊、吳起統帥軍隊,經過三年苦戰,占領了中山國。”

“隻是後來中山桓公複國,國力鼎盛,有戰車九千乘,又過了一百多年,才被趙國所滅。”

周安樂話音落下,傲然的看著任一臣,笑道:“我說的冇錯吧。”

任一臣微微頷首,沉聲說道:“你說的冇錯。”

“可是你是否還記得,中山國之強大,曾經差點將華夏毀於一旦。”

“若不是齊恒公和管仲管子,恐怕我們今日都要成為蠻夷之奴隸,華夏就此斷絕!”

“這!”

周安樂愣住了,麵對這個問題,他感覺到了一絲沉重。

他點了點頭,應聲道:“我記得。”

“既然記得,你就應該明白,夷狄與華夏勢不兩立。”

任一臣指著周安樂,大聲喝道:“對付夷狄,隻可用霸道將之鎮殺,而不是講究什麼狗屁的道德仁義!”

“道德仁義,是對帝國之內華夏百姓來講,而律法是道德的底線,道德仁義與律法並不衝突,可以講究仁義,但是前提是遵守律法。”

“不遵守律法者,也不必對他談什麼仁義道德。”

“試問若是人人討論仁義道德,那麼誰去守衛北境長城,以及南疆?!”

“屆時蠻夷入侵中原,殺你父母,辱你妻兒,將你殘忍殺害,你想要用嘴說服他們退兵。”

“我勸你還是去北境長城或者南疆看一看,那裡的百姓祖祖輩輩,死在蠻夷手上的可不少!”

任一臣質問著周安樂,一字一句,說的他口不能言。

周安樂麵色蒼白,禁不住倒退了數步,沉默不語。

台下一眾儒生,此時亦是冇了脾氣。

正值此時。

嬴子夜卻是聽到了掃地僧和袁天罡傳音。

“公子,有殺意!”

“似乎有殺手暗中潛伏在此。”

“哦?!”

嬴子夜目光閃爍著,望向四周。

謹慎感應之下,卻是察覺到了一絲殺意。

倏然!

一道身影破空殺至。

殺手麵色猙獰,一把長刀寒光冰冷。

噌!

長刀破空,斬向了嬴子夜脖頸。

“公子小心!”

呂雉、呂素二人慌忙喊道,欲要衝上前去。

劍九將二人攔了下來,淡淡笑道:“放心,區區殺手,公子對付他輕而易舉。”

砰!

嬴子夜早有防備,袖袍揮動。

兩袖青蛇!

吼吼吼!

兩道龍蛇虛影從袖袍之中騰飛而起。

嘶吼著朝殺手撲了過去。

長刀砍在了龍蛇虛影之上,發出金鐵交鳴之音。

濺發出一陣靈芒崩滅,然而龍蛇殘存虛影卻是狠狠撞在了殺手身上。

殺手禁不住倒退數步,不過確實無有傷勢。

隻不過護體罡氣上,一道道碎痕密佈,被劍氣不斷侵蝕。

氣血運轉,靈芒交織,罡氣流轉之間將劍氣驅散。

殺手再次朝著嬴子夜攻了過去。

一刀揮出!

驚天刀氣爆發。

高台瞬間破碎。

好在任一臣早已經率先被劍九帶走,冇有發生意外。

周安樂可就慘了,在這一刀之下,被刀氣餘**及,身體在鋒利刀氣縱橫之下,一寸寸碎裂,死於當場。

太極劍意,兩極分化。

一道黑白護盾擋在了嬴子夜麵前,將肆虐刀氣阻擋。

噌噌噌!

一道道刀氣刀芒斬在了護盾之上,爆發出轟鳴不斷。

大河劍意!

嬴子夜雙指並作劍指,從上至下,劃破虛空。

大河之劍天上來!

一道巨大銀白長河浮現蒼穹之上,浩浩蕩蕩朝著殺手卷蕩而去。

殺手見狀當即催動真氣,於體外化作了一道屏障。

砰!

銀白長河轟中在屏障之上。

爆發出驚天轟鳴。

神華升騰,靈芒交織。

殺手真氣源源不斷流動,屏障一寸寸碎裂。

身影幻動,急忙退避。

轟!

屏障爆裂。

殺手躲避了大河劍意,眸光中透露著凝重。

刀鋒在浩日之下散發出濃鬱玄黑之氣,凝聚為一道巨大刀芒。

開天辟地一般朝著嬴子夜斬了過去。

天象變動!

狂風大作,烏雲密佈。

原本朗朗青天白日,瞬間天昏地暗。

鬼聲哀嚎,無數陰森魔氣沖天而起,化作一方鬼蜮。

青陽學宮眾人見狀,急忙退避,儒家強者迅速將上千學子疏散。

劍九亦是帶著呂雉、呂素退到了安全地方。

天象!

嬴子夜目光灼灼,對方並非之前那般嘍囉殺手,而是一個天象境界強者。

殺手背後一道凶悍魔影浮現,渾身玄黑之色,點綴著一縷縷金色紋路,雙眸赤紅。

殺手位居其中,與魔影重疊,魔影手中神華凝聚,一把魔刀浮現。

斬!

殺手一刀斬落,魔影亦是隨之而動,揮出了魔刀。

神鬼七魔刀!

一刀出,神鬼哀嚎。

一刀斬殺而來,攜帶滔天煞氣。

無數鬼影重重,縈繞在刀鋒之上,嘶吼著朝嬴子夜撲去。

鬼蜮之中,漆黑一片。

陰風吹拂,令人視線都弱了許多。

轟!

嬴子夜周身罡氣護罩不斷破裂,神華崩碎,靈芒泯滅!

然而陰陽之力顯化黑白護罩之下,不斷輪轉,卻是將神鬼七魔刀擋了下來。

“哼!”

殺手不屑冷哼一聲。

神鬼七魔刀,第二刀出!

威勢比之前第一刀更加強大,一股惡意遙遙鎖定了嬴子夜。

抬眸看去,隻見殺手背後凶悍魔影源源不斷彙聚魔氣,加持魔刀,斬殺而來。

周圍空間,陰森黑暗鬼蜮,一縷縷赤紅神華升騰,邪異無比。

神鬼七魔刀,一共七刀,一刀比一刀威力強大!

而且使用此術,從第三刀之後,便會有死亡危險,九死一生!

不過若是使出第七道而不死,修為就會提升一個境界。

殺手麵色猙獰,目光中透露著瘋狂。

轟!

一刀之下,虛空爆鳴。

嬴子夜神情慎重了許多,一掌轟出。

氣血真氣彙聚凝實,神華升騰,靈芒交織。

巨大掌印翻天而起。

一掌之下,天地為之一動,無數山河虛影紛紛破碎!

魔刀斬中了巨大掌印,虛空爆鳴,一寸寸神華崩裂,將掌印斬斷,又朝著嬴子夜斬殺而去。

砰!

陰陽之力所化黑白護罩破碎,煙塵四散。

嬴子夜卻早已經消失在原地,一雙袖袍揮動,無儘劍氣宣泄而出。

大河劍意,兩袖青蛇!

大河之水天上來,化作兩道龍蛇虛影仰天怒吼。

風雷變幻,天象引動!

一道道雷電劈落,龍蛇虛影沐浴著雷電化作,渾身鱗片化作銀白龍鱗,頭角崢嶸,化作了真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