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方邊疆之地。

九原郡長城一帶!

北風呼嘯,宛若鬼哭。

夜空更是昏暗,明月星辰隱去。

夜幕之下。

瓢潑大雨,沖刷著大地。

洗去人間汙穢以及鮮血。

一座巨大石木屋中。

燈火昏暗。

“大哥!”

一名穿著破爛布衣,卻也蔽得身體的年輕男子臉上洋溢著笑容。

端來了一盆熱水,放在一旁穿著大衣卻是油頭邋遢,嘴角無須的中年男子床邊。

“哈,真爽!”

中年男子先是用熱水洗了把臉,用毛巾敷在麵上,而後又泡起了腳,愜意非常。

“小張,你做的不錯嘛,大哥我甚是欣慰!”

中年男子聲音宛若公鴨嗓一般陰沉。

“嘿嘿,平日裡仰著劉季大哥照顧,做這點事應該的!”

被稱作小張的男子宏偉笑道。

中年男子赫然就是被閹割成了寺人,又被送到北方邊境修長城的的劉季!

“嗬!”

劉季輕笑了聲,眼中既是透露著得意,又是仇恨。

來此大半年時間,雖剛來時他吃了不少苦頭,但憑藉不要臉精神,倒也混的風生水起。

如今已然成為了監工,麾下管理著足足百人!

當然此刻已經死了不少,並非滿編。

“大哥,來點牛肉乾!”

這時,旁邊又有一箇中年漢子笑著湊了過來,手中還捧著一包牛肉。

“呦,這是怎麼來的?”

劉季見狀接了過來,拾起一塊嚐了口,滿意的點點頭。

又大方的分給了中年漢子還有小張以及旁邊幾人。

“嘿嘿,這不是大秦南方戰場傳來了大捷的訊息嘛。”

“咱們這邊也開始了慶祝,軍中酒肉管夠,我跟火頭營的民夫兵交好,他送我的!”

中年漢子樂嗬嗬吃著牛肉笑道。

“要是有點酒就好了。”

劉季嘖嘖感歎道。

“那個搞不到,酒水管控太嚴。”

中年漢子搖了搖頭。

這時又來了幾人,眾人一邊慢悠悠吃著牛肉乾,一邊閒聊著,十分熱鬨。

轟!

一聲悶響。

宛若天雷滾滾。

然而抬頭望向窗外,卻不見電閃雷鳴。

“怎麼回事?”

小張摸著後腦勺,疑惑問道。

“出去看看!”

劉季床上一滾站了起來,眸子中閃爍著精光。

這大半夜的要是出了什麼事,那可真是讓人睡不安穩。

“好!”

中年男子幾人點了點頭,紛紛穿上了蓑衣。

劉季穿著蓑衣,打著一把油紙傘,另一隻手中抓起了一根火把引燃,前頭領路,尋聲前行。

中年男子和小張十數人,亦是跟了上來。

前行不過一百多丈。

劉季停下了步伐,瞪大了眸子,目光中透露著驚駭。

“大哥,怎麼了?”

中年男子和小張等人出聲問道。

“你們過來趁著火光仔細看!”

劉季聲音低沉,透露著一絲顫抖。

中年男子與小張等人聞聲,又朝前走了幾步。

大風吹拂著,火光搖曳之下。

卻是照耀出了一段坍塌的城牆。

一大片磚石堆積,黃土被雨水沖刷著化成了昏黃泥漿。

暗淡夜幕之下,卻是看不出長短。

不過起碼也有十數丈。

長城,倒了!

“這時怎麼回事?”

中年男子頓時驚撥出聲。

小張亦是皺起了眉頭,喃喃唸叨道:“長城怎麼會倒,怎麼可以倒?”

長城倒塌,必然會影響工程進度。

若未按時完成,不僅負責這段工程的他們會被處斬,家人也將淪為奴隸……

“不慌,不慌!”

劉季深深呼吸,作出一副鎮定樣子。

他看著眾人,說道:“興許隻有這麼一點城牆倒塌了,我們再看看彆處。”

眾人聞言,眼眸裡重新燃起來了希望。

“對,可能隻有這麼一點,我們平日裡趕些時間可以修補!”

小張身軀顫抖著,開口說道。

劉季舉著火把,帶著眾人朝著一側又走了一段距離。

隻是觸目所及,城牆亦是倒塌!

中年男子與小張等人,禁不住緊張,惶恐了起來。

末了劉季停了下來,麵色陰沉道:“長城,隻是現在所查,足足倒了五百多丈,恐怕我等無法按時修複。”

眾人聞言,亦是沉默了下來,心中止不住惶恐。

這下子,是死定了!

“大哥,我們該怎麼辦啊?”

小張禁不住哭了起來,悲聲道:“我還年輕,我還冇討個娘子,就這麼死了我不甘心啊!”

中年男子亦是哆嗦著,與其餘十數人,看向了劉季。

劉季心中惶恐不安,隻感覺已經被刀鋒架在了脖頸上,是那麼冰涼刺骨。

夜間呼呼的風聲,在他耳中亦是催命鬼音。

心中一橫,劉季卻是下定決心,麵色嚴肅的凝視著眾人,沉聲道:“既然如此,橫豎都是死,不如逃吧!”

事到如今,隻有逃命了。

“好!”

“可以!”

“我們聽大哥的……”

眾人紛紛應道。

說來他們大多數都是罪犯,被罰作城旦。

如今罪上加罪,也是不在乎了。

索性逃跑獲得自由身!

“現在,我們悄悄回去,多多召集一些兄弟們逃跑。”

“不管怎麼說,都要搭救一下他們!”

劉季義正言辭說道。

畢竟大秦律法連坐,一旦他們跑了,其他人也將受到株連。

“好!”

“先回去,準備準備衣物和食物。”

“把兄弟們一起帶出來!”

眾人紛紛響應。

當即回了屋中,將其他人喊著,聚集在了一起。

“各位兄弟,長城塌了!”

劉季一開口。

頓時驚訝的其餘人紛紛色變。

“大哥,你莫不是開玩笑吧?”

有人難以置通道。

“大哥冇有開玩笑!”

中年男子沉聲道。

小張亦是說道:“我可以作證。”

其餘人紛紛驚駭,看著劉季等人。

之前十數人亦是紛紛點頭。

“現在,我們要想活命,唯有逃離此處,遠遁草原。”

“不然的話,可就是斬頭啊!”

劉季蠱惑著眾人,言語中儘是失期者斬之類,沉聲說道:“今夜我們就要走,現在收拾衣物與食物。”

“誰願意一起的,可以跟著大哥。”

“不願意的,我也不強求!”

話罷。

當即轉身收拾東西去了。

其餘人聞言,麵色糾結。

但也僅是數息過後,其他人也都堅定了心思。

橫豎都是死!

劉季等人若是離開,他們也會連坐。

“我們也跟著大哥走!”眾人紛紛相應。

劉季見此,心中暗喜,當即率人離去,消失在茫茫黑夜中。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