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是夜!

月明星稀。

八公子府。

嬴子夜自回來之後,便獨坐在書房之中,思慮著東皇太一所言合作。

“公子,吃點飯吧。”

呂素柔聲說道,端來了一方木盤,一份熱粥,一份清燉雞湯。

“嗯!”

嬴子夜淡淡一笑,繼而深沉思索著。

“東皇太一前往火雨山莊遺址,究竟所為何事?”

“他幫助侯卿等人破陣隻是一方麵,真正原因又是什麼……”

關於東皇太一的行為,嬴子夜著實拿捏不準。

但這次藉助陰陽家之力,若可以解開青龍之秘,倒是一個好事。

可以獲得蒼龍之力!

嬴子夜已經意動了,有意同意。

長公子府。

小火爐溫著藥酒,酒香四溢。

公子扶蘇與張良、淳於越幾人圍坐在一起。

分食著羊肉,幾杯熱酒下肚驅散了寒意。

“呼呼!”

葉澤一身衣袍沾染著白雪,踏入房中,哈了兩口氣,接過張良遞過來的一杯熱酒大口痛飲著,驅散了寒意。

“如何了?”

公子扶蘇詢問道。

“回稟公子!”

葉澤恭聲道:“屬下已聯絡上一部分除楚國外的六國遺留王公貴族,隻是對方給的卻是模棱兩可的答案,左右搖擺不定,並冇有立即站隊。”

“依屬下之見,他們應當想要看哪邊更強一些!”

六國遺留王公貴族,又豈是那麼容易被說服折服的,公子扶蘇的名頭根本嚇不住他們。

至於仁義之名,那就是笑話了。

春秋戰國,禮樂崩壞。

而且仁義也不過隻是虛名而已。

春秋時期就有一個大笨蛋,宋國國君宋襄公。

當其時,宋襄公討伐鄭國,與救鄭的楚兵戰於泓水。

楚兵強大,宋襄公講究仁義,要待楚兵渡河列陣後再戰,結果大敗受傷,第二年傷重而死。

蠢豬式的仁義道德!

仁義道德,善良,那是講給底層,講給其他人聽的,用來束縛人之惡,穩固天下。

至於統治者,隻需要強國維穩就可。

公子扶蘇卻明顯有些自以為是了,聽聞此言,沉吟了片刻,開口說道:“既然如此,那本公子就借用八弟凶名,假以他手來打壓各方勢力,從中獲取好處。”

“公子英明!”

淳於越笑嗬嗬的附和道。

張良亦是微微頷首,表示讚同。

因為無論怎麼看,他們都不虧。

反正是嬴子夜出力,他們隻需要動下嘴皮子。

與此同時。

琅琊郡。

琅琊山!

墨家暫時聚集地。

荊天明已經逐漸有了一絲鋒芒,性格亦是明顯穩重了一些。

而且身旁亦是有蓋聶、高漸離等人輔佐,教他如何操辦一些大事及籌備大會。

“我一定會讓天下重歸和平的,等覆滅了大秦,我就和大叔一同每日練劍,還可以和少羽一起烤山雞喝酒,遨遊四海,問道天人……”

“嘻嘻嘻,美滋滋啊!”

荊天明與各路俠客,諸子百家門人弟子商議著有關於天下大事,處理事務。

心中卻是不務正業的尋思著。

至於天下,爭權奪利,覆滅了大秦誰當天下共主?

這點他並不感興趣,也不想摻和。

“咳咳,我覺得,咱們應該拉攏農家以及儒家!”

荊天明一臉肅正道:“農家在民間窮苦百姓中,有著不可多得的聲望,許多貧寒百姓都心向農家。”

“儒家則是代表著齊魯二地士紳地主,雖然如今孔家滅亡了,儒家在魯地聲望大大降低,可還是有著一部分基礎。”

“與此同時,我們應當休養生息,靜待時機,抓緊時間訓練軍隊,等天下皆反,六國殘餘勢力齊出得那一刻,再行動手!”

“如此可以避免墨家力量損失,也可以在最合適的機會,給與大秦致命一擊……”

隻不過這話說完,眾人臉色都是怪怪的。

“怎麼了,難道本矩子說的不對嗎?”

荊天明裝作一副大人物樣子,冷聲質問道。

“天明!”

蓋聶卻是搖了搖頭,開口了,說道:“農家已經臣服於大秦和八公子了!”

“啊,這?”

荊天明頓時尷尬了起來,強壯鎮定道:“咳咳,我這不是故意說錯,給你們展現自我的機會嘛!”

眾人也都不在意,畢竟之前荊天明所提出來的方案,卻是可行。

討論完了佈局計劃。

荊天明身心俱疲的和蓋聶、高漸離幾人離開了議事廳。

“唉,這墨家矩子真不容易啊!”

“每天都要開會,辦事,絞儘腦汁……”

荊天明不由唉聲歎氣抱怨著。

“天明,劍客,要學會克服困難,以及心中雜念!”

蓋聶淡淡說道。

高漸離看著荊天明稚嫩臉龐,卻是想起了荊軻。

“大哥,如今你的兒子,有出息了,他成為了墨家矩子,得到了非攻,而且武道天賦,似乎還要勝過你啊!”

他心中不由感慨著。

“可是,我隻想讓天下重歸於和平、完成青龍計劃,讓班大師重新弄出更強大的機關獸來玩耍。”

荊天明一臉興奮,開口說道:“隻希望時間能夠快點。”

翌日。

鹹陽城。

八公子府!

嬴子夜讓人請來了南海龍侯趙佗,與之對座在中庭院落。

怪石嶙峋,小橋河水冰封。

鬆柏竹林搖曳著,沙沙作響。

嬴子夜隨手揮了揮袖袍,黑子落下。

天元!

下這個位置的人,不是初學者蠢人就是絕頂高手。

“嗬!”

趙佗輕聲笑了笑,白子又落。

對於嬴子夜這一手所展現出來的強大自信,以及豪邁,趙佗卻是頗為佩服。

繼續!

嬴子夜第二子落在了與天元相隔一子處,並冇有連氣。

趙佗又落下一子,與先前一子串聯。

第三子!

嬴子夜悠然又落一子。

二人你來我往,很快就在棋盤占據了一片地盤。

趙佗行事佈局穩妥,白子串聯,形成虎踞龍盤之勢,卻又有進攻之姿。

環目四顧,要侵吞黑子。

嬴子夜卻是行奇子,每一處黑子都是獨占一處,然而冥冥之中,卻展現出了鯨吞天地之韻味。

“八公子,不凡啊!”

趙佗目光灼灼盯著棋盤。

看似嬴子夜每一步都冇有關聯,甚至黑子分散,氣不相連。

但是若有異動,隻需頃刻之間,黑子就會彼此串聯,化作一個整體。

望著嬴子夜,趙佗可以感受到其內心之城府極深。

但是若問有多深,哪怕他也回答不上來!

尤其是那淡然閒散中,隱藏著一股鋒芒,一出則天下驚。

“怎麼了,這般注視著本公子,難不成我臉上有花?”

嬴子夜見趙佗有些走神,故意摸了摸臉龐,打趣說道。

“嗬嗬,我隻是見八公子著實玉樹臨風,瀟灑風度欽佩的緊。”

趙佗也故意打趣道:“瞧瞧,那兩位小娘子又來伺候八公子了。”

“可憐本侯常年軍中,粗人一個,人長得又凶,到現在都冇有美嬌妻。”

嬴子夜聽了禁不住莞爾一笑,指了指趙佗笑道:“你啊你,就會胡說。”

“似南海龍侯這般偉岸壯士,沙場名將,不知有多少帝國女子愛慕!”

說罷,又隨手落下一子。

直接將趙佗一處白子包圍,吃了三顆白子。

趙佗搖頭笑了笑,隨後詢問道:“關於墨家及六國餘孽的事情,不知八公子如何應對?”

嬴子夜微微一笑,取出可當初季布所送一株黃金打造的花。

“本公子其中一辦法,就是讓季布完成當時對本公子許下的諾言。”

“令其打入楚國之中,獲取有關於叛逆內部的最新情報!”

說罷,又封死了一處趙佗白子。

隻剩下了一口氣。

趙佗笑著稱讚了一聲,感慨道:“冇想到,八公子棋藝如此精湛,當真是鬼斧神工,天馬行空。”

“卻冇想到八公子早在當初就已開始佈局於天下……”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