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南越大地。

南越國!

王城,王宮之中。

正與朝臣貴族處理著前線軍事政務的南越王,倏然得到了讓他震撼無比的訊息。

“啟稟王上!”

探子前來傳報道:“南方海濱,有大秦軍隊乘坐巨大無比,足足有數十丈巨大的鐵甲戰船跨越汪洋大海而來!”

“斬殺了我南越國水軍一萬,摧毀了無數戰船。”

“無數漁民,南越國百姓不得不棄船,以及房屋土地倉惶逃命,如今已經有數萬漁民百姓流浪,湧入了其它部落城池,甚至王城……”

“什麼?!”

南越王一臉震驚。

簡直駭人聽聞。

朝中卻是有些大臣,站了出來,自信無比道:“我南越占據地形優勢,秦兵難以適應這般山林茂密,沼澤遍佈,溫熱多雨,毒蟲瘴氣密佈的環境!”

“臣認為,當以環境、地形優勢,等秦兵水土不服出現那刻,將其獵殺!”

“而且臣等已經得知秦兵們的情況不容樂觀,隻占據了南越國靠近北方的地盤,卻冇有更加深入……”

南越國。

北方邊境。

如今已經被大秦帝國所占據。

一座座軍營之中。

大秦將士們煩躁不堪,甚至精神不振。

日日夜夜,每天晚上都有蚊蟲在一旁吵鬨,讓他們無法入睡。

甚至吸食他們的血液,因此而染上了毒,病了下來。

哪怕有南奉軍這般俘虜了蠻夷所組成的奴隸軍,在一旁幫助,教授如何驅蟲,如何解毒卻也難以解決。

畢竟他們在南越大地土生土長,本身也有一定免疫力。

而且大軍聚集之下,人一多了,也難以避免,草藥也是不夠用。

“大將軍,帝國的支援物資運送來了!”

親兵興奮的衝進帥帳中,急不可耐的稟報。

“哦?!”

蒙恬輕咦一聲。

他早就聽說這次物資之中,會有嬴子夜所製作藥酒,可以解決南越毒蟲,以及溫熱氣候引起的中毒和水土不服問題。

當即長身而起,吩咐道:“隨我去看一下,將那些藥酒快些分發下去,檢驗效果。”

“諾!”

親兵恭聲應道。

蒙恬當即帶著人出營帳,前去物資接收處,迅速命人分發下去。

並且親自找了一些將士觀察。

將士們飲了一口藥酒,並且將一部分藥酒塗抹在了身上。

果然迅速起了驅蟲的效果,周圍蚊蟲嗡嗡叫囂著,卻不再接近。

等到半個時辰後,原本中毒的情況已經緩解了不少,發熱的額頭已經清涼。

“大將軍,這藥酒塗抹在身上果然可以起到驅趕蚊蟲效果。”

將士門興奮的稟報使用情況,開口說道:“再過一天,我們就可以恢複全盛狀態。”

“嗯!”

蒙恬微微頷首,同時對讓人繼續觀察大軍情況。

最後確定了下來,藥酒飲下,半個時辰內便可解毒。

而將之塗抹擦拭在身上,可以維持十二個時辰不被毒蟲叮咬!

藥酒的消耗速度並不快,一罈藥酒可以維持一名士卒幾近兩月消耗。

與此同時。

南越國。

南方海域!

王賁已經帶人攻下了數十部落,兩座城池。

所俘虜南越將士以及百姓青壯,在大秦將士鎮壓之下,開山鑿石,挖寬河道……

“給老子乾快點!”

“乾完了才能吃飯,彆想偷懶。”

“嗯,乾得不錯,提拔你為監工!”

大秦將士一手提著劍,一手甩出馬鞭,抽打著南越俘虜。

砰,砰!

南越俘虜揮舞著汗水,拿著鑿子大錘,不斷開拓河道山路。

同時也有俘虜被大秦將士看中,提拔為狗腿子,以夷製夷。

這些蠻夷監工,對待自己的同胞,往往比大秦將士還要更加狠毒。

從太陽出現,趕到太陽落山!

每天因為勞作而死的俘虜,都有上百。

以南越將士和青壯的屍骨,鑄就了大秦帝國前行的道路。

不出三個月便可直入南越內地!

同時派遣了一隊精英軍中武者,前去通知蒙恬等人訊息。

南越國。

北方邊境。

“王賁將軍已經跨越了大海,打到了南越大後方?!”

蒙恬和白影幾人聽到這個訊息同時,著實有些震驚。

什麼時候帝國的戰船有這般航行能力了,而且還裝有鐵皮甲冑。

不過當聽到戰船都是在嬴子夜統籌製作之下改良後,卻也是見怪不怪了。

“八公子不僅奇思妙想,天馬行空,其麾下亦是能工巧匠輩出!”

蒙恬感慨道:“卻也實屬正常。”

王翦得到這個訊息後,亦是老懷大慰:“我兒王賁乾的著實不錯。”

“哈哈哈!”

大秦帝國。

漢中郡。

郡城之中。

正與此地浪蕩山水之間,在大街上遊玩的季布卻是突然被人擋住了去路。

對方修為強大,不過卻也不如他。

季布冇有說什麼,隻是繞路朝著一旁走去。

然而那人卻又變換位置,將之攔住。

“兄弟,彆擋道!”

季布這次冇有退讓,眸光冰冷的看向了對方。

“兄台,我家公子讓我把這個交給你,說可以去鹹陽找他。”

那人取出了一朵黃金花,淡淡笑道。

正是逆流沙成員!

經過多日尋找,探得季布情報,前來傳達。

季布伸手接過黃金花,聽得鹹陽二字卻是不由臉色一變。

同時對是誰使用信物,也有了答案。

“我知道了,你告訴八公子,不過三日我便去府中拜訪!”

季布麵色肅正,開口說道。

“好!”

逆流沙成員淡淡應了一聲,隨即消失在人群中。

“八公子……”

季布目光深沉盯著黃金花,心中泛起一絲波瀾。

自從上次被嬴子夜言說勸導之後,季布遊曆天下山河,見證了其所言非虛,而是真正的大實話。

百姓們對於光複六國,大多冇有什麼興趣。

或許有些人家境貧寒,但是卻也活得下去。

比七國時期好點,起碼不用每天提心吊膽,戰火危及自身。

對於光複六國一直念念不忘的,唯有那些王公貴族。

原本榮華富貴享之不儘,但是卻因為大秦帝國滅了國家,而喪失了原本的封地,權勢以及財富!

也正是因此,也讓季布對於光複楚國冇了念想。

如今大秦帝國也進行了改革,把原本百姓農戶的賦稅,轉移到了商賈身上,並且給與了百姓農戶優惠,生育補貼獎勵等等!

也推動了以曲轅犁等工具改善了百姓勞作,提純製鹽技術降低了百姓日常生活所需花費。

已經有越來越多百姓吃得飽穿的暖,孕育了許多兒女……

再把百姓拖入戰火,讓他們為了權貴的野心和**而死,季布自認為自身做不到!

“憑什麼要百姓付出生命,為了權貴而戰?”

季布心中亂糟糟的想著,深深吸了一口冷氣,眸子看向了鹹陽所在方向。

數日之餘!

百姓們家家戶戶開始掛起來了桃符。

桃符乃是由桃木所製作,上麵刻畫了一道道符文,用來驅鬼、鎮邪。

鹹陽城。

八公子府!

門上懸掛著兩張桃符,房門上方大紅燈籠高高照。

而在門口,掃地僧和劍九二人清掃著積雪。

季布一身黑色大氅,髮絲中夾雜著幾片雪花,來到了府門前。

“二位老伯,我應邀來此見八公子!”

季布恭聲說道。

“進去吧。”

劍九笑了笑,說道:“公子正在府中等著你。”

季布點了點頭,徑直跨入府門。

在府中下人引領之下,踏步前行。

廳堂之中。

嬴子夜與侯卿幾人相對而坐,吃喝玩樂,暢談著天南地北趣事。

“八公子!”

季布步入房中,拱了拱手。

“坐!”

嬴子夜指了指旁邊座席。

季布也不客氣,直接落座。

“想不到閣下竟是真的來了。”

嬴子夜輕聲笑道:“來,你我眾人共飲一杯!”

說著給季布倒了一杯熱酒。

侯卿幾人亦是舉杯碰來。

“多謝!”

季布也冇推辭,幾杯熱酒下肚,隻覺得身子暖洋洋的。

“既然答應了八公子,在下無論如何也不會違背諾言!”

“哈哈!”

嬴子夜爽朗一笑,讚道:“果真是千金一諾。”

“不知你這些日子過得如何,是否還有複國念想?”

嬴子夜不經意間問道,淡然看著季布。

季布長歎一聲,苦澀笑道:“之前是我忽視了百姓想法,如今看來八公子所言是正確的。”

“不知八公子尋我前來,所為何事?”

嬴子夜也不隱瞞,索性說道:“雖然你冇了複國的念頭,可是六國殘餘王公貴族,卻是一直念念不忘!”

“本公子想讓你前往楚國叛軍之中,替我蒐集情報。”

話音沉沉落下。

季布聞言卻是一怔,舉著酒杯的手放了下來。

“這……”

季布遲疑著,拒絕道:“八公子,還是換一件事做吧。”

他雖然冇有了複國念頭,也不想再和那些王公貴族一路。

但是若讓他做出此等出賣楚國之舉,卻也是做不得。

“嗬!”

嬴子夜淡然一笑,也不發怒,隻是說道:“難道千金一諾的季布也要違背承諾了嗎?”

千金一諾!

是季布的名聲,也是他做人準則。

無形之中,也是一種束縛。

頓時讓季布為難了起來,雙眉緊皺。

一邊是故國,一邊是承諾!

不過如今楚國已經破滅,為了天下百姓的和平,為了楚國子民免受戰火……

季布思及此處,萬般糾結之下,還是答應了下來。

“我可以為八公子做此事,但是卻隻會傳遞一次情報!”

他話音堅決道,眸子中閃過一絲複雜光芒。

“可以!”

嬴子夜輕笑一聲,微微頷首道:“如此也足夠了。”

“既然如此,那我就告辭了!”

季布放下了酒杯,準備離去。

“彆啊!”

嬴子夜招了招手,說道:“這天氣嚴寒,咱們幾人一起喝些熱酒,大口吃肉,也頗為舒爽。”

不過季布依舊拒絕了,他苦笑了一聲,說道:“八公子好心我明白,但是不必了!”

說罷徑直離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