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朝堂之上,袞袞諸公,文武群臣,亦是紛紛看向嬴子夜。

以及高台之上的始皇帝嬴政。

想看看嬴子夜該如何應付。

卻見嬴子夜麵色不驚,淡然說道:“父皇,大雪龍騎軍確實是兒臣組建的親衛。”

“不過其效忠於兒臣,自然也是效命於大秦,若有所需,自當為父皇所用!”

話音落下。

他朝著高台上躬身一拜。

始皇帝嬴政不動聲色,隻是淡淡說道:“此事朕早已經知道,甚至在子夜組建大雪龍騎軍的時候,朕還派了人相助!”

話音落下。

卻是重重粉碎了公子胡亥以及公子扶蘇的詰難。

更是讓嬴子夜感到了震驚和不可思議,難以置信的看向始皇帝嬴政。

“父皇,這是為我說了謊?!”

嬴子夜心中驚疑不定,泛起了滔天波瀾。

自家的事,他深刻的瞭解。

大雪龍騎軍是係統獎勵的,怎麼可能和始皇帝嬴政牽扯到關係?

所以很明顯,始皇帝嬴政為了他,說了謊!

至於為什麼……

始皇帝嬴政心中自然明白,這件事情必須給個結論。

可是又不能不處罰嬴子夜,因為若是不加以懲處,那麼始皇帝嬴政帝王威嚴會葬失。

無論是諸如公子扶蘇還是公子胡亥之類皇子,以及權貴勳爵等等,日後皆會組建私軍。

雖說現在某些人也有,可是終歸會藏著掖著,事發之後,也可以憑此一言定其生死!

而若是一旦處罰,勢必會打擊嬴子夜麾下勢力。

所以,始皇帝嬴政乾脆直接攬了過去。

如此一來,也算是給大雪龍騎軍正名了。

從此讓嬴子夜可以的光明正大調遣大雪龍騎軍!

“父皇,八弟(八哥)!”

公子扶蘇與公子胡亥二人心中沉吟,望著始皇帝嬴政與嬴子夜默不作聲。

他們冇有想到,針對於嬴子夜的發難。

竟然會讓始皇帝嬴政親自下場,進行包庇!

不僅如此,還為大雪龍騎軍證名了。

“既然如此,是我與十八弟二人唐突了。”

公子扶蘇躬身一拜,不再多言。

公子胡亥亦是拱了拱手,退了下去。

而朝堂之上,袞袞諸公,文武百官。

亦是心中難以掩飾驚駭,驚疑不定。

大雪龍騎落居然是始皇帝陛下參與組建的!

對此,他們半信半疑。

不過卻不敢質問。

始皇帝陛下都下場相助八公子了,都不追究此事,他們難道還敢有什麼意見?

就算是始皇帝陛下說謊了,難道他們還可以指責?

笑話!

他們根本不敢發言。

並且朝堂之上,丞相李斯與嬴子夜走的親近,麾下也有眾多官員,這些人間接來說,也都是屬於嬴子夜的。

這些人亦是效忠於嬴子夜,怎麼會反駁?

何況嬴子夜底蘊勢力如此強大,座下兩尊陸地神仙,眾多天象以及指玄強者。

又有農家效忠,與陰陽家聯姻!

同時軍中勢力還有白影,韓信等人,以及大雪龍騎軍與驪山大軍。

朝臣官員,又何必要給他找不痛快,惹事生非呢?

“嘖嘖嘖,始皇帝陛下對八公子當真是寵愛啊!”

“這等私自組建軍隊的事情都能忍下來,進行包庇!”

“難不成大雪龍騎軍真是始皇帝陛下相助組建的?”

袞袞諸公,文武百官心中議論紛紛。

“下麵,朕要宣佈一件大事,亦是一件喜事,整個大秦帝國的喜事!”

始皇帝嬴政麵容之上浮現了和煦笑容,讓人感覺宛若如沐春風一般,與平常那種威嚴莫測不同。

“臣等恭聽始皇帝陛下做言!”

袞袞諸公,文武大臣紛紛躬身而拜。

嬴子夜與公子扶蘇等人亦是一拜。

高台之上。

始皇帝嬴政嘴角噙著一絲笑意,開口說道:“此次與南越一戰,大秦帝國大勝。”

“不禁覆滅了南越將之吞併,亦是占據了百越、山越兩國!“

“此事可喜可賀,正好趁此時機,為子夜籌備婚禮,從此開枝散葉,做好一個大秦公子的應做之事,喜上加喜,與國同慶!”

“爾等也都準備一下,籌備此事……”

退朝之後。

嬴子夜與白影等人出了大殿,麵色有些凝重了起來。

朝著八公子府走去的路上。

二人走在了最前麵,大手拉著小手。

韓信嘴角露出了一絲笑容,拍了拍樊噲,幾人故意走的靠後了些。

嬴子夜開口說道:“那個,白影……”

話音有些吞吞吐吐。

引起了白影注意,不解問道:“怎麼了,子夜哥哥?”

“咳咳!”

嬴子夜有些不好意思的輕咳了一聲,終於鼓足了勇氣,開口說道:“前段時間,我與陰陽家達成了合作,共同解開蒼龍七宿之秘!”

“誰料東皇太一為了表達誠意,竟然讓月神在朝堂之上,請奏父皇,將少司命許配給了我……”

話音還未落下。

就見白影麵色冷了下來,隨即又浮起了一絲饒有意味笑容,直視這嬴子夜雙眸,陰陽怪氣道:“子夜哥哥,你長本事了啊!”

“幾個月不見,又搞定了一個小娘子,還是陰陽家最為傑出的天才美少女!”

“嘖嘖嘖,是不是再過幾天,子夜哥哥又會給我一個驚喜呢?”

簡直比陰陽家還要陰陽家,老陰陽師了!

嬴子夜也不好反駁,隻是說道:“不過白影你放心,少司命來了也隻能做小,為妾室。”

“你纔是我的妻室!”

“哼!”

白影嬌哼一聲,扭過了頭,傲嬌道:“那是自然!”

八公子府!

回到府中。

呂雉與呂素兩姐妹便興沖沖的前來迎接。

“公子!”

二人許久未見嬴子夜,卻是有些想念,撲了過來。

卻冇有注意到嬴子夜一側懷中的白影。

等抬起頭來,卻是有些許尷尬,俏臉上浮起一絲紅暈。

“白影姐姐!”

呂素小聲喚道。

“白影姐……”

呂雉想要開口,卻是不自然。

過瞭如此漫長時間,她已經想清楚了。

無論是她的身份還是修為,都不如對方。

況且嬴子夜與白影青梅竹馬,自身與小妹不過是天降罷了,相當於橫刀奪愛。

白影一冇有哭,二冇有鬨,三冇有對她們下手趕出去,已經算是很好了。

這不是低頭,而是將心比心!

是以呂雉纔會承認白影,稱呼其為姐姐,隻是高傲如她,一時半會卻是無法坦然開口。

白影嘴角上揚,露出了清冷而又颯爽的笑容,伸手捏了捏呂素柔軟小臉,調戲道:“你好啊,素素妹妹!”

“小臉可真是軟乎乎的,怪不得子夜哥哥平常喜歡揉呢。”

呂素不敢反抗,隻能任由白影捏著小臉,俏臉通紅。

白影鬆開了手,眸子又看向呂雉。

呂雉為了逃脫毒手,趕忙說道:“公子,我先去弄些甜粥和水果、糕點來!”

話罷。

直接溜走了。

白影看得不由一笑。

客廳之中。

眾人落座。

不過一會兒,呂雉領著數名府中下人前來。

呈上了一份份甜粥、水果、糕點等等,供眾人品嚐解悶。

“稚兒,過來!”

白影坐在嬴子夜懷中,招了招手。

“啊……”

呂雉一時愣住了,冇有回過神來。

“怎麼,你不與子夜哥哥坐在一起嘛?”

白影笑問道。

嬴子夜身為大秦公子,必然不能隻有一個女人,勢必要迎妻納妾的!

多子多福,不隻是對常人來說。

對待皇室更是如此,如果嬴子夜將來繼承皇帝至尊寶位,更是要有子嗣。

不然天下百姓和朝臣官員都冇有安全感。

所以對於呂雉呂素姐妹,她也是接受了。

何況呂素很有分寸,不爭不搶。

“好!”

呂雉點了點頭,宛若小兔子一般躡手躡腳,靠近了嬴子夜,輕輕坐在了白影旁邊。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