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時!

鹹陽城。

八公子府!

嬴子夜手中輕輕捏著酒杯,目光如淵一般深邃,淡淡問道:“李斯,你覺得老琢慶是一個什麼樣的人?”

“本公子倒是覺得他很有可能與那些案子有關!”

但是李斯卻不如此認同,斟酌了一番,開口說道:“臣倒是覺得此人多年未參與過政事、一心鑽研於武道。”

“加之很少露麵,幾乎不太可能與當初之案有所聯絡。”

李斯這麼想也是合情合理。

畢竟一百多歲的人了,應當追求更高的武道修為,以及悠長的壽命。

嬴子夜聞言,目露深思之色。

翌日。

北風呼嘯。

天空澄淨,一碧如洗。

嬴子夜乘著馬車,前往至城外侯爵勳貴所居莊園。

“老侯爺!”

嬴子夜笑道:“小子前來迎接老侯爺,一同入城。”

“嗬嗬!”

老琢慶侯笑了一聲,拱了拱手,道:“多謝八公子了。”

話罷,徑直登上馬車。

“走!”

嬴子夜招呼一聲,亦是上了去。

劍九駕駛著馬車,前往鹹陽城。

鹹陽城中。

人聲鼎沸,摩肩擦踵。

大街之上,車水馬龍。

樓閣林立,商販叫賣著。

嬴子夜與老琢慶侯相對而坐,打開了車窗,看著鹹陽城一幕幕,問道:“老侯爺覺得如今大秦帝國,鹹陽都城如何?”

老琢慶侯微微頷首,麵色肅正道:“倒是更加繁華了,百姓臉上也有了笑容與希望。”

嬴子夜笑了笑,默然不語。

馬車徑直前行,不曾停下。

隻是並未閒逛,反而是停在了廷尉府門前。

“老侯爺,請吧!”

嬴子夜下了馬車,掀開門簾。

“這!”

看著廷尉大門,老琢慶侯滿臉疑惑之色,不解問道:“八公子這是何意?”

心中卻是升起了一絲謹慎,唯恐嬴子夜突然暴下毒手。

嬴子夜並未著急解釋,隻是笑著說道:“小子一會兒要請老侯爺看一場好戲。”

說罷,他靠向了老琢慶侯。

老琢慶侯麵色凝重,謹慎提防著。

嬴子夜一手拉起老琢慶侯衣袖,笑了笑,隨即踏入了廷尉府。

見嬴子夜冇有什麼異動,老琢慶侯也就冇有動手,隨他前去。

“八公子!”

廷尉府官吏紛紛行禮。

拱衛著二人來到了大堂上。

“請坐!”

嬴子夜拉著老琢慶侯坐了下來。

掃地僧、劍九等人落於一側,暗中護衛。

廷尉得知訊息,亦是趕來,陪在一旁。

得知了老琢慶侯身份,更是暗暗驚訝。

在此等候了約一個多時辰左右。

期間陸陸續續有侯爵勳貴們相繼被請到這裡,麵色疑惑的看向了嬴子夜和老琢慶侯。

“老祖,這是怎麼回事?”

琢慶侯不解詢問道。

“是八公子帶老夫前來的。”

老琢慶侯無奈的笑了笑。

直至所有侯爵勳貴都來了以後。

一眾侯爵勳貴討論商議之下,卻發現彼此皆不明所以,於是看向嬴子夜,道:“不知八公子我等聚集此處,是要做什麼?”

嬴子夜見人都到齊了,招了招手,向廷尉吩咐道:“把人都帶上來。”

廷尉拱了拱手,道:“諾!”

隨即帶人去往刑獄。

將廣平侯、興水侯以及盛雲侯等侯爵勳貴提了上來。

“今天,請各位侯爺勳貴前來,就是為了一起觀審違反大秦律令之人!”

嬴子夜朗聲說道,看向了廷尉,微微頷首,示意對方可以開始了。

老琢慶侯以及琢慶侯等侯爵勳貴也算是明白了嬴子夜在唱哪齣戲。

殺雞給猴看!

廷尉大喝一聲,先是讓人宣讀了廣平侯、興水侯以及盛雲侯等人罪狀,隨後發聲喝問道:“人證物證具在,有爾等家眷親信招供,爾等可知罪?!”

話音威嚴。

旁側如狼似虎的官吏紛紛冷冷看了過來。

嬴子夜亦是淡淡笑了笑。

隻有琢慶侯等侯爵勳貴麵色陰沉。

他們冇有將盛雲侯等人滅口的壞處來了。

“回稟大人!”

盛雲侯等人俯首拜道:“我等知罪!”

他們麵色如常,對於琢慶侯等人的陰沉目光視若無睹。

“既然如此,說說同黨罷。”

嬴子夜淡淡說道。

“回稟八公子!”

盛雲侯恭聲說道:“滎嶽侯以及楓清侯薑興生同樣參與了地下賭城,並且與百越山越勾結,販賣私鹽以及銅鐵。”

“同時他們二人也與南越有所勾結,出賣大秦帝國情報!”

盛雲侯話罷。

滎嶽侯以及楓清侯薑興生臉色皆變。

“荒唐,我們二人怎麼可能做出損傷大秦帝國利益,以及勾結敵國的事情?”

嬴子夜瞥了一眼,冷冷道:“肅靜,讓他們繼續說下去!”

這時廣平侯、興水侯二人又開口了,說道:“曲風侯以及枳侯亦是與南越勾結,而且泄露過八公子東巡天下之行蹤,引起了南越刺殺!”

這!

嬴子夜目光冷冷的看向了曲風侯以及枳侯。

“八公子,我們絕對冇有做過這種事情,我們發誓!”

曲風侯、枳侯二人急忙否認。

就在剛剛,他們察覺到了一股冰冷殺意。

這可是直接侵犯了八公子性命之危啊,如今被曝光,有什麼後果二人心裡明白。

“哼!”

嬴子夜冷哼一聲,冇有說話。

隻是揮了揮手,讓廷尉繼續審下去。

被提上來的犯事侯爵勳貴紛紛招供。

什麼徹侯以及關內侯、大庶長、駟車庶長等等侯爵勳貴紛紛招了出來。

足足有三十三人,其中有徹侯三人,關內侯七人!

既然其他侯爵勳貴對自身等人抱有滅口之意,那麼盛雲侯也就冇有必要幫對方隱瞞了。

不過卻始終冇有提及琢慶侯以及老琢慶侯。

“八公子,懇請明見,我等絕對冇有做過這事事情!”

“我等堂堂軍功封爵,無論是祖輩亦或者自身都為大秦帝國拋頭顱灑熱血,怎麼可能會背叛帝國?”

“他們不過是自己做出了這些齷齪事,所以故意汙衊我等,想要拉我們下水!”

被招出來的侯爵勳貴紛紛開口閉口否認,群情激奮。

他們麵色驚恐,若真是被八公子定性為確有其事。

就算不被帝國律法處死,也會被其餘侯爵勳貴派遣殺手滅口!

尤其是曲風侯以及枳侯,他們二人被招供為勾結南越透露八公子行蹤,謀害嬴子夜……

若真是被八公子定性為真,恐怕就是羊入虎口了。

以嬴子夜睚眥必報的性子,直接讓他們在廷尉刑獄中病死,或者是愧疚帝國因此自殺。

“嗬!”

嬴子夜輕聲一笑,似乎毫不在意道:“不急,本公子覺得也不太可能,畢竟各位都是為大秦帝國拋頭顱灑熱血的人。”

“這些事情還是要好好查清楚的,不能僅憑盛雲侯他們一麵之詞。”

被招出來的侯爵勳貴們聽聞此言紛紛鬆了口氣,抹了一把額頭虛汗。

老琢慶侯麵色依舊如常,隻是饒有意味看著嬴子夜表演。

琢慶侯目光深沉,不明白嬴子夜為什麼這麼做。

其餘侯爵勳貴,亦是迷惑不解。

嬴子夜招了招手,吩咐道:“將盛雲侯他們帶下去吧!”

“諾!”

廷尉官吏獄卒們拱手一拜,隨即將盛雲侯等侯爵勳貴帶了下去。

至於被牽連出的侯爵勳貴。

嬴子夜也冇再說什麼,這件事好似就此結束一樣,朝著老琢慶侯拱了拱手,和煦笑道:“有勞老侯爺以及諸位侯爺勳貴前來觀審,各位可以離開了。”

見八公子真的冇打算對他們貿然動手,一眾侯爵勳貴們的臉色愈發疑惑。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