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陰陽家!!!

嬴子夜雙眼微凝,不解其意。

陰陽家的人除了通常待在蜃樓修煉或者是煉製丹藥,外出情況卻是極為少見。

尤其還是在這種地方。

“何事?”

嬴子夜淡淡問道。

大司命笑意吟吟,指了指呂雉和呂素,開口說道:“這二位想必是八公子身邊的人吧,真是如花似玉我見猶憐。”

先是誇讚了一番,聽得呂雉、呂素二女心生好感。

隻見大司命從懷中掏出了一隻玉瓶,放在了桌上,嬌聲笑道:“這是陰陽家祕製丹藥駐顏丹,隻要服下,容貌永遠不變,不會老去。”

“特意獻給八公子,二位姑娘若是吞服下去,將容顏永駐!”

呂雉、呂素聽得此言禁不住稍稍一愣,心生喜悅。

這駐顏丹對女孩子來說,充滿了吸引力。

嬴子夜拿起玉瓶打開聞了聞,並冇有什麼問題,看了一眼陰陽家二人,淡淡道:“收下吧。”

“諾!”

“謝謝二位姐姐,謝謝公子。”

呂雉、呂素二人將玉瓶收了下來。

大司命與少司命打了一下招呼,也是退了下去。

“公子,她們是什麼人?”

呂雉、呂素姐妹詢問道。

嬴子夜麵色淡然,話音悠悠道:“反正不是好人。”

陰陽家頗為神秘,就連他也看不出對方想要什麼。

“既然不是好人,那丹也不是什麼好丹藥。”

呂雉見嬴子夜不喜大司命、少司命二人,亦是對著丹藥也生出厭惡,隨即掏出駐顏丹扔了出去。

果決之中,冇有半分遲疑!!!

……

約有一個時辰左右。

陰陽家,蜃樓。

大司命與少司命二人來到大殿之中,對著高台之上那尊巍然身影拱手一拜。

待稟明實況,大司命不解問道:“首領,我們為何要這麼做?”

“嗬!”

東皇太一笑了笑,話音平淡,悠悠響徹大殿之中。

“寶,永遠都不要押在一個人上麵……”

“扶蘇是,八公子也是。”

“既然這樣的示好八公子不接受,那隻能換一種方式了。”

東皇太一目光灼灼,宛若星辰,深邃無比。

大秦邊疆。

南望城!

“城中各種守城資源早已經用儘。”

“唯有箭矢,從那些南越蠻夷死屍上可以收回,以及滾木滾石。”

“除此之外,火油等物卻是再無。”

南望城守將洪將軍恭聲向蒙恬彙報著。

“隻要有足夠的箭矢,以及人手、糧食,就可以繼續抵擋!”

蒙恬目光望著城外,話音堅定。

“諾!”

洪將軍應了一聲。

城外大地都被染成了血紅色,一具具白骨殘骸皚皚,遠處還有蠻夷屍軀不斷燃燒著。

時至今日,雙方皆有不小的傷亡。

大秦將士損傷雖小,可是南越大軍接連不斷攻城,卻是讓他們不厭其煩,心神疲憊。

而且蒙恬等人雖然阻擋住了此處南越大軍,可是南越兵分三路,不止攻伐了南望城,亦是殺向了會稽郡其餘城池。

同時,此處南越大軍也因為損失慘重,在得到了支援之後,不再攻城,而是圍城。

意圖讓南望城無法出兵幫助其它城池,以及無法切斷南越退路。

南越大軍就在這和南望城這麼耗著。

與此同時。

王翦、王離二人率軍抵達南疆。

本來想著可以開疆拓土,攻伐南越,不料卻被南越搶占,讓二人恨得牙齒癢癢。

二人分兵行動,

前去支援被南越攻伐城池。

王翦前往了天南城,王離前去七月城,阻擋南越大軍前進。

天南城。

王翦率領百戰穿甲兵氣勢磅礴而來,煙塵滾滾,厚重如山如嶽。

“老將軍!”

天南城守將和縣令趕忙接見,恭聲而拜。

“嗯!”

王翦淡淡應了一聲,隨後問道:“情況如何了?”

二人對視了一眼,天南城守將沉聲道:“回稟將軍,情況不妙,城池岌岌可危!”

“倒不是大秦的將士不如他們,而是他們人數太多,南越大軍驅趕著一些被他們俘虜的百越、山越蠻夷作為炮灰攻城。”

王翦捋了捋鬍鬚,他也知道這事。

南越大軍為了攻下城池,可謂無所不用其極。

百越、山越婦孺老幼,都被趕來當炮灰,護城河都填滿了。

“真正的南越將士混雜其中,以人數優勢攀附城牆,然後擴張空間,然後接應後方大軍。”

“現在如同火油、金汁之物已經消耗一空,哪怕每日都有金汁產出,卻也不夠用的。”

“箭矢、滾木、滾石雖然都可以回收,卻也有損耗。”

天南城縣令眉頭皺著。

一旁天南城守將,麵色嚴肅道:“更重要的是將士損失慘重,南越大軍以五換一,十換一的打法,悍不畏死衝殺!”

“如今麾下將士們夜晚輪流把守,每天隻能睡兩三個時辰,天方亮就要與南越大軍廝殺。”

“人手稀少,好幾次南越大軍都差點立足於城牆之上,還好百姓們自發行動,前來幫助。”

隨著二人彙報情況,王翦也有了大致瞭解。

王翦微微頷首,朝著旁側幾位親將吩咐道:“率百戰穿甲軍前去城外,將南越大軍擊退。”

“諾!”

數名親將恭聲應道。

天南城外。

南越大軍遍佈四野,山神旗幟飄揚!

一道道呼喝聲響亮,南越大軍嘲諷著大秦帝國將士。

“一群懦弱,不敢出城的懦夫!”

南越大將胡陽高聲嘲諷。

麾下一群親將紛紛響應出聲,麵帶不屑笑容,瞥著天南城城牆上守衛將士,大聲呼道:“大秦,懦夫,大秦,懦夫……”

“冇有膽子,隻敢龜縮在城牆之後。”

“有本事,出城一戰!”

底下的士卒,以及百越、山越蠻夷亦是如此行事。

聽得天南城守衛將士一個個怒火中燒,麵顯怒容。

“這群豬狗不如的蠻夷,又在叫陣了。”

“一群弱者,爾等已經死傷了數萬人,對我大秦隻能以五換一,以十換一,又有何臉麵在這喊罵?!”

“爾等睜開眼看看,這城下都是你們的屍骨,弱者!”

大秦將士們一個個出聲反擊。

隻是心裡猶是覺得不得痛快,想要提刀砍殺了過去。

殺得南越屁滾尿流!

“哼!”

南越大將胡陽冷哼一聲,手拿著大刀,指著城頭,罵道:“爾等隻敢依仗城池堅固,不敢出城一戰,又有何臉麵叫囂?”

“有本事出來打一場!”

嗡!

城門開啟。

百戰穿甲兵洶湧而出。

一個個穿著重甲,將全身上下每一寸都保護的嚴嚴實實。

哪怕是口鼻也被護甲遮住,靴子上鑲嵌了鐵甲片,唯有雙眼裸露!

可謂是一尊金屬雕像,一手持握著巨大卷刀,一手持握盾牌,一個個身高八尺,皆是精挑細選得來勇猛壯士。

王翦來到了城樓之上,看著下方百戰穿甲兵,下令道:“殺!”

“諾!”

麾下將領得到了命令,眸子中戰意灼灼,提起了巨大寬刀,率領百戰穿甲軍朝著南越大軍衝了過去。

南越大將胡陽見此一幕,心中泛起激動之情。

天南城宛若一塊烏龜殼一般,堅固無比,讓他啃不下來,而且防守將士根本不出來應戰。

現在可好了,對方從烏龜殼裡出來了。

他當即大吼一聲,率領著麾下將士,驅趕著百越、山越蠻夷衝了上去。

百戰穿甲軍穩穩前行,盾牌擋在胸前,長刀淩冽!

雙方大戰,衝撞在了一起。

轟!

方一接觸。

南越大軍前方百越、山越蠻夷一個個被百戰穿甲軍盾牌頂飛了出去,身子還在半空中,就被長刀砍成兩半。

百戰穿甲軍厚重無比,如山如嶽,根本無法撼動。

“風!”

百越穿甲軍將士們高聲歡呼,一步步朝著南越大軍逼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