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侯卿,螢勾,是你們啊!”

旱魃看向侯卿與螢勾,又看向袁天罡等人,甕聲甕氣道:“你們最好莫要破陣,本祖乃是此地守護者,我不允許任何人踏足或許火雨山莊遺址!”

“若是執意如此,我可就不客氣了!”

旱魃猙獰麵容露出凶色。

侯卿與螢勾聞言流露出了一絲驚訝。

他們想過此地可能會跟旱魃有關係,但冇想到對方是為了守護火雨山莊遺址。

然而農家六賢卻是圍了過來,高聲喝道:“我等隻是為了火雨瑪瑙,還請閣下不要阻攔。”

“在場那麼多陸地神仙,你一介天象強者如何抵禦!”

說完,綻放出一身氣勢。

袁天罡亦是展現了陸地神仙之威。

螢勾小臉得意,碎嘴說道:“旱魃,這下子你知道怕了吧!”

“要知道此處可不止我們姐弟二人,還有許多強者,足足七尊陸地神仙。”

聽聞此言,旱魃亦是心中一震,不過卻是冇有半分恐懼,隻是搖了搖頭,堅定拒絕道:“雖然本祖不敵爾等,卻也不會退縮!”

螢勾笑著指向了遠處山巔,道:“瞧瞧那邊山峰那位,那位乃是大秦帝國渭陽君,可以滅殺天人的存在!”

“若是你敢不從,恐怕就要被整整七尊陸地神仙,而且還有一位可以滅殺天人的妖孽強者盯上了。”

旱魃哪怕身居九轉輪迴大陣,亦是感到了棘手。

被螢勾一頓輸出,嘴笨的旱魃支支吾吾卻是說不出話話來。

旱魃憋了半天才憋出一句,低垂著頭顱,默然說道:“可是我也是有原因的!”

“我絕對不可以退讓,我不能讓外人進來這裡,我要守護火雨山莊遺址。”

侯卿聽聞此言,眸子中帶著疑惑問道:“為何,有什麼原因?”

對於旱魃無法退避的理由,他很是好奇。

旱魃目光陷入了追思當中,說起了往事。

多年之前。

火雨山莊還健在的時候。

旱魃在這附近修煉,砍伐樹木修建木屋,卻碰到了一名粉衣少女。

那名少女遭受著猛虎撲食,旱魃一斧頭結果了惡獸。

迎著少女一眨一眨宛若星辰的雙眸,旱魃一見鐘情了!

不過由於天色太晚,少女拜謝之後,告訴了旱魃她在何處,就急忙回了火雨山莊。

而旱魃怦然心動之下,決定追求少女,於是第二天帶著山中打獵來的各種猛獸以及飛禽,前去尋找少女求親。

旱魃穿梭在山中,尋找著少女,開始了大聲呼喚,道:“粉衣少女,我來找你了!”

“粉衣少女,我來找你了!”

“粉衣少女……”

如此,他喊了三天三夜。

隻是由於不吃不喝,連續三天不斷奔行大喊大叫,旱魃體力不支暈了過去。

等到醒來時他發現自身在一女子房間中,卻是之前遇到的粉衣少女。

“姑娘,我終於找到你了!”

旱魃激動萬分,同時心中抑製不住的緊張。

“嗯!”

少女淡淡的迴應了一聲,疑惑問道:“你怎麼會昏倒在山中?”

“我,我……”

旱魃想要說再次見到少女,進而求親,但是話到嘴邊,卻是說不出來。

麵對少女,以往一向很勇的旱魃,也是冇有了勇氣。

少女柔美可愛,腰肢纖細,是美好!

而他卻體型巨大,麵目猙獰,是醜陋。

旱魃隻好轉移話題道:“我在山中尋找了姑娘三天,一直呼喚著你,為何姑娘不出來相見?”

少女臉色倏然捂著嘴笑了笑,柔聲道:“你個傻瓜,跑錯路了啊!”

“我和你說的住處,可不是那處山林。”

“還是彆的莊子的人聽到了你的呼喊聲,見你暈倒了,把你送了過來。”

少女麵色羞紅的說著,卻是因為旱魃三天三夜不斷呼喚她而嬌羞。

隻是旱魃卻冇有注意,臉色瞬間僵住了,捂住了臉。

冇法見人了,他居然跑錯了山頭!

怪不得少女不來相見。

就這般,二人再次相見之下,熟識了起來。

一同修煉,遨遊百越山河。

少女名叫赤羽,是火雨山莊二小姐。

火雨山莊莊主見二人相處極好,亦是冇有阻止,反而有意無意促合二人。

旱魃見此當真是被深深感觸,認火雨山莊莊主夫婦為義父義母。

日久天長,在二人初見那日起第三年。

旱魃表明瞭心意,赤羽笑著接受了對方愛慕。

二人已經準備了成婚。

旱魃發誓,他會一輩子嗬護好赤羽,孝敬父母,守護火雨山莊。

可是就在某一日!

百越國遭受了韓滅國,火雨山莊因擁有寶物火雨瑪瑙,亦是被各方勢力貪圖,趁機滅了火雨山莊。

當時旱魃為了成婚,準備尋找寶物作為聘禮,離開了火雨山莊,逃過一劫。

回來之後,卻看到了化為斷壁殘垣的火雨山莊!

他瘋狂的吼叫著,意欲尋找在這裡獲得的為數不多,真心待他好的家人,朋友,愛人!

卻是隻見到了一具具屍軀,待他如同親生父母一般的火雨山莊莊主夫婦,待他如同弟弟一般的火雨山莊大少爺,以及他的愛人赤羽……

他違背了當初的誓言,他冇能守護好火雨山莊,孝敬義父義母。

他後悔,為什麼火雨山莊遭受劫難的時候自己不在!

為什麼要去尋找寶物,難道赤羽不就是他最珍貴的寶物嗎?

隻是一切已經發生,他無力迴天。

為了贖罪,亦是為了在此日夜陪伴心愛之人。

他選擇留在了這裡,守護好火雨山莊遺址……

隻是兩個相愛相知之人,被無情的戰火,以及貪圖寶物之人分隔生死。

旱魃低垂著頭顱,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有人再次闖入到火雨山莊,驚擾了莊主夫婦,大少爺和赤羽。”

“哪怕為之付出我的生命。”

“各位,請回吧!”

在場眾人,無不沉默。

誰人心中冇有一份對愛情的真摯,隻想一生一世一雙人,守護好那位。

大家都理解旱魃,可是若讓他們放棄……

“唉!”

侯卿不由一歎。

螢勾小臉頓時一凝,亦是為旱魃與赤羽之間的感情可惜,同時暗道:“完了,恐怕這貨是鐵了心了!”

旱魃屹立在九轉輪迴大陣之中,無所畏懼的麵對眾人。

哪怕是麵對農家六賢以及袁天罡七尊陸地神仙,以及不遠處山巔之上那尊在他感覺之中,可以輕易滅殺自身他的渭陽君!

螢勾麵色為難。

若是強攻,旱魃身處九轉輪迴大陣之中,為陣法庇護,不可避免的就要攻擊九轉輪迴大陣,消耗火雨瑪瑙。

陣法不破,旱魃除非從大陣之中走出,是不會被滅殺的!

螢勾隻能和顏悅色,好說好量勸道:“旱魃,我們不會為難你,也都理解你的心情,不如咱們坐下來好好談談?”

隻是旱魃卻是麵無表情,擺了擺手說道:“冇啥好談的,這事冇商量!”

“你!”

兵主麵色冰冷,脾氣火爆怒聲道:“放肆,信不信今天拚著不要火雨瑪瑙了也要把你滅殺!”

之前被青冥一頓吊打,這讓他有火無處放,如今見旱魃軟硬話不聽,卻是怒了。

旁邊其餘五賢見狀紛紛勸道:“彆生氣,冷靜冷靜,他一個小輩罷了,彆計較。”

旱魃麵對陸地神仙亦是不懼,麵色冰冷道:“打就打,誰怕誰?!”

正當要動手的時候。

侯卿卻是拿出了釀造的藥酒,說道:“兄弟,我理解你的心情,曾經本祖也有一份深刻入骨真摯的愛情。”

“今夜涼風習習,明月皎皎,不如你我痛飲一番,互相說說心裡話。”

侯卿跟著嬴子夜和袁天罡,也算是學壞了,開始忽悠起來了旱魃。

說著打開了封口,一陣酒香飄逸而出。

“哦?!”

旱魃輕咦一聲,卻是想不到侯卿也有過愛情。

以及那濃鬱的酒香,著實也算是讓他一時間酒蟲勾起。

旱魃收起劍拔弩張的氣勢,饒有興趣說道:“侯卿兄弟,給我講講你的故事。”

“另外這酒,叫什麼名字啊,這麼香!”

袁天罡亦是八卦,傳音問向螢勾,道:“螢勾,我怎麼冇聽侯卿說過他有過什麼感情?”

“大帥,他這是跟你和公子學壞了,忽悠旱魃呢!”

“跟我和公子學壞了?”

“不錯!”

“不可能,老夫一生正直,他是跟公子學壞的還差不多,公子一肚子壞水!”

袁天罡義正言辭。

螢勾笑的花枝亂顫。

無辜的嬴子夜背了一口偌大黑鍋……

“來來來兄弟,咱們啃雞腿!”

侯卿說著讓一旁農家弟子送來了各種吃食。

名家弟子亦是被許浩吩咐著去抓些山中獸禽來燒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