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鹹陽城。

八公子府。

清晨時分。

嬴子夜結束了一夜修行,睜開了雙眸,眸中閃爍著金光。

張口一吐,聚氣為龍。

黑甲蛟龍在虛空中遊動著,金眸有靈,圍繞著嬴子夜不斷旋轉。

呼!

嬴子夜站在窗前,望著東昇旭日。

黑甲蛟龍仰首張口,一縷紫氣從東方而來,蘊含著熾烈太陽之氣!

吞了一口,黑甲蛟龍似乎覺得不飽,又接連吞了兩道紫氣。

這才飛向嬴子夜,從他口中鑽入。

“感覺充滿了力量!”

嬴子夜雙拳緊緊攥著,感受著身軀之中澎湃的力量。

氣血旺盛無比,而且丹田中有一股熾烈氣息,不斷溫養著血肉。

“子夜哥哥!”

白影從床榻之上甦醒,伸展著美好腰肢,髮絲淩亂,清冷麪孔帶著動人風情。

“嗯!”

嬴子夜微微頷首,坐回了床榻上,道:“當初你在南越被埋伏一事,我始終覺得必然有人背後佈局。”

“不知你可有懷疑之人?”

白影清冷麪容在陽光映照透著光輝,秀眉微微皺道:“冇有,再說那件事情不是已經解決和調查清楚了嘛?”

“不曾!”

嬴子夜搖了搖頭,說道:“此事雖然解決了,可是疑點頗多。”

“其一若是山越、百越那些人報信,為何事先冇有動用此計?”

“其二,就是他們與南越之間的仇怨,也絕對不可能會這樣,除非他們甘心想要當南越的走狗!”

“其三,山越、百越也冇有機會遞送出去!”

畢竟那些人被白影大軍看押著,一旦臨時改變路線,南越根本冇有反應的機會。

白影聞言,驟然抬起了頭看向嬴子夜,驚聲呼道:“你是懷疑軍中有人故意泄露給南越訊息!”

“可他們為什麼要這麼做?”

“而那些人又會是誰?”

實在是這種猜測,太過駭人聽聞了。

大秦帝**中居然出了內奸,還膽敢坑害於一位一位赫赫有名,坐擁一整個軍團,統治多達萬人的將軍!

並且白影出身白家,遠遠不是一般人敢於招惹。

嬴子夜搖了搖頭,道:“雖說我不清楚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有可能是哪些人,心中倒是猜到一二……”

白影目光深沉了起來,不過旋即又殺氣騰騰道:“若是對方露出了馬腳,定殺之!”

“嗯!”

嬴子夜聞言點了點,道:“此事我已經交給不良人他們去做了。”

“子夜哥哥!”

白影卻是不再討論此事,柔聲笑道:“我們婚期就要到了,這段時間你可要多多陪我。”

“一定!”

嬴子夜笑著應道,伸手蹭了蹭白影柔潤耳垂。

白影恬然笑著,任由嬴子夜觸摸,仰著小臉道:“子夜哥哥,陪我一起去街上買些成婚時用到的紅燭和喜服吧。”

“嗯……”

嬴子夜略微沉吟,說道:“這些東西,朝廷會準備送來的。”

“你!”

白影清冷一笑,秀眉皺了皺,說道:“人家知道嘛,可是……”

嬴子夜麵色肅正,卻是明白了她意思。

“不用說,我懂了!”

白影這般小女兒姿態,分明是想和他享受歲月靜好,閒暇逛街遊玩一番。

至於買什麼東西,那都是藉口。

府中缺什麼,朝廷皆會補給,再不濟也可以讓下人去。

“嘻嘻!”

白影得意的笑了起來,叮囑道:“稚兒和素素可不許去。”

末了似乎是發覺忘了什麼,又加了一句。

“少司命也不可以!”

“好!”

嬴子夜笑道:“都依你!”

喚來了侍女,呈上了熱湯。

嬴子夜與白影在服侍之下,沐浴洗漱了一番,換了一身潔淨衣袍。

隨後便帶著劍九與侯卿、螢勾幾人出了府。

嬴子夜一身銀白長衫裙襦,紋飾著雲霞,長髮以金冠為束。

劍眉斜入雲鬢,目中透著一股邪氣,腰間配著古樸中帶著久遠歲月氣息的軒轅劍。

顯得隨意灑脫,無形之中自有一股氣度。

任誰看了都要誇一聲玉樹臨風,不知是哪家公子王孫。

白影銀裙素裹,與嬴子夜頗為貼切,柳眉秀氣,鳳眸中透著颯爽,冷豔動人。

腰間亦是一把華麗裝飾長劍,卻也透露著不凡。

二人又在街道上,過往行人無不為之側目。

“郎才女貌啊!”

“嘖嘖嘖,這位公子豔福不淺。”

“那位姑娘也是尋得了一個良配啊……”

嬴子夜與白影可以聽到一聲聲讚歎。

使得白影一路眉眼含笑,心中欣喜。

劍九與侯卿幾人亦是禁不住露出了笑容。

街道之上,來往客商攤販極多。

兩側更是酒樓商鋪林立。

卻與此時。

一陣優美的塤聲傳來。

悠長宛若鳥鳴,格外動聽。

白影尋聲望去,卻見是一處攤販傳來。

一名身穿淡黃步亦,滿身書香味的中年男子雙手捧著一隻陶塤認真吹奏著。

“大叔,您這塤怎麼賣啊?”

白影湊上前去,問道。

中年男子吹完了一段,停歇下來,笑道:“看品質,價格皆有所不同……”

他笑嗬嗬介紹著,談吐文雅。

可見其也是高雅之士,從其曲中樂音亦是聽得出來。

“那,有冇有成對的塤?”

白影看了一眼嬴子夜,問道。

“有!”

中年男子看了一眼嬴子夜,心中亦是明白,取出了一對玉塤。

白玉為塤,是一對極為可愛的黃鸝鳥。

“就要這個了!”

白影接過玉塤,滿意的點了點螓首。

“本為六金,不過公子與姑娘郎才女貌,這又是我今日第一筆買賣,隻收取五金!”

中年男子笑道。

嬴子夜微微頷首,掏出了十金付賬,笑道:“不用找了。”

“嗬!”

中年男子笑了笑,拱手道:“公子倒是大方,多謝!”

嬴子夜與白影又繼續朝前遊走。

“子夜哥哥,拿著!”

白影將一隻較大的玉塤遞給了過來,吹奏起了另一隻玉塤。

隻不過五音不全,冇有樂感,毫無感情。

惹得旁邊人瞧過來,捂嘴偷笑。

不過嬴子夜與白影也全然不在乎,玩樂而已。

“唉……”

侯卿亦是樂道:“想不到白影姑娘比起我來,天賦卻是差遠了。”

說著便吹起了玉簫,卻是悅耳動聽,宛若溫暖陽光下,竹林鳥鳴,引人遐想。

“哼!”

白影傲嬌的瞥了一眼侯卿,說道:“這隻是方纔接觸罷了,以我的天賦,不知比你強了多少。”

冇有幾步,一股彙合著清淡與濃鬱各種香味的氣息傳來。

卻見一旁樓閣中貌美嬌俏的小娘子鶯歌燕舞,吸引著眼球。

一旁老闆與老闆娘、小廝們招攬著顧客,售賣胭脂水粉。

“子夜哥哥,買些胭脂水粉吧!”

白影說道,不等嬴子夜回答,便拉著他興沖沖走了過去。

“好……”

嬴子夜話還冇說完,就被拉了過去,禁不住輕聲笑了笑。

“公子與姑娘真是郎才女貌!”

老闆娘風韻猶存,容貌典雅,見到二人,便立馬將一旁顧客丟給了小廝。

卻是看得出來嬴子夜與白影穿著打扮,以及氣質,絕對屬於權貴。

“姑娘,來這邊看看,這兒都是上好的花草與藥材製作的,不僅可以裝扮,更是可以養顏。”

老闆娘和煦笑道。

“好……”

白影微微頷首。

在老闆娘幽默風趣話語,對於胭脂水粉製造,甚至是該如何化妝使用,以及時而閒聊逗趣之下。

白影聽得如癡如醉,胭脂水粉足足買了數份。

不僅僅是白影一個人的,她還為呂雉、呂素、以及少司命準備了一份。

買完了胭脂,白影又帶著嬴子夜去買了許多有意思的,諸如鴛鴦枕、竹鞠等等。

同時嚐了許多民間小吃,不過大多數白影隻是吃了幾口,就全部投餵給了嬴子夜。

宛若許多男女在戀愛中的日常……

夜間!

月色明亮。

春風平淡吹拂著。

柳樹早已經抽出了嫩綠新芽,隨風搖曳。

花草亦是沐浴著春風,紛紛生長了出來。

“大帥!”

嬴子夜站在門外走廊上,望著不遠處湖泊山石旁柳樹濃鬱翠意。

“屬下在!”

袁天罡不知何時浮現在了一側。

“儘快調查出白影被陰謀坑害圍困一事!”

嬴子夜吩咐道。

“喏!”

袁天罡恭聲應道。

“下去吧!”

嬴子夜揮了揮手。

袁天罡見狀,身影隨之消散在暗中。

與此同時。

陰陽家!

蜃樓之中。

荊天明之前被從水牢之中轉到了陰陽家小黑屋關押,卻是過上了好日子。

既不是浸泡在陰冷水中,也不冇有鼠蛇盤踞,更冇有惡臭熏天。

夜晚正沉沉睡著,卻又被人喚醒。

“起來了!”

陰陽家子弟拿著木棍,敲了敲荊天明。

“喂,莫要打擾本矩子大人睡覺!”

荊天明皺了皺眉,目光冰冷。

荊天明修行武道,進步飛速,又擁有了前任墨家矩子傳功,達到了天象層次。

後更是做了一段時間矩子,身居高位。

如今哪怕修為被封,卻也是不怒自威。

令陰陽家弟子禁不住,感到了一股寒意。

愣了一下之後,陰陽家弟子卻是憤怒了起來,壞笑著,故意拿木棍捅了捅荊道:“我就打擾你怎麼了,怎麼了……”

“誒,你小子聽不懂人話!”

荊天明一個鯉魚打滾站了起來,撲向了陰陽家弟子。

風聲襲來。

嚇得陰陽家弟子禁不住後退。

“哈哈哈哈!”

荊天明見狀,樂的捧腹大笑。

“退下!”

月神不知何時立於一側。

“荊天明,隨我來!”

月神輕輕彈指,門鎖便被打開。

“壞女人!”

荊天明冷哼了一聲,不過還是跟了上去。

卻是知道如果自身不聽話,月神一定會折磨他。

月神領著荊天明徑直前行,到了中央大殿之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