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哼!”

東皇太一睜開了眸子,目光威嚴,冷喝道:“你們還敢回來!”

“丟儘了陰陽家臉麵不說,竟然還敢阻擾陰陽家行事!”

“爾等可知,你們已經與東君焱妃一般,做出了背叛陰陽家之舉!”

東皇太一揮袖掀起狂風。

大殿之內燭火一陣搖曳,明暗不定。

話音更是沉重而冰冷。

宛若一道道雷霆重重震盪二人心神。

威嚴如同山嶽瀚海鎮壓而下!

哢嚓哢嚓!

二人禁不住身軀顫抖著,彷彿背了一座大山,骨骼作響。

“還請東皇大人息怒,我等絕不敢背叛陰陽家,隻是高月畢竟是焱妃姐姐的孩子。”

娥皇、女英連忙求饒。

東皇太一目光冰冷,默不作甚。

過了許久。

娥皇、女英見東皇太一始終不曾發言,終於是忍不住了,壯著膽子恭聲詢問道:“還請東皇大人告知我等如今湘君去向!”

湘君舜一直逃避著二人,不知道自己究竟喜歡哪一個。

哪怕娥皇、女英苦苦追尋,卻也見不得對方蹤跡。

為今之計,隻能寄托在身為陰陽家首領的東皇太一身上。

何況,月神之前也曾說過。

“嗬!”

東皇太一不屑的冷笑一聲,悠悠說道:“如今有困難了,卻來尋本座。”

“當初勸告爾等的話不聽,如今鑄成追悔莫及之事。”

“罷了罷了,隻要爾等將高月帶回來,本座自會告知於你們湘君的下落!”

“可是!”

聽聞此言。

娥皇與女英麵色再次糾結了起來,雖然在此之前,她們的內心已經有了動搖。

萬一陰陽家對高月不利,娥皇、女英二人可就無法再次麵對愛女心切的東君焱妃。

似乎是看穿了二人心思,東皇太一不屑一笑道:“爾等放心,本座確保不會傷害高月,相反還會給予她無上的榮耀!”

娥皇、女英見東皇太一都這般說了,也隻好恭聲拜道:“我等遵命!”

南越大地。

南越國。

白影所率大軍,居於大山之下平坦地帶。

所占之地,百越以及被攻伐流亡至此的山越數個部落聯名前來。

“各位女將軍,還請告知大將軍,我等乃是投誠而來,並且有要事相告!”

百越、山越,加起來一共七八個部落,一萬多蠻夷彙聚而來。

一個個簞食壺漿喜迎王師。

隻不過對此,鐵娘子軍卻是視若無睹,甚至嚴陣以待。

對於外族蠻夷之輩,多加防範是必然的。

不過她們還是將訊息報了上去。

當白影得知百越、山越數個部落前來投誠之際,並且有要事稟報,亦是麵色狐疑。

“讓他們部落領頭蠻夷過來!”

白影吩咐道。

“諾!”

親衛恭聲應道。

冇過多久。

百越、山越八個部落,八個代表人來到了中軍帥帳。

白影位居主位。

旁邊一眾親衛手持刀劍長槍拱衛,一旦對方膽敢做出什麼異動,她們就會將之迅速滅殺。

“我等拜見大將軍!”

八人恭聲拜道。

“說說吧,什麼事。”

白影淡然問道。

“啟稟大將軍,我等知道一條前往南越腹地,直奔王城的平穩線路!”

八人齊聲說道,麵色恭敬。

“哦?”

白影饒有意味的審視著幾人。

“大將軍可以從此直奔南越王城,亦或者腹地,從而避開一路上所有沼澤險阻,進而偷襲!”

“是嘛,那爾等為何要告知於本將軍,選擇背叛了南越!”

“大將軍,我等不是南越百姓!”

其中五人麵色淒苦,無奈說道:“我們五位是山越國部落百姓,被南越攻打,因此而被迫流亡躲避兵鋒。”

另外三人亦是說道:“大將軍,我等則是百越部落之民,被南越強行遷徙到此,為他們所用,牛羊糧食等等都被他們搶了!”

八人誠懇無比,說著還露出了手臂,大腿上一道道傷勢。

“這些傷勢,都是南越殘暴蠻夷所造成的。”

百越、山越部落嗎……

白影目光沉思著,心中懷疑,不過卻也冇有多想。

因為對方既然是百越、山越之部落,被南越侵略攻伐,那麼決然不會相助南越,反而會痛打落水狗!

有此做法,也是正常的。

“哼!”

白影麵色肅正,目光冰冷凝視著幾人,寒聲道:“先下去吧,本將軍需要斟酌一番。”

她不可能頭腦一熱,就聽信了八人所言,徑直從所謂可以避開沼澤險阻等等線路前行偷襲的。

“諾!”

八人也不多言,當即躬身拜退。

待八人離去之後。

“你們去查一查,他們是不是真正的百越山越部落!”

白影神情嚴肅,吩咐著親兵。

“諾!”

親兵麵色肅正,恭聲應道。

她們亦是深有懷疑,當即前去調查了一番。

不僅是去四周各處調查,亦是前往了就近百越、山越所在!

甚至暗中前去八個部落之中,詢問一些幼稚孩童。

畢竟,幼稚孩童的雖然也會撒謊,但是卻極為容易看出來。

三日之後。

鐵娘子軍大營,中軍帥帳之中。

“將軍,這八個部落冇有欺瞞我等!”

親兵將調查而來的資訊,記錄了整整數十張白紙,呈了上去。

“百越、山越,卻有部落流亡了南越,被南越遷徙。”

“八個部落之中,抽查的所有孩童皆言來自於山越以及百越,並且精準的說出了所居之處,山川地理天氣環境……”

白影看著上述資訊,心中的懷疑消散了大半,目光思索著,沉聲道:“看來,他們確實來自於百越以及山越國。”

“下去告訴他們,明日前來帥帳!”

“諾!”

親兵恭聲應道。

翌日。

百越、山越八個部落首領再次前來中軍帥帳。

“我等拜見白將軍!”

“嗯!”

白影微微頷首,開口說道:“把所謂偷襲線路,一一給本將軍描繪上去。”

話音落下。

一旁親兵端著筆墨紙硯,以及四方桌案,給八人擺好。

“這……”

有幾人麵色難看了起來,說道:“將軍,我們不會畫圖。”

“無妨!”

“我們會。”

其餘幾人開口說道。

當即湊在了一起,描繪出了一張簡陋的路線圖。

“白將軍,請看!”

幾人捧著路線圖呈上。

親兵當即接過,遞給白影。

白影將路線圖展開在桌案上,目光仔細審查著,其中有些地理位置,確實與她所知一般無二。

“倒是有些準確!”

白影心中沉吟著,看向了八人,開口說道:“好,若是爾等所呈路線可以為大軍偷襲立下功勞,本將軍便給爾等記下一大功。”

她確實已經心動了,準備展開偷襲。

畢竟此法可以大大減少行軍時間,並且可以摧毀南越力量,打擊其氣勢!

“多謝白將軍!”

八人麵色大喜,神情激動道:“將軍攻伐南越就是為我等報仇,我等感激不儘。”

“嗬!”

白影輕聲笑道:“此行就由八位首領,帶著各部落青壯與大軍一同前行,路上也好指點一下行軍路線,畢竟這路線圖還是有些簡陋。”

“而且大秦所攻下的南越國土上所有南越城池部落之人,皆可以讓爾等隨意屠殺,用以報仇!”

對於路線圖,白影雖是信了,卻也不放心,對百越、山越部落有些深深戒備。

萬一呢,萬一對方不懷好意,真的把大秦坑了?

到時候,白影也要讓對方隨同陪葬!

“這……”

八人麵色遲疑了起來,深深猶豫。

“怎麼,難道爾等不希望報仇雪恨?”

白影目光微凝,殺意瀰漫,將整個帥帳充斥。

隻是瞬間,八人就察覺到了死亡危機!

噌噌!

旁邊親兵更是抽出刀劍,持著長槍對準了他們。

“不敢,不敢!”

八人連忙叩首拜道:“隻是部落婦孺老幼,也需要青壯照顧。”

“我等身為部落首領,也需要身居部落統籌全域性,解決政務。”

砰!

白影拍桌而起,冷聲喝道:“若是爾等不願,為了保持偷襲之事的隱秘性,那麼本將軍隻能將爾等八部上萬蠻夷屠殺殆儘,一個不留!”

殺氣騰騰的話語,讓八人不由膽寒。

他們毫不懷疑白影會這麼做。

“我等願往!”

八人連忙俯首叩拜,答應了下來。

“行了,下去吧!”

白影揮了揮手,吩咐著八人,寒聲道:“今日安排好部落婦孺老幼,明日帶好青壯隨軍前行。”

“爾等可以逃跑,本將軍給你們這機會!”

如果對方跑了,那就證明路線圖有坑。

到時候也不必據此偷襲了。

“不敢,不敢!”

八人連忙搖頭,恭聲說道。

白影沉默不語,不再搭理八人,而是閉目思索著偷襲計劃。

八人見狀當即躬身一拜,轉而離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