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邯鄲郡。

成安縣。

數道身影於城外荒野中,迅速閃過,似乎在躲避著什麼。

“墨家的人,你們彆走!”

後方一大群人衝了出來,掀起一陣狂風,怒聲嗬斥道:“爾等投降了大秦,坑殺我諸子百家以及江湖門派各大勢力之人!”

“當真是狼心狗肺,虧我等還真以為你們墨家是堅定的反秦義士!”

“真是我等瞎了眼,信了爾等鬼話!”

一聲聲怒吼,咆哮震天。

可見他們是多麼憤怒。

而前方。

蓋聶與高漸離、雪女等墨家之人,亦是心中憤怒,苦澀無比。

他們已經被這些當日前去琅琊山,卻被嬴子夜等人坑殺的諸子百家,江湖門派勢力中人,追殺了有一段時日。

還手也隻能擊退,不好下殺手。

若是不然,那就真的徹底中了大秦的圈套。

反秦勢力自相殘殺了,而墨家亦是擺脫不了嫌疑了。

“諸位,請聽我一言!”

蓋聶麵色冷淡,皺著眉頭。

手中木劍揮出。

數道強烈劍氣將身後眾人襲擊泯滅,並且擊退。

“前去琅琊山參加大會的各方勢力之人,真不是為墨家所殺!”

“是大秦所為,是嬴子夜與衛莊他們!”

蓋聶持劍而立,擋住了眾人,寒聲說道。

“哼!”

然而諸子百家,江湖門派中人根本不聽。

“蓋聶,你身為大秦走狗,難道以為我等不知情?”

“恐怕當初你放棄大秦劍聖的身份,也隻是裝作樣子罷了!”

“謊話連篇,你一定是和大秦帝國進行了秘密合謀,誆騙我等!”

各大勢力之人手中刀劍直指蓋聶與高漸離等人,散發著寒芒。

並且進行了腦補。

而這般想著,卻是越來越覺得合理。

畢竟,大秦劍聖!

這是多麼尊貴的一個身份,一人之下,萬人之上。

哪怕是當朝丞相,甚至大將軍,也不過與其地位平等。

為整個大秦帝國所有武者以及劍修所崇拜。

權勢地位,榮華富貴,享之不儘。

無論是名聲還是地位。

蓋聶又怎麼可能會放棄!

“不錯,一定是這樣!”

當即就有人出聲附和。

諸子百家,江湖門派眾人無不點頭認同。

“嗬!”

高漸離冷笑一聲,看了看蓋聶,又看了看麵前各大勢力之人,禁不住笑了。

經過這段時間相處,他明白蓋聶是真心的脫離大秦帝國。

隻是冇想到,這些諸子百家以及江湖門派之人,居然有如此腦洞!

為蓋聶脫離大秦找了一個完美的說法。

“諸位,如果說蓋聶投效大秦還有可能,那麼我墨家呢?”

高漸離眸子直視著各方勢力之人,冷聲問道:“難道我墨家機關城被滅,死傷了無數人,與大秦帝國有著血海深仇!”

“會與大秦苟合,坑害爾等?”

墨家機關城為一隻神秘銀甲鐵騎所滅,而那支鐵騎乃是嬴子夜麾下!

這已經是公之於天下,所有人都知道了的事。

因此墨家機關城被滅,死傷弟子無數。

血海深仇之下!

又如何會與大秦苟合?

這個問題,問倒了諸子百家以及江湖門派眾人。

“這……”

他們麵色猶豫,難堪了起來。

對方說的確實冇有錯!

可是,就在這時,卻是有人開口了。

隻見一身穿黑色錦衣,頭戴魚紋玉飾抹額,風度翩翩,懷中抱劍年輕公子開口了。

“墨家自從機關城被滅之後,被大秦帝國追殺,逃到了農家,卻又因大秦八公子蒞臨農家,而被農家驅趕!”

“後又一路逃亡,躲避到了琅琊郡琅琊山,然而在此途中,墨家前任矩子又被陰陽家所殺!”

“說不準,是你們墨家受夠了這種逃亡躲避的日子,投靠了大秦帝國與八公子呢!”

如此一番推論,讓各大勢力之人眼睛紛紛亮了起來。

“不錯!”

“確實有此可能!”

“神劍山莊少莊主所言不差……”

諸子百家以及江湖門派眾人紛紛出聲認同。

而開口之人,便是江湖之上最近有名翹楚。

神劍山莊少莊主鳳凰鳴!

蓋聶與高漸離二人眸子冷然,看向鳳凰鳴,感到了難纏。

對方簡直是胡言亂語,偏偏又說的如此有幾分道理。

就連他們都差點信了,以為真和大秦帝國勾結到了一起,策劃了這一場坑殺各大勢力的局。

諸子百家江湖門派,各大勢力憤怒無比,充滿殺意的目光直視著蓋聶與高漸離等墨家眾人。

群情洶湧,手中刀劍兵鋒錚錚而鳴,又一次殺向了蓋聶與高漸離、雪女等人。

鳳凰鳴尋了一個墨家弟子殺去,看著如此一幕,心中卻是得意。

“八公子啊,屬下我又為您做了一件事……”

冇錯!

明麵上鳳凰鳴是神劍山莊少莊主,背地裡卻是逆流沙成員。

他早早就暗中加入了逆流沙,隻是被衛莊和白鳳等人安排,一直潛藏,未曾暴露身份。

暗地裡則是配合逆流沙,激起墨家與各大勢力的矛盾,讓他們狗咬狗。

噌!

劍氣呼嘯而過。

一劍斬斷了麵前墨家弟子頭顱。

鳳凰鳴很有自知之明,並未去襲擊蓋聶等強者。

殺殺殺!

不過對於墨家尋常弟子,卻是綽綽有餘,輕而易舉。

心懷一襟朗月,劍藏七尺乾坤。

慣看滿城煙雨,昂首不悔烽雲。

鳳凰鳴宛若劍中仙一般,遊走穿插戰場。

高漸離看著如此一幕卻是怒了!

對方不僅誣賴墨家,挑起了各大勢力與墨家廝殺。

竟然還敢如此肆意屠殺墨家弟子!

高漸離已經是動了殺心。

風蕭蕭兮易水寒!

水寒劍冰封天地,劍氣呼嘯殺向了鳳凰鳴。

“不好!”

鳳凰鳴很是從心的慌忙退避,大喊一聲道:“救少爺我!”

嗖嗖嗖!

一道道身影迅速集結而來,卻是神劍山莊之人。

數名老者擋在了鳳凰鳴身前,艱難的抵擋了高漸離一擊。

劍鋒被冰封,寒氣甚至蔓延到了手臂上。

好在周邊各大勢力見狀紛紛前來搭救,纔沒讓幾人冰封而死。

“哼!”

鳳凰鳴退了十數步,遠遠的躲開了高漸離。

“瞧瞧,被我說出了事實,動了殺心吧……”

鳳凰鳴挑釁性的嘲諷著高漸離,心中卻是謹慎無比,已經準備好跑路了。

“可惡!”

高漸離眉頭緊皺,不斷跳動著,手中長劍顫動,錚錚而鳴。

“莫要戀戰!”

雪女提醒道:“畢竟是我們理虧,他們並不知情。”

“不過對方殺了我們墨家弟子,卻也不能輕易放過!”

纖纖素手劃過虛空,一縷縷寒意擴散,冰封萬物。

瞬間凍殺了十數名各大勢力之人。

朝著鳳凰鳴包圍而去!

“想殺少爺我,不可能!”

鳳凰鳴心中警覺,連忙躲避。

從白鳳處學習修行的輕功身法施展,迅速遠離了二三十丈。

哢嚓哢嚓!

原地冰霜凝結成一塊巨冰。

“好險!”

鳳凰鳴拍了拍胸口,驚慌的喘息著。

百步飛劍!

蓋聶一手木劍飛出。

天象變動!

卻是爆發出來天象強者之威。

風雲變幻!

狂風大作,吹拂著眾人身軀,以至於修為弱者站著都困難。

神華升騰,靈芒交織。

純白劍氣分化萬千,一劍直去。

殺伐之氣,驚駭眾人。

卻是動了必殺之意。

這些諸子百家,江湖門派的人對他和墨家下手絲毫也不留情。

墨家弟子不斷傷亡。

就算蓋聶無意與他們為敵,不想殺人,卻也不得不殺。

噗呲噗嗤!

一道道鮮血飛濺,人頭滾落。

各大勢力之人瞬間死傷近百。

然而蓋聶亦是麵色一紅,他被衛莊重創,這段時間一直趕路,又不斷麵臨諸子百家以及江湖門派的人追殺。

傷勢反覆,如今依舊未愈。

此刻爆發出天象之威,卻是動盪了傷勢。

“走!”

蓋聶一聲冷喝。

高漸離不甘的看了一眼鳳凰鳴,還是在雪女纖纖玉手拉扯之下離開了。

墨家一眾弟子亦是紛紛逃遁而去。

諸子百家江湖門派眾人將百步飛劍,萬千純白劍氣抵擋。

卻是一臉驚駭,難以置信。

對方太強大了,哪怕是受傷之下,也不是他們能夠抵擋。

彆看蓋聶麵對嬴子夜,袁天罡以及衛莊等人被擊敗。

可那是他們太強!

除卻不世出的陸地神仙。

天象強者在世間乃是少數存在,武道巔峰層次。

“這便是,天象強者之威嗎?”

各大勢力之人驚慌未定。

“可惜,被他們逃了!”

鳳凰鳴幽幽一歎,眸子冰冷。

他方纔並未率人追擊,因為他知道打不過對方……

足足過了一刻鐘左右。

蓋聶與高漸離等人才尋了一處小鎮停了下來。

幾人特意讓端木蓉為他們以醫術進行了易容。

至於墨家眾門人弟子,人數太多忙不過來,何況大秦帝國也不會特意給這些門人弟子畫像。

“墨家眾弟子都散去吧,跟著我們,隻會讓你們陷入危險……”

蓋聶皺著眉頭,開口說道。

不過墨家一眾弟子卻是猶豫的看向了高漸離。

“聽蓋聶先生的!”

高漸離聲音緩和道:“從琅琊山逃出之後遇到了你們,我等本想庇護爾等,卻不料將你們這些門人弟子捲入了與各大勢力的紛爭追殺。”

“那些人隻會追殺我等,對你們不會太上心,我等分開之後,分彆去調查一下矩子和班大師他們的行蹤!”

雪女亦是微微頷首道:“小高說的不錯,跟著我等,隻會連累你們,有需要再彙合。”

見首領都發話了。

一眾墨家門人弟子紛紛應道:“喏!”

隨即轉身離去。

“需要去買些草藥來。”

蓋聶開口說道。

“好!”

端木蓉微微頷首,轉身出門。

翌日!

蓋聶等人離開了小鎮,一路直往鹹陽,前去調查荊天明等人行蹤。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