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拿人!”

嬴子夜冷聲下令。

聽得這個訊息。

琢慶侯等人不由心中一緊。

八公子是來真的!

莊園中侯爵勳貴等人的下屬紛紛挺身而出,擋在了門口。

一手按向腰間刀劍。

大秦鐵騎驪山大軍踏前一步,擋在了嬴子夜身前。

“住手!”

琢慶侯大喝一聲,目光灼灼死死盯著嬴子夜,質問道:“八公子,此行乃是始皇帝陛下召集我等前來,難道你就不怕因此讓陛下揹負上汙名?!”

廣平侯亦是冷聲喝問道:“何況八公子又有什麼理由抓拿我等?”

“我等可是大秦帝國侯爵勳貴!”

“冇錯!”

“就是,八公子你有什麼資格拿下我等?”

“難道不怕始皇帝陛下發怒?”

楓清侯薑興生等人一個個反問道。

“嗬!”

嬴子夜抬手伸向了章邯,淡淡道:“拿證據來!”

話音落下。

章邯、衛莊幾人取出來一份份卷宗。

嬴子夜直接拿出了一本翻閱,大義淩然,昂首喝道:“盛雲侯開設地下賭城,聚攏錢財同時製造假幣,鑄造甲冑,私自培養死士軍隊!”

“爾勾結南越,販賣蠻夷之輩以金鐵私鹽!”

“還有廣平侯、興水侯……”

嬴子夜冷笑著,念出了一連串名單,足足十數人,寒聲道:“爾等雖然冇有開設地下賭城,私造假幣,卻是同樣鑄造了甲冑私藏,販賣蠻夷之輩金鐵私鹽!”

“這一樁樁,一件件事情,本公子可是調查的清清楚楚。”

每一個聽到自己名字的侯爵勳貴麵色皆變。

顯然被嬴子夜說中。

嬴子夜目光冰冷看著楓清侯薑興生等侯爵勳貴,冷聲責問道:“爾等難道與之同流合汙?!”

這些人卷宗上是冇有記錄犯罪的。

“絕不是!”

琢慶侯等人辯解道:“隻是八公子你要抓拿盛雲侯等人,總不可能空口白話,拿著一份卷宗就抓人吧?”

“不錯,俗話說要人證物證具在!”

一眾侯爵勳貴紛紛聲援。

他們同氣連枝,大家在征兵律令之下,本為一體。

“嗬!”

嬴子夜淡然一笑,開口說道:“至於證人,現在就在大牢之中。”

“要不諸位隨本公子一同前去看看?”

頃時,無人敢答!

隻得讓嬴子夜帶走人。

是夜!

天光已經完全灰暗了下來。

夜幕降臨。

明月皎潔升起。

章台宮。

“陛下!”

李信從暗中浮現,恭聲稟報道:“八公子帶人把盛雲侯、廣平侯、興水侯等等十數名侯爵勳貴抓了!”

始皇帝嬴政得聞此訊息,麵色略顯驚訝,目光中帶著一絲狐疑。

畢竟,嬴子夜這些天都不見動靜。

倏然出手就搞了大動作,著實讓人難以置信。

正當此時!

嬴子夜踏入了殿中,拱了拱手,拜道:“兒臣拜見父皇!”

“嗯!”

始皇帝嬴政淡淡應了一聲,略有興趣問道:“抓了?”

嬴子夜微微頷首,麵色肅正道:“抓了!”

“不過隻抓了一部分,一來削弱他們力量,同時也是對他們不入鹹陽城,拖延時間抗旨不遵的懲罰!”

“二來亦是敲山震虎!”

若是全部抓了,很容易逼反。

哪怕他掌握了這些侯爵勳貴絕大多數人違法犯罪的證據。

可若是隻抓一部分,其餘冇被抓的侯爵勳貴就會明哲保身,絕對不會冒死與被抓者一同進退。

相當於是溫水煮青蛙。

“可!”

始皇帝嬴政滿意的點了點頭,讚歎道:“子夜你的手段和做法,有朕之風采。”

“父皇!”

嬴子夜拱了拱手,再次請命道:“兒臣懇請父皇再次調派重軍前來鹹陽!”

畢竟接下來還要繼續行事,光憑驪山十萬大軍,不夠保險。

始皇帝嬴政略微沉吟,遂下令道:“調集南海龍侯趙佗率三十萬大軍入鹹陽!”

與此同時!

鹹陽城外。

山林之中。

正在山中修行,避免被嬴子夜和始皇帝陛下發覺的老琢慶侯,接到琢慶侯所傳來訊息。

“八公子倏然發難,利用大秦律法,加以前些時日佈置下來的驪山大軍,抓拿盛雲侯、廣平侯、興水侯等侯爵勳貴!”

“他不知從哪裡來的證據,一樁樁一件件清楚明白的記錄了廣平侯他們所犯之事,並且還找到了證人。”

“迫於無奈之下,我等隻有任八公子將他們帶走。”

老琢慶侯揮了揮手,將彙報燃燒之下化作飛灰。

“嗬嗬嗬……”

老琢慶侯陰沉笑著,眸子中閃過了一絲寒意,悠悠感慨道:“八公子到真是好算計啊!”

“如此一來,我那孫兒和其他侯爵勳貴也不敢有大的動作。”

“畢竟一旦有行動,會扣上與之相同罪名,倒是好深的計謀。”

旁邊麾下親信一臉擔憂,恭聲問道:“老侯爺,盛雲侯等人是否會將一些不該泄露的秘密泄露出來?”

“哼!”

老琢慶侯冷哼了一聲,揮了揮手,沉聲道:“去告訴我那孫兒,把他們殺了。”

“諾!”

麾下親信恭聲應道。

騰空一躍,消失在了山林之中。

南越大地。

故百越國。

火雨山莊遺址。

陰陽家、名家等諸子百家,以及血刀門、海鯊幫等等江湖門派,羅網等各方勢力先後趕至。

隻是氣憤劍拔弩張,彼此之間互相獨立,謹慎的避在一側。

誰也冇有著急動手,亦是等待,亦是為了尋找合適的機會……

畢竟陣法的威力他們或多或少也聽說了一些。

輕而易舉的將闖入之人化作了碎屍,然後在熾烈高溫之下升騰起了火焰,死的渣都不剩!

“嗬!”

大司命邁動著修長白皙雙腿,紅裙飄蕩,引得一眾男子目光灼灼看了過來。

“竟然還有一些不入諸子百家的小勢力敢前來,當真是笑話。”

少司命沉默寡言,隻是冷冷望著火雨山莊上空浮現的淡淡紅芒。

“呦!”

“來了那麼多人啊!”

朱家爽朗笑著,帶著農家各堂堂主,以及門人弟子前來。

“俠魁大人!”

魁隗堂吳曠看向一方人影憧憧,開口說道:“儒家也來了。”

來人赫然正是儒家!

領頭一人踏空而來,一身威勢鎮壓全場。

陸地神仙,荀夫子!

一身青袍獵獵作響,渾身上下籠罩著極強罡氣,生命層次上的鎮壓。

伏念、顏路二人率領著上百儒家弟子踏步而來,浩然正氣浩浩蕩蕩,讓人一直壓抑的心胸為之一闊。

“諸位有禮了!”

荀夫子話音悠悠落下,淡然落地,走向了火雨山莊。

“陰陽家見過荀夫子!”

大司命拱了拱手拜道。

“荀夫子有禮了!”

朱家亦是笑了笑,打了聲招呼。

其餘諸子百家,各方勢力亦是紛紛恭聲問候。

荀夫子腳踏虛空,再次飛身而起,行至火雨山莊上空,仔細俯視著下方情況。

可以看得到紅芒之中那淡淡寶光,以及赤紅色寶石礦脈一角。

大體都被山石土地,以及廢墟阻擋了。

去!

荀夫子伸手彈出一指,一道純白光芒轟向火雨山莊遺址。

純白光芒落入紅芒之中,徑直消失,冇有掀起一絲異樣。

見此情況,荀夫子稍微降落身影,低俯下身子,用手去觸摸那淡淡紅芒。

浩然正氣,以及強烈罡氣化作屏障,包裹著手掌。

噗嗤!

一聲輕響。

浩然正氣以及罡氣彷彿被紅芒腐蝕了一般逐漸消失。

與此同時。

一道道赤紅光線斬了過來。

噌!

鋒利無比。

斬在了罡氣層上,卻被荀夫子強大力量輕而易舉的阻擋。

而陣法之中,紅芒亦是消散了一絲,隻不過極其稀少。

同時陣法也在源源不斷抽取著地下火雨瑪瑙礦脈轉化為陣法之力。

荀夫子注意到了這一幕,停止了試探。

他看向諸子百家,江湖門派各方勢力,麵色嚴肅道:“火雨山莊的這座大陣依靠地下的火雨瑪瑙作為源泉,不斷補充,破陣也就相當於消耗了火雨瑪瑙。”

“除非正確破陣,否則持續消耗下,火雨瑪瑙也會被消耗乾淨。”

“隻是陣法複雜,短時間內哪怕老夫也無法破陣。”

火雨瑪瑙吸收天地靈氣補充消耗,是不能將其內靈氣全部用光的,必須保留一絲,否則就破壞了其性質。

而貿然闖入陣法,大陣就會源源不斷抽出火雨瑪瑙內部靈力,直到將之化作齏粉!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