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日時間匆匆而過。

大秦帝國八公子成婚之日,就在今朝!

整個鹹陽城鑼鼓喧天。

嬴子夜長髮以銀冠束,麵容整潔,婚服是一身黑色大氅,繡有玄鳥與蛟龍,點綴金紋,顯得格外莊重。

胯下騎著神駿無比,高大威猛戰馬,帶著韓信蕭何等人前去迎親。

在他身後,是一座三十二抬,以及三座十六抬大花轎。

花轎上端各角,鑲嵌著明珠。

其上赤紅絲綢華幕垂下,綴著一枚枚玉石打磨而成寶珠,鑲嵌金邊,閃爍光輝。

呈現出了一種令人驚愕的豪奢之氣。

“啟程!”

嬴子夜輕聲喝道。

轟隆隆!

大雪龍騎軍與大秦鐵騎呼嘯而出,拱衛著四周,作為儀仗隊。

宛若一黑一白,兩隻長龍。

街道兩旁,無數百姓歡呼圍觀著。

“太壯觀了!”

“竟然以軍隊為儀仗隊!”

“八公子殿下竟然如此神武,完全超出了之前我所幻想的模樣,真不愧是始皇帝陛下之子!”

行不多時。

迎親隊伍分成三隊。

呂雉、呂素姐妹二人此刻已經離開八公子府,居住在嬴子夜之前為呂公所置的府上。

嬴子夜率領著一支隊伍前往白府。

袁天罡與掃地僧分彆帶領隊伍前往呂府,以及陰陽家。

雖然嬴子夜不能親自前去,但是以陸地神仙作為代替,卻也是給足了麵子。

迎親隊伍極為龐大,宮廷樂師舞姬奉命前來為之慶祝。

街道之上,花車隨著迎親隊伍遊行。

樂師奏樂,舞姬翩翩起步。

“我等奉始皇帝陛下之命,為八公子賀!”

規模盛大,華麗無比!

達官顯貴無不讚歎,黎民百姓無比瞠目結舌。

自白府、呂府,陰陽家三處,將四人迎入轎中。

三支隊伍又於鹹陽城主街大道彙合一起。

嬴子夜率領隊伍沿著禦道一直進了皇城,入宮麵聖。

“兒臣拜見父皇!”

嬴子夜跪伏在地,叩首而拜。

在他身後,是明豔動人,各有千秋,穿著一身莊重深黑鎏金鸞鳥婚服的白影、呂雉、呂素、少司命四女。

“兒臣拜見父皇!”

四女亦是跪了下來,叩首而拜。

今日的始皇帝嬴政,卻是顯得溫和了許多。

見到嬴子夜與四女,麵龐更是露出和煦笑容。

“嗯,平身吧!”

始皇帝嬴政抑製著內心喜悅,淡淡笑道:“卻是一個個各有千秋,日後子夜你可要好好待她們。”

“理應如此!”

嬴子夜站了起來,輕聲笑著。

隨後與白影幾人又陪著始皇帝說了一會兒話,便被催促著離開。

隻好拜彆而去,出了宮中。

迎親隊伍朝著八公子府趕去。

嬴子夜與侯卿還有韓信幾人,一路上揮灑著一枚枚墜飾有紅繩銅錢,作為喜錢,分給百姓增添喜氣。

“給我一個!”

“唉,冇搶到!”

“我抓!”

無數聲歡呼,紛紛舉起了雙手爭奪著喜錢。

八公子府。

嬴子夜帶著迎親隊伍一路見證了大秦百姓的熱情,終於趕了回來。

白影、少司命、呂雉、呂素四女已經被安排進了婚房。

嬴子夜方纔趕回大廳中。

一位位賓客便已經前來。

朝中袞袞諸公,文武大臣,軍中將領……

“公子!”

李斯笑著湊了近前,拱手拜道:“祝公子與白影將軍,呂雉姑娘等人間白首!”

公子扶蘇穿著一身黑衣錦服,麵龐帶著淡淡笑意,氣質沉穩了許多,拱手笑道:“卻是想不到八弟竟然會早於大哥成親,今日大哥卻是要先品嚐一下你的喜酒了!”

“祝八弟日後與幾位姑娘執子之手,與子偕老!”

公子胡亥與趙高踏步而來,一身青衣長衫,顯得有幾分瀟灑,驅散了往日陰沉,朗聲笑道:“八哥,小弟我來討杯喜酒喝!”

看起來二人似乎真心祝賀一般。

“嗬嗬!”

嬴子夜亦是不動聲色笑了笑,目光灼灼微微眯著看向二人,笑道:“大哥,十八弟,快快坐下。”

“今日我們兄弟卻是要大醉一場,喝個儘興!”

隻是心中,卻是毫無波動。

說著便伸手抓向二人,拉著往一旁坐下。

任何人看來,都是兄友弟恭。

“好,好!”

二人淡淡笑著,彼此對視了一眼,在嬴子夜安排下坐在他側旁。

“大哥卻是變了啊!”

嬴子夜心中不由輕笑道:“城府有了幾分,演技亦是有了。”

一身銀裙素裹,高貴雍容女子踏入了廳堂中,正是陰陽家月神。

“八公子!”

月神微微頷首,恭聲道:“在下代表陰陽家前來祝賀!”

“請坐!”

嬴子夜淡淡笑道,伸手虛引。

“小子!”

渭陽君嬴傒踏空而來,身與天地相合。

無數神華縈繞,靈芒交織周身,一舉一動,牽引天地之力,循乎天地大道。

一身古樸卻又尊貴無比的龍蟒袍,威嚴沉重,代表了大秦帝國宗室。

強大氣息,哪怕收斂了許多,卻也力壓全場,讓無數人禁不住驚駭望來,為之側目。

“想不到帝國,皇室竟然有如此底蘊!”

許多朝臣官員,還是第一次見到渭陽君嬴傒,無不驚歎。

“老祖!”

嬴子夜躬身一拜。

“嗬嗬!”

渭陽君嬴傒伸手拍了拍他,笑道:“老祖我今日既是想要見你一見。”

話音落下。

渭陽君嬴傒又是悄悄傳音。

“不過,卻也是你父皇托我前來鎮壓宵小!”

“放心,有老祖在,任何人膽敢前來搗亂,我自滅殺之!”

話語之中,充斥著拳拳愛護以及肅殺之意。

雖是初次見麵。

嬴子夜卻也是感到了渭陽君嬴傒對自己的親切,長輩架子很輕,對後輩充滿了愛護。

似乎,是一個很和言善語的人……

“多謝老祖!”

嬴子夜傳音道。

隨即將渭陽君嬴傒請到主位上。

始皇帝嬴政身為一國之君,不適合前來。

但是作為皇室老祖的渭陽君嬴傒卻可以代替,坐於主位。

“老祖!”

嬴子夜倒了一杯酒,敬給渭陽君嬴傒。

隨後與公子扶蘇、公子胡亥三人紛紛舉杯一敬。

“好!”

渭陽君嬴傒仰首飲儘杯中酒,很是豪邁。

公子扶蘇與公子胡亥,一邊喝著酒,一邊打量著這個自家老祖。

他們聽說過渭陽君嬴傒大名。

曾經與大秦某前任相父呂不韋一同幫助父皇,以鐵腕滌盪嫪毐之亂。

而且武道修為境界高深無比,根本無法揣測!

尤其是公子胡亥,更是心中驚駭,因為他清楚的知道。

渭陽君嬴傒可以斬殺天人,或者說修為跌落,並非完全體的天人!

青冥就是被對方斬殺的!

“真是深不可測啊!”

公子胡亥感受著渭陽君嬴傒一身淵渟嶽峙的氣息,禁不住暗暗感歎。

月神與王離等人,朝中袞袞諸公,文武大臣,亦是拜道:“我等拜見渭陽君!”

哪怕傲氣,沉默寡言如韓信,亦是開口拜道:“信拜過渭陽君!”

袁天罡與掃地僧亦是對著渭陽君嬴傒輕輕點了點頭,以示恭敬。

“坐下吧,不必多禮!”

渭陽君和顏悅色,擺了擺手。

眾人聞言紛紛落座,動起了筷子。

嬴子夜一邊陪著公子扶蘇以及公子胡亥喝酒談話,一邊陪著渭陽君嬴傒。

不時還要下場陪著滿堂以及外圍賓客喝酒,聊一聊,談談話。

期間抽出空來,前去了趟婚房,端來幾盤菜肴,盛著熱粥,送給白影四人。

或許修為在身,幾頓不吃也不會餓。

但嬴子夜還是心疼,陪著幾人溫存了片刻。

隻是三無少女少司命依舊三無,雖然偶爾會被逗笑,卻很快化作了冰山。

不過笑容卻是極為甜美,亦透著股冷清,令人驚心動魄。

看得白影都十分心動。

呂素更是望著少司命讚歎道:“少司命姐姐笑起來真的好美!”

嬴子夜亦是看得一癡,回過神來,輕聲笑了笑,止不住說道:“你應該多笑一笑,整天冰著臉可不好,三無少女!”

“什麼三無少女?”

少司命不解問道。

嬴子夜一本正經解釋道:“無口,無表情,無心!”

“指沉默寡言、缺乏麵部表情、難以被窺知心理的內心封閉的少女。”

噗嗤一聲!

白影與呂雉、呂素三人禁不住笑了。

少司命白淨冰冷的小臉亦是一紅,話音幽幽道:“公子,你是在調笑我?”

“冇有!”

嬴子夜當即否認,隨即說道:“我還要去前麵陪老祖和扶蘇胡亥,以及賓客。”

“晚點再過來陪你們。”

“好!”

白影微微頷首。

離開了婚房,嬴子夜又回了大廳。

一路上與各處偏廳和院中的賓客打著招呼,敬著酒水。

“八弟(哥)!”

公子扶蘇與公子胡亥見嬴子夜歸來,出聲招呼道:“你去哪了,我們之前找你喝酒都找不到人?”

“嗬嗬!”

嬴子夜不好意思笑了笑,道:“去外麵陪客人了,來,咱們繼續……”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