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月色之下。

八公子府。

燈火通明。

嬴子夜與袁天罡相對而坐,在池塘邊支桿釣著魚,一手拿著糯米黑露糕輕抿了口,品嚐淡淡香甜。

“公子!”

袁天罡一手拿著魚竿,一手拾起糕點咬了一口,開口說道:“火雨瑪瑙現世,各方勢力都有了動靜,不知公子有何打算。”

正說著話,湖泊中水波盪漾,魚竿吊鉤微微一沉。

魚兒,上鉤了。

袁天罡迅速抬趕收線,將肥碩遊魚放在了一旁木桶裡。

撲通撲通!

魚兒亂跳。

嬴子夜淡淡一笑,略有深意道:“大帥先率不良人查探一下,都有何人前往,又有多少人手。”

“時間很長,不必著急。”

“一開始各方必然會彼此爭鬥,廝殺不止。”

各方勢力坐下來何談,商議如何瓜分火雨瑪瑙的可能性很小。

誰人不想將之全部占有?

就算是瓜分,也是先把其它勢力打敗殺了,數個最強者為了不至於兩敗俱傷才展開和談。

“諾!”

袁天罡恭聲應道。

翌日。

各方勢力在略做準備之後,齊齊出動,前往南越大地。

南越大地。

南越國!

前線陣地。

南越國被大秦一舉反攻擊退,敗歸南越國。

雙方經曆了數場大戰。

因為大秦帝**隊不擅長山地叢林作戰,鐵騎無法衝鋒於南越山林崎嶇之地,因此完全施展不了全部戰鬥力。

如今正彼此對峙著。

風嘯穀。

南越國在此駐紮著五千守軍,以及上萬百越山越蠻夷組成的奴隸軍,謹防著北河城方向大秦帝**隊攻伐。

北河城再被韓信屠戮一空之後。

現在又被大秦帝國占領了。

“唉……”

風嘯穀守將一臉憂愁,歎道:“原本大好的形式,都拿下了大秦帝國邊疆數座重要城池!”

“怎麼如今就被反攻打了回來,甚至還丟了南越數座城池?”

他心中甚是鬱悶,更有憂愁的是被身居前線,麵對大秦帝國兵鋒!

而且如今國內又有大秦驕兵悍將攪動風雲,各處襲擾。

這裡乾一架,哪裡打一仗。

屠城滅部!

他深怕被對方找到自己。

而且也因為韓信導致南越國無法全力運轉,給前線輸送糧食。

導致如今大軍糧食儲備都逐漸消耗,堅持不了多長時間了。

夜深人靜。

明月皎潔,寒風吹蕩而過。

帳篷外斑駁陸離樹影不斷搖曳。

“呼呼呼!”

風嘯穀守將聽著帳篷外風聲,熄滅了燭光,準備入睡。

卻在此時。

一道掌印散發出黑色玄光,轟了過來。

冇有發出任何聲響,不動聲色。

風嘯穀守將整個人還冇有反應過來,等待著進入夢鄉,就被轟中,瞬間死去!

帳篷之中靜悄悄,也不見任何身影。

與此同時。

數十裡外另外一處南越**營之中。

南越將領正待在帳篷中翻看著兵書,旁邊還有數個親兵把守著。

卻倏然口中噴出了一隻隻小蟲子,整個人化作了一副枯骨,血肉凋零死去。

那些親兵一個個眼神驚恐,欲要張口大喊,數道劍芒卻衝殺而至,將數人穿心而過。

劍芒絞殺心臟經脈,數個親兵瞬間死去!

另外一處南越軍隊大營中。

“嘖嘖嘖!”

“真是弱啊!”

“夜皇的任務,看來很輕鬆的嘛……”

黃泉殺手猶如鬼魅一般降臨,他們方纔殺了一名南越將領。

此時又來到了一處。

“殺!”

功曹六部天曹、地曹、冥曹三位功曹一同出手,殺入了南越大軍中軍帥帳之中。

刀劍縱橫,劍氣刀芒閃爍著。

將正在賬中處理軍務的南越將領瞬間滅殺,化為了一片模糊不清的血肉。

至死南越將領也隻是察覺到危險,略微抬頭看了一眼。

“走吧,繼續去下一處,也不知道神曹、人曹、鬼曹他們三人做的如何了。”

如此種種一幕幕,發生在南越國各個軍營之中。

所有掌管千人以上軍官將領,皆被斬殺!

翌日。

天色明亮,旭日東昇。

當南越大軍軍營從沉睡中甦醒之後,過了一段時間,卻是遲遲等不來將領下達訊息命令。

就連一些直屬軍官也不見了人影。

前去中軍帥帳和軍官營中報告的一些南越低級軍官和士卒,卻是發現了大問題。

隻見帳中將軍和軍官,一個個死相奇形怪狀,各種各樣死法!

“這這這!”

“將軍死了,將軍大人他他他死了!”

“不好了,不好了,千夫長大人死了……”

南越低級軍官諸如百夫長之類,以及士卒,紛紛嚇呆了。

整個人目瞪口呆,驚聲高呼。

實在不是他們膽小,而是將軍們的死法,太過淒慘詭異。

“怎麼辦,大人?”

底下小兵詢問著百夫長。

可是,這些百夫長又有什麼主意。

他們隻能強壯鎮定,說道:“快,快去派人通知其他各處軍營,詢問其他將軍該如何,同時派人稟報王上!”

南越士卒們剋製著自己的驚慌,前去行事。

然而他們之前的驚呼聲,卻是引得了周圍士卒注意。

聽得將軍和千夫長等軍官慘死訊息。

嘩然色變!

紛紛圍了過來。

帥帳之中的眾人臉色難看到了極點,想要封鎖訊息,可是已然來不及了。

整個軍營所有南越士卒,甚至是百越山越蠻夷組成的奴隸軍。

所有士卒以及低級軍官都慌了。

就連巡邏值守之時,也不可避免出了差錯。

與此同時。

大秦帝**隊所派遣而出的斥候探子,卻是注意到了這一幕。

山頂之上。

大秦斥候望著下方大地亂象紛生的南越大軍軍營,禁不住疑惑道:“這南越大軍是怎麼了,難不成出了什麼狀況!”

如此想著。

大秦斥候就將這個訊息傳了回去。

北河城。

蒙恬收到了斥候穿來的訊息,目光略顯沉思,呢喃道:“南越大軍軍營大亂,而且還不止一處……”

“怎麼如此湊巧,難道是發生了什麼?”

“不過軍情緊急,既然已經證明確有其事,機不可失時不再來,卻是必須下了決斷。”

他看向了樊噲,吩咐道:“傳我軍令,兵分三路,發動攻擊!”

“諾!”

樊噲拱手領命。

北河城大軍發兵三萬。

每一路大軍,大秦士卒與仆從軍各占一半。

浩浩蕩盪出了北河城,朝著風嘯穀等地發起了進攻。

蒙恬先行率領一部分大秦鐵騎展開了衝襲,直奔一處南越大營而去。

南越大營斥候探查拉胯,巡邏值守的士卒心不在焉。

輕而易舉讓大秦鐵騎靠近了。

等到反應過來,大秦鐵騎已經洶湧衝鋒而至!

“殺!”

蒙恬一聲令下。

大秦鐵騎彎弓搭弦,點燃了一支支塗抹了火油麻布的箭矢,朝著南越大營射了過去。

轟隆隆!

火箭將南越大營帳篷一座座點燃。

“不好了!”

“秦人殺過來了!”

“快救火!”

巡邏士卒以及營中軍官士卒高聲喊著。

然而南越大營軍隊卻是混亂無比,有想要救火的,有想要抵抗的。

而大秦鐵騎這個時候一輪又一輪漫天箭雨射出,狠狠地打壓消耗著南越大軍。

最後在南越大營混亂不堪之中,如同一把尖刀插入了進去。

“風!”

蒙恬高舉著手中長劍,帶領大秦鐵騎衝入了南越大營之中。

噌!

長劍破空。

一道巨大劍芒斬出。

輕而易舉斬殺了十數名前方正在瘋狂逃跑的南越士卒。

大秦鐵騎猶如虎入羊群一般,肆意屠殺著南越大軍。

南越大軍原本想要抵抗的一些人,眼見身邊同袍戰死,沸騰熱血灑在了自己身上。

可感受著那撲麵而來的血腥,瞬間澆滅了他們一腔血勇。

“跑!”

腦海中浮現了一個念頭,南越大軍開始潰敗。

就連還想要堅持的一些人,也被裹挾。

混亂無比,完全冇有章法。

這就是他們給蒙恬的感受。

“可惡!”

諸如一些百夫長、什長一類中低層軍官看著如此荒唐一幕,卻是有心無力。

他們也不知道如何麵對大秦鐵騎,以及指揮南越大軍。

隻能強行抵禦,可是事到如今,南越士卒以及奴隸軍卻紛紛跑了。

蒙恬帶著大秦鐵騎直接殺入了中軍帥帳處。

擒賊先擒王!

戰場之上先殺將領。

大秦鐵騎呼嘯著用手中長槍大戟挑開了帥帳。

蒙恬看著眼前一幕,卻是感到了疑惑不解。

“這,他們的主將,居然已經死了!”

蒙恬有些難以置信。

可是這個時候,前往其它幾處看起來頗為大氣的副將營帳中檢視的將士也趕來了了。

“報告將軍,似乎這南越大營中,所有中高級軍官將領,都已經被殺暗殺了。”

怪不得!

聽到這個訊息,蒙恬心中瞬間有了答案。

明白了為什麼南越大營為什麼會如此混亂無序,一擊即潰。

雖是疑惑不知他們為何慘死,但蒙恬卻知曉戰機稍縱即逝。

當即下令道:“這些事情以後再做調查,先行追殺南越潰軍!”

“諾!”

大秦鐵騎追逐向南越大軍。

與此同時。

其它幾路大軍,亦是發現瞭如此詭異一幕……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