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夜幕降臨。

北風呼嘯。

明月皎潔,薄如蟬翼。

月華撒下,落了一地。

鹹陽城外莊園之中。

滎嶽侯以及楓清侯、曲風侯、枳侯等等白日裡在廷尉衙門被招供出來的侯爵勳貴,內心惶惶不可終日。

“絕對不能坐以待斃!”

“八公子這次隻是打壓警告我等,但是下次說不定就是殺人了。”

“必須留一手,作為準備。”

尤其是曲風侯以及枳侯,他們知道嬴子夜絕對不會放過自己。

一眾侯爵勳貴心中想著,遂俯身書案前,提筆書寫,傳書於封地。

卻是準備起事,投靠於南越。

與此同時!

鹹陽城。

八公子府。

後院湖泊亭中。

嬴子夜與李斯閒談著,手中隨意拋撒著魚食,喂著遊魚。

李斯麵色不解,詢問道:“公子今日在廷尉府所做之事是為何?”

嬴子夜指了指不遠處坐在湖邊岩石上釣魚的劍九,嬉笑道:“瞧,釣魚罷了!”

說著又把手中魚食拋撒到了劍九麵前湖水中,淡淡問道:“要是不下魚餌,魚兒怎麼上鉤?”

劍九瞥了一眼,無奈道:“公子,剛要上鉤的魚兒被你嚇跑了。”

說話間,楊凡拿著一道密信傳來,恭聲道:“公子,有情況。”

“哦?”

嬴子夜輕咦一聲,看了一眼,卻是笑了,悠悠說道:“瞧,這不,魚兒已經漸漸開始咬勾了。”

噗通噗通!

劍九處傳來一陣響聲,卻是魚兒被釣了上來。

好一條碩大有勁的黑魚。

嬴子夜揮揮手取出了筆墨,遂書信一封,命人送了出去。

南越大地。

故百越國。

火雨山莊遺址。

侯卿、螢勾二人抵達了火雨山莊附近。

隻是在這裡,卻感到一股極為熟悉的氣息。

凶煞,陰沉,冰冷,死寂!

就宛若他們的氣息一般。

“弟弟,你感應到了冇有?”

螢勾小鼻子輕輕嗅著,默默感應著那股氣息,轉眸問向了侯卿。

侯卿亦是沉下心神,仔細感應著,肅聲道:“我感應到了,很是熟悉,貼近阿姐與我,隻是卻又不知究竟是誰!”

二人穿梭在山林之中,直往火雨山莊遺址而去。

“罷了!”

螢勾搖了搖頭,又換上了一副笑臉,毫不在意道:“此事以後再談。”

終於,數十息之後,來到了各方勢力營地。

強大修為,散發出磅礴氣勢。

驚動了諸子百家江湖門派,各方勢力紛紛望了過來。

“又有人來了。”

“氣勢如此強大!”

“而且還是兩位天象境強者!”

各方勢力紛紛望了過來。

在看到二人禦空飛行那一刻,被這出場方式驚豔了。

“不是吧,天象境強者就可以踏空而行了。”

“未免太不符合常理了!”

“不對,你們看,他們腳下有東西……”

聽著各方勢力議論紛紛讚歎聲,露出了驚訝之色。

侯卿顯然極為受用,又輕輕甩出了摺扇搖晃著,儘顯風流之姿。

逼格滿滿!

各方勢力年輕女子無不露出了傾慕神色。

“嘖嘖嘖!”

農、名兩家營地。

許浩看著這一幕,不由感歎道:“這白髮傢夥好能裝,看的我好想痛扁他一頓。”

朱家聽聞此言翻了翻白眼,冷笑道:“他叫侯卿,是公子身邊的人,不僅天象強者,而且戰力非凡!”

“你要是想去被痛毆一頓,倒是可以。”

正當此時。

侯卿和螢勾圍著火雨山莊遺址大陣轉了一圈,探查過後,卻是徑直朝著兩家落了下來。

他饒有意味看向了許浩,笑道:“方纔我聽說有人要打我,不知是哪位?”

這……

許浩尷尬的笑了笑,摸了摸鼻子,說道:“侯公子一定是聽錯了,在下明明是在誇讚兄弟你白髮帥氣逼人,引得萬千女子竟折腰!”

直接把名家善言的本領發揮的淋漓儘致。

侯卿輕聲一笑也不在計較。

“侯卿兄弟,螢姑娘!”

朱家抱拳一禮,笑道。

“俠魁有禮了!”

侯卿、螢勾二人跟著朱家踏入了帳中。

遠處,各方勢力看到這一幕,目光陰沉了下來。

本來農、名兩家出乎意料的合作,勢力就遠超一般諸子百家,現在又來了兩位天象強者。

恐怕都可以和擁有荀夫子坐鎮的儒家抗衡了!

陰陽家營地。

“他們是八公子身邊的人。”

大司命話音低沉道。

少司命微微頷首,話音清冷道:“這下有些難辦了,農、名兩家實力又大了不少。”

儒家營地。

荀夫子站在帳外看著這一幕,眉頭皺著,目光沉了下來,歎道:“八公子看來也是派人來了,事情越發覆雜。”

而且,從對方二人身上,他察覺到了一絲不詳氣息!

伏念、顏路麵色難看,心中亦是泛起了波瀾,同時本能的升起了一絲厭惡之意。

其餘諸子百家,江湖門派亦是紛紛搖了搖頭,小心謹慎了起來。

農、名兩家營地。

大帳之中!

侯卿、螢勾二人與朱家、吳曠以及許浩等等兩家勢力高層人物,彙聚一堂,共同商議著破陣一事。

侯卿一手輕搖摺扇,一手揹負身後,昂首挺胸,淡然笑道:“據本祖檢視一番,可以確認此陣為九轉輪迴大陣!”

“須得乃是已死之身入陣,雖本祖也會控屍之術,但是本祖卻仍保留著一絲生機,無法穿過此陣……”

說道此處,侯卿搖了搖頭,頗為歎息。

“唉!”

朱家歎了一聲,道:“那卻是難辦了。”

說至這般,侯卿詢問當時鬼影殺人一事。

許浩感歎了一聲,轉而說道:“火雨山莊遺址這兒,最近幾日卻是發生了一樁怪事,也就是侯公子你說的鬼影殺人。”

“乃是有無數稻草所製成鬼影經常出冇,不分晝夜的襲殺我等,吸食生靈氣血,被殺死的人往往會化作乾屍!”

朱家亦是微微頷首,露出了沉重之色,道:“好在我等有陣法護持,隻要謹慎小心一些,卻是也可以應對。”

“而且鬼影頂多隻可以威脅金剛境武者,指玄境強者大可以輕鬆將之斬殺!”

侯卿、螢勾聽著詳細敘述,加上之前所察覺到了那股包含了凶煞,陰沉,冰冷,死寂等等各種負麵性質的氣息。

卻是倏然之間想起了一個人。

侯卿、螢勾同時驚呼了起來,說道:“我們倒是認識一個可以做到操控鬼影殺人的存在,那就是旱魃!”

“哦?!”

朱家等人不由疑惑問道:“旱魃在古書中記載,乃是黃帝之女,所立之處,赤地千裡,可禦空而行,屬於上古人物,已經成了神話傳說。”

“倒是不知道二位所說之人,又是何人?”

“此人既有旱魃之名,相信也是極為強大!”

畢竟是借用神話傳說,上古強者之名。

侯卿微微頷首道:“旱魃確實極為強悍,同屬於天象境武者。”

“他非常喜歡紮稻草人等等,而且還很善於製作一種黑色可以爆炸的藥粉。”

“隻不過他雖與本祖以及阿姐同為四大屍祖,但卻很少與我們接觸。”

“其一,性格,少言、直接,不會拐彎;其二,做事不會權衡利弊及對錯,但卻極為信守承諾。”

“算的上一個鐵憨憨,總得來講就是旱魃屬於一根筋,我們也說不了什麼。”

朱家、吳曠與許浩等人聽聞此言,麵麵相視。

不知該如何表達自身情緒。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