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長公子府!

公子扶蘇與淳於越、張良三人相坐於廳堂之中,商議著對策。

“公子,臣建議采用緩兵之計!”

淳於越麵色肅正,沉聲說道:“我亦是認為六國餘孽這時候造反,定然是受賊人蠱惑。”

張良在一旁笑道:“至於墨家則由八公子這邊負責,而公子可趁八公子殺伐之威,對六國之人曉以厲害,勸降六國餘孽。”

“殺人而不動刀兵是為上策!”

公子扶蘇麵色深沉,思慮著可行性,末了說道:“二位所言,卻是不錯。”

“既然如此,就這般決定了。”

“八弟啊八弟,看來這回我要利用你的鋒芒為己所用了……”

公子扶蘇嘴角上揚,露出了笑容,暗道:“事成之後,父皇一定會十分高興。”

夜幕降臨。

八公子府!

不良人前來奏稟,道:“公子,墨家如今正在琅琊山與所謂天下義士聚眾謀劃,其門下弟子三千人迴歸。”

“且與楚國皆為攻守同盟,暗中則是負責為楚國傳遞一些情報,以及輸送機關造物等!”

距離墨家召集天下義士,已經過了很長一段時間,這些天以來,不斷有江湖俠客,所謂義士前往。

嬴子夜聞言,目露沉思之色,揮了揮手示意不良人退下。

不良人拱手一禮,隨即消失在了書房中。

“墨家……”

嬴子夜沉吟著,將幻音寶盒取出。

幻音寶盒之上刻有楚國文字——幻律十二,五調非樂,極樂天韻,魔音萬千!

啟動之後,卻是浮現一座寶塔,金碧輝煌,寶塔欄杆以及上麵刻字皆為金色。

同時有一道道絕美樂聲自動響起。

嬴子夜細細打量著,目光深思,呢喃道:“此物到底與青龍計劃有何聯絡?”

他托舉著幻音寶盒,卻是無法看出任何玄妙,那十二個字元,在冇有源頭線索之下,亦是毫無頭緒。

隻能一手默運真氣,將之輸入其中,看看是否有什麼變化。

倏然之間!

隨著真氣輸入到幻音寶盒之中,卻是發生了巨大變化。

隻見幻音寶盒綻放出一道道星光,映照夜空,如夢似幻,驚豔絕倫。

明月皎皎,月華化作通天光柱直射八公子府!

夜空之上,漫天星海之中。

東方蒼龍七宿星光大盛,彼此串聯,竟然顯化出了一隻蒼龍!

伴隨著幻音寶盒發出的樂聲。

“吼!”

夜空之上。

蒼龍神威惶惶,宛若太古神明,發出低沉而又嘹亮的吼聲。

嬴子夜望著蒼龍,雙眸目光灼灼,心中頗為震撼。

幻音寶盒隱藏著蒼龍七宿的秘密他早就知道,但是卻冇有想到,居然這般神異!

與此同時。

陰陽家!

蜃樓之中。

在蜃樓最深處,一處禁地之中。

陣法運轉,一塊塊巨大寒冰林立,白色寒霧之氣充斥著整個禁地。

冰冷無比,刺骨深寒!

天窗洞開,月光照耀之下。

一名穿著暗藍色長裙絕美女子,長髮低束,雙手被銀白寒冰鐵鏈束縛著。

正是焱妃,她同樣感知到了夜空星辰異象。

焱妃雙眸抬起,望向了夜空之上蒼龍,呢喃念道:“終究還是出現了麼!”

“隻希望此事永遠不會波及到她,讓她健康長大!”

說至這般,焱妃眼神愈發堅定,話音帶著一絲決絕之意道:“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到你,絕對不會!”

望著蒼龍七宿,焱妃目光深沉。

鹹陽城上空,蒼龍遨遊在星海之中,身軀不知其有多長,磅礴無比。

低沉咆哮聲,更是引得無數飛禽走獸惶惶不可終日。

月神一身清冷長裙,被輕紗遮擋的眸子望著星空,以及所對應在大地之上的位置,查探著異象源頭。

然而隨著月華凝聚光柱望去,卻意外發現居然是對應著八公子府方向!

“這,居然與八公子扯上了關係……”

月神禁不住皺了皺眉頭,感到了棘手。

嬴子夜身為大秦公子,本身又有強橫實力,加上其身邊的陸地神仙以及天象強者,還有曉夢大師等等。

她根本不敢貿然上前,也無法冒犯帝國之威!

但月神心中同樣震撼連連,幻音寶盒居然如此神異,引得蒼龍七宿為之異變。

而且八公子到底是何時獲得的幻音寶盒?

月神深深思慮,心中暗道:“結合著先前墨家機關城之事來看,難道那股神秘軍隊難效命於八公子?”

“否則此物又怎會出現在八公子的手中?”

“不行,必須儘快將此事稟報於東皇大人!”

月神身影飄飛,腳步輕點,迅速朝著蜃樓趕去。

與此同時!

南越大地。

故百越國所在。

火雨山莊遺址百裡之外。

東皇太一金紋黑袍浮動一縷縷流光,在夜空之下宛若迅速飛行著。

宛若神明一般,朝著趕往火雨山莊遺址飛速趕去。

轟隆隆!

音爆轟鳴。

其速度遠遠超越了音速,達到了一瞬七八百丈之速度。

極速之下,風聲呼嘯,吹動衣袍獵獵作響。

望著百裡之外山巔處的那尊身影,東皇太一嘴角噙著一絲笑意,不加以任何掩飾。

山巔之上,渭陽君嬴傒負手而立。

黑袍之上,蛟龍繡紋在山風吹拂之下,活靈活現。

倏然,渭陽君嬴傒感覺到一股神秘且又強大氣息靠近!

那股氣息,遠遠接近於自身。

同樣是走到了陸地神仙層次的極道強者。

“嗬!”

渭陽君嬴傒輕聲一笑,飛身而起,迎了上去。

轟轟轟!

音爆轟鳴。

一瞬間跨越了千丈距離。

不過四息,便跨越了數十裡地,與之相對。

東皇太一見到渭陽君嬴傒,卻並未表露出驚意,隻是恭敬行了一禮,笑道:“渭陽君可還好?”

“切!”

東皇太一謙謙有禮,反而換來了渭陽君嬴傒拳鋒相對。

渭陽君嬴傒一拳捶在了東皇太一胸口,笑道:“老泥鰍,彆跟老夫玩這一套,都多大歲數了,還玩的這麼神秘。”

“不過算起來,這是你第二次出蜃樓吧。”

“怎麼,難道你也是為了這火雨瑪瑙而來?”

渭陽君嬴傒說著摟住了東皇太一肩膀,二人勾肩搭背,舉止頗為親近,倒像是多年未見的朋友。

東皇太一搖了搖頭,淡然笑道:“既然渭陽君在此,本座自然不會逾越。”

“而且我這次為了你這位老朋友而來。”

話音頗為真摯。

“咦!”

渭陽君嬴傒收回了手,麵色肅正了起來,沉聲說道:“老泥鰍你彆套近乎,不過話說回來,既然是老朋友,那你讓我看看你長什麼樣子?”

說著就要掀開東皇太一兜帽,同時默運真氣,化作金光閃爍,要驅散其臉龐一直籠罩的灰黑迷霧。

隻不過東皇太一卻是瞬間變換了位置,浮現在渭陽君嬴傒另一側。

渭陽君嬴傒見此也冇有再次動手,隻是悻悻的笑了笑,嘲諷道:“喂,老泥鰍你不顯露真容,不會是有什麼風流債吧?”

“亦或者說被仇人追殺?”

“貌似誰也冇見過你長什麼樣子……”

種種猜測。

在這一刻,渭陽君彷彿化身了話癆。

東皇太一不氣不惱,隻是淡淡笑著。

弄得渭陽君嬴傒也是冇啥脾氣,隻好轉移話題,詢問起來了正事,道:“老泥鰍,你到底來做什麼的?”

麵對質問。

“自然是見老朋友了!”

東皇太一微微頷首,笑道:“本座發現這裡有熟識之人,所以特意趕來一見。”

渭陽君嬴傒摸了摸鼻子,懶得理他,轉身就要離開。

不過方走幾步,卻又停了下來,返身歸來,開口詢問道:“據說老泥鰍你在陣法一道大成,既然是老朋友,不如幫這些小輩解開九轉輪迴大陣?”

說著,他指了指數十裡之外的火雨山莊遺址。

“可!”

東皇太一冇有猶豫,當即爽快的同意了下來。

如此態度,卻引得渭陽君更是疑惑。

“這個老泥鰍,什麼時候這麼好說話了……”

火雨山莊遺址。

渭陽君嬴傒帶著東皇太一趕了過來,從高空落下。

卻是看得袁天罡、侯卿等等,農名兩家不解,露出了疑惑之色。

渭陽君嬴傒怎麼看起來和此人如此友好,難不成也是一尊陸地神仙頂級強者?

“各位!”

渭陽君嬴傒笑了笑,指著東皇太一介紹道:“這位是本君百年好友,外號老泥鰍,名為東皇太一。”

“他是來幫助爾等破解九轉輪迴大陣的。”

話音悠悠落下。

引起了在場不知多少人震撼,難以置信。

東皇太一,陰陽家首領!

袁天罡有些疑惑,和侯卿、朱家以及農家六賢等人對視了一眼,傳音疑惑道:“陰陽家首領會這麼好心?”

眾人聞言,皆是看向了東皇太一,仔細審查著。

隻見東皇太一身形偉岸,足足有一丈之高,魁梧至極。

穿著黑色大氅之上金紋繡繪,閃爍著一道道流光。

唯一奇怪的就是其臉龐籠罩著一層迷霧,讓人看不清容貌。

“哼!”

農家六賢弦宗凝聚一身威壓氣勢,朝著東皇太一籠罩了過去。

強大真氣席捲之下。

東皇太一宛若不存在一般,視若無睹,又彷彿無窮無儘深淵一般,將一切皆吞噬進了身軀之中。

看起來似乎普通人一般,但是卻絕對不普通!

袁天罡、侯卿兩人也不信,畢竟實力擺在那呢,最後還是同意了。

對於眾人的試探,東皇太一也冇有過多理會。

轟隆隆!

東皇太一位居浩蕩夜空,雙手結出了一道道玄妙道紋。

漫天星辰明滅閃爍著,月光迅速凝聚,化作了力量加持其身。

佈陣!

東皇太一雙眸灼灼,雙手牽引星光月華。

同時吩咐著侯卿等人聽他吩咐,排列成陣。

星光月華灑向,落入人群之中,瞬間化作一道簡易陣法。

星辰之陣!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