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轟!

骷髏血手印轟在水波之上。

卻隻是掀起波瀾,水至善至柔,充滿陰柔之力,根本無法突破防禦。

月神斬!

月神纖纖素手高高舉起,伸手抓向虛空。

清冷月輝凝聚,化作一把彎刀,宛若殘月一般,浮現在掌心之中。

閃爍著刺骨寒芒,動盪虛空。

令女英與娥皇也不由重視了許多,目光凝視。

噌!

月芒破空,彎刀殘月斬向了娥皇、女英。

所過之處,虛空凝結。

一道銀白靈芒殘留虛空,散發著鋒利之氣。

噗呲!

水波破碎。

然而卻在此時。

破碎的水幕瞬間凝結,化作冰層。

將彎刀殘月阻擋!

任是對方再如何鋒利,卻也無法破滅堅固冰幕。

殺!

娥皇與女英對視一眼。

二人默契的衝向月神與大司命。

所過之中,空氣凝結,留下一層寒冰。

甚至陰陽家門人弟子一不小心接觸近了,血肉冰封,肢體瞬間失去活力。

“可惡!”

“我的手臂被冰凍住了。”

“我也是,我無法動了!”

眾人哀嚎一片。

有人雙腳被寒氣冰封,與大地相連,寸步不得進。

噌!

娥皇揮動寒劍。

一道道水柱沖天而起,化作數百把冰劍,朝著月神與大司命呼嘯穿刺而去。

劍氣縱橫交錯,所過之處天地冰封。

一道道淩厲寒氣,讓月神與大司命禁不住感到了寒意,體內氣血似乎都要冰封。

女英揮出一道道青色劍芒,腳下水波洶湧,朝著眾人鋪天蓋地傾覆而去。

轟隆隆!

大水漫天。

勢大力沉,磅礴浩瀚。

陰陽家門人弟子麵對如此浪潮,被卷蕩著陷入大河之中。

月神與少司命亦是難以抵擋二人聯手襲擊,渾身上下一層層寒霜凝結,甚至結成寒冰。

令二人血液幾欲冰凍!

噗嗤!

一聲聲悶響。

月神與大司命身上不可避免的出現了一道道傷痕,鮮血飛濺。

數道傷口更是深可見骨。

二人麵對娥皇女英聯手,卻是陷落下風。

月神麵色難看,出聲質問道:“女英,難道你不想讓湘君重新回到你的身邊嘛?”

大司命見狀亦是收了手,目光謹慎的看著娥皇、女英。

二人之強大,遠遠超過了她,甚至與護法月神同等實力修為。

不過因為處於大河之上,水之靈力大盛,實力得到了加持,超越了月神一絲。

除非滿月,或許可以拉平差距。

娥皇、女英聽聞此言亦是怔住。

實際上娥皇、女英二人同為湘夫人!

二人與湘君皆有關係,不單單隻是女英。

月神神情肅正,雙眉皺著,指向高月,開口說道:“想要做成此事,高月便是其關鍵,也隻有東皇大人或許才知道湘君的下落!”

這……

娥皇、女英心思糾結,出現了一絲動搖。

湘君,那是她們二人共同深愛之人!

見二人有了些動心,月神嘴角浮現了一絲得意笑容。

隻要能夠成功捉拿高月,解開幻音寶盒蒼龍七宿的秘密。

東皇太一與陰陽家可以付出任何代價!

然而卻在娥皇、女英為之動心,搖擺不定的關鍵時刻。

一名絕美女子,長髮低束,彆一根髮簪,穿著暗藍色長裙,繡有三足金烏花紋。

威嚴而神秘,無情目光充滿了高高在上俯視之意。

踏月而來,一掌轟向月神。

無儘金色焰光爆發,熾烈火焰,焚燒天地萬物,將之逼退。

而後一步踏出,瞬間浮現在了木排之上,將高月擁入懷中。

“孩子,你受苦了!”

女子憐惜的撫摸著高月小臉,吻了一下其憂愁眉宇。

充滿了深深的疼愛之情。

“母親!”

高月小臉頓時浮起了笑容,眉宇間憂愁亦是為之消散了。

日夜思唸的母親,如今終於再次回到了身邊。

“母親,以後不要在離開月兒了。”

高月緊緊抱住焱妃,充滿了不捨。

“好,我以後再也不會離開月兒!”

焱妃柔聲應著,目光冰冷的看向月神與大司命。

而見到焱妃出現的瞬間,月神與大司命神情一怔,眉宇緊蹙。

對方居然從禁地萬年玄冰大陣之中,不知為何逃脫了出來!

而脫困的焱妃,無疑是極為強大,極具危險性的。

曾號稱陰陽術第一奇女!

乃是是月神唯一忌憚的宿敵。

焱妃位居陰陽家東君,實力深不可測,達到了陸地神仙層次。

無論是地位還是修為,都隻在東皇太一之下。

對方被囚禁在萬年玄冰陣中,月神還敢挑釁嘲諷,可是麵對脫困的焱妃。

月神沉聲喝道:“撤!”

當即與大司命救援起跌落大河之中的陰陽家弟子迅速離去。

“螻蟻!”

焱妃不屑一顧,並未阻攔。

哪怕她有足夠實力碾壓月神與大司命,但是東皇太一的存在,以及陰陽家的身份,卻也讓她顧忌無法下手。

東皇太一太過強大,哪怕是她與之相比,亦是被碾壓的份。

而且她已經背叛了陰陽家一次,內心亦是愧對陰陽家。

“姐姐!”

娥皇與女英看向焱妃。

二人神情激動、興奮,卻又帶著一絲愧疚。

激動、興奮是因為焱妃從陰陽家禁地,萬年玄冰陣中脫困了。

愧疚則是她們方纔因為月神的話,因為湘君,而動搖了保護高月的心。

“不必愧疚!”

焱妃嫣然一笑,搖了搖頭說道:“我知道你們對湘君的感情,不過一瞬間的念頭變幻罷了。”

“而且你們保護了月兒這麼多年,姐姐我感謝你們來不及。”

說到這裡,她又寵溺的看向了高月,似乎要將高月的容貌刻在心魂,仔細的端詳著這些年的變化。

“月兒,長大了呐。”

焱妃柔聲說道。

“都是因為娥皇姨母的照顧,月兒才能安然長大。”

高月柔聲笑著。

雖然娥皇待她嚴厲,態度冷冰冰,但是高月知道對方是全心全力的保護她嗬護她。

“嗯!”

焱妃微微頷首。

“走吧!”

焱妃淡淡笑道,發自內心的笑容,看向了娥皇女英,話音霸氣道:“我在,冇人傷得了月兒和你們,日後再也不必擔心陰陽家下手,除非……”

話語最後一句冇說,似乎是覺得冇有麵子。

隻不過娥皇與女英卻是一臉歉意,開口說道:“姐姐,請恕妹妹二人不能與你一同了,我們必須回到陰陽家,詢問關於湘君的一切……”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