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事後!

夜間。

明月之下。

桑海郡與會稽郡交接之處,一片帳篷連綿,篝火明亮。

蒙恬率領大秦帝**隊退出齊地之後,便駐紮於此休息。

“齊國,為何有陸地神仙?”

蒙恬目光陷入沉思之中,愁眉不展。

齊國大軍前來接應他可以理解,但是那尊陸地神仙他就不理解了。

不合常理!

齊國要是有陸地神仙,滅國之戰中為何不出現,為何這麼多年不曾聽說過?

若是後麵齊國王室修成,當然,也不可否認那是對方一直隱藏的底牌!

“隻是太湊巧了,而且還隱藏了身份……”

蒙恬不由感慨道。

他仔細回憶著今日大戰,與對方所交手一幕幕,畫麵再次呈現與腦海之中。

陸地神仙,大陣!

為何,對方明明威勢霸道,出招亦是凶猛,可是隱隱之間,倏然顯露有儒家浩然正意。

而且那些陣法組成數百人之中,有些身影是莫名熟悉……

“儒家,儒家!”

蒙恬睜大了雙眼,卻是頃刻之間明悟了。

儒家就在齊地,就在桑海郡郡城桑海城,而且也有陸地神仙,掌握有陣法。

至於對方殺伐之術並非儒家,也可以解釋為隱藏身份!

這樣一來就解釋了那黑袍鐵麵之人,為何穿著齊國王袍,隱藏了麵容,以及殺伐之間透露出來的儒家浩然之意。

“荀夫子,小聖賢莊,你們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蒙恬目露凶光,狠狠一拍桌案。

磅礴威勢掀起狂風,引得周圍親兵紛紛矚目。

“大將軍,不知有何事?”

眾親兵匆忙問道。

“無礙。”

蒙恬吩咐道:“磨墨,拿筆、紙來!”

“喏!”

當即就有親兵開始磨墨,呈遞上來紙筆。

懷疑一旦產生,罪名就成立!

哪怕冇有直接證據,但是帝國行事,又何嘗需要證據?

強者針對弱者,從來不需要證據!

說你有罪,你就有罪!

證據,那是在一定條件之下,才需要的。

蒙恬當即提筆落字,書寫了起來。

“八公子,末將率軍攻伐項氏一族大軍,滅殺了數萬楚軍,楚軍一路與大秦帝**隊廝殺潰敗……”

“秦、楚皆有損傷,末將帶軍追殺至桑海郡,遭遇齊軍,及一陸地神仙,莫名勢力阻擋。”

“末將懷疑,那陸地神仙與莫名勢力為荀夫子與小聖賢莊!”

“請八公子調兵於此,以備滅楚和齊……”

月光照耀之下,晚風輕輕吹拂著白紙黑字。

蒙恬等墨跡風乾,將之裝進信封中,交給了親兵,吩咐道:“命一隊精銳鐵騎,護送此信前往鹹陽,交給八公子!”

“喏!”

數名親兵恭聲應道,接過信封,隨即離去。

蒙恬眉頭皺著,目光深沉出了軍帳,身後數名親兵跟了上去。

“爾等退下!”

蒙恬喝道。

“喏!”

見狀,一眾親兵也不再跟隨。

蒙恬孤身一人,腰間挎著長劍,走到了一處小土山上。

晚風吹拂著,卻無法撫平內心。

“唉……”

蒙恬不由歎了口氣。

此次之事,請求援軍,他隻告訴了嬴子夜,並未稟報始皇帝嬴政。

“若真是儒家所為,扶蘇公子身份卻是比較敏感啊!”

蒙恬不由歎道。

此事他也不好傳信於始皇帝陛下,畢竟情況不明。

而且蒙恬身為公子扶蘇老師,怎麼來說,也得照顧一下徒弟。

數日之餘!

訊息傳至鹹陽。

八公子府。

嬴子夜接到了蒙恬派人傳來書信。

“嗬!”

嬴子夜輕笑一聲,看著信封笑道:“竟然是蒙恬來信!”

對此,他產生了一些好奇。

難不成,項氏一族被滅了?

噌!

指尖劍氣一閃。

信封被整齊切開。

嬴子夜拿著信審視了起來,目光陰沉了幾分。

“荀夫子,小聖賢莊……”

嬴子夜咬了咬牙,攥緊了信紙。

儒家,未免太過猖狂!

竟然敢阻擋帝國,簡直豈有此理?

“必然是儒家所為!”

嬴子夜心中極為確定。

因為前些時日不良人便密報齊國與小聖賢莊苟合在了一起!

“大帥!”

嬴子夜輕聲喚道。

“屬下在!”

袁天罡身影倏然浮現。

“率不良人前往支援蒙恬大軍,若真為小聖賢莊,一舉將其平定!”

嬴子夜目光望向桑海城方向,話音蘊含著一絲怒火。

“喏!”

袁天罡恭聲應道,當即轉身離去。

不良人,出動!

與此同時。

長公子府,門前!

自桑海郡,桑海城小聖賢莊前來的儒家弟子,一路遊曆大秦帝國山河,見證了六國餘孽紛亂造反前來。

“這天下,雖說大亂不安,但是在大秦帝國郡縣之下,依舊保持著安穩啊!”

徐玉下了馬車,望著四周街道,麵色帶著一絲感慨。

他之前踏入鹹陽城就發現,這鹹陽城中安穩祥和無比,百姓安居樂業。

雖然六國皆反,但是卻也冇造成影響。

而其餘所路過郡縣,雖是有些氣氛凝重,有些物價漲高,然而卻也在官府掌控之下,並冇有對百姓生活造成太大困難。

“有祖龍存在,大秦帝國不會滅!”

徐玉心中暗道。

始皇帝嬴政太可怕了,一人掃滅六國。

甚至如今六國捲土重來,也冇能動搖大秦根基。

“當然,也有八公子的作用!”

徐玉明白,那位大秦公子同樣的可怕。

甚至趙國,魏國兩大反秦勢力,已經被不良人與黃泉殺手剿滅!

就連楚懷王熊心勢力,也被蒙恬率領大軍滅殺。

如今想必已經開始攻伐楚國項氏一族地盤了。

徐玉走向了長公子府大門。

“這位先生,請止步!”

一名門房攔住了他。

“嗬!”

徐玉輕笑了一聲,拱了拱手,說道:“在下前來尋張良師叔。”

“還請大哥通傳一聲!”

門房聽聞此言,禁不住驚呼道:“張先生師侄!”

“還請先生等待一會兒,容我稟報。”

那名門房客客氣氣,當即前去通稟。

“小聖賢莊來人?”

大廳之中。

張良正與公子扶蘇、淳於越等人談著話,卻在此時得到了訊息。

心中疑惑,當即拜彆了公子扶蘇,前去將徐玉帶到了自己在長公子府的小院裡。

書房之中!

“師叔!”

徐玉拱了拱手,恭聲拜道。

“何事?”

張良出聲詢問。

“一切儘在信中!”

徐玉掏出了一張信封。

張良隨手接過,將之展開。

然而隻是看了一眼,倏然大驚失色。

平日裡不悲不喜,謀斷萬事的他,亦是感到了驚駭。

“小聖賢莊竟然與齊國展開合作了!”

張良長身而起,無奈說道:“此事未免太過不妥,萬一出了岔子……”

書信上麵,赫然記錄了齊王田假親自拜訪荀夫子一事!

“這,師叔誤我啊!”

張良麵色難堪,渡著步子,思來想去,禁不住歎道:“而且也會誤了扶蘇公子。”

要知道,張良是小聖賢莊三莊主,而公子扶蘇與小聖賢莊有著緊密關聯!

現在他恨不得馬上趕到桑海郡。

讓小聖賢莊迅速掀起反抗齊國餘孽,效忠大秦的旗幟。

自此與齊國王室餘孽切斷關係!

一旦事情敗露,張良以及公子扶蘇,包括整個儒家勢必受到牽連!

徐玉看著這一幕,亦是感到了大事不妙,臉色緊張,急忙問道:“師叔,這該怎麼辦啊?”

“快!”

張良催促著徐玉道:“你快點準備東西,趕回桑海城,告知伏念師兄勸阻師叔!”

“喏!”

徐玉此刻亦是慌張,急忙準備了一些東西,又匆匆離開長公子府。

隻是就在書房外麵,羅網殺手注意到了張良與小聖賢莊來人,當即前來查探。

“嗬!”

“想不到,居然還有如此收穫……”

羅網殺手竊聽著,嘴角露出得意笑容。

身影一轉,當即迅速朝著徐玉追逐而去。

過程之中,不驚動任何人,同時召集了周圍一眾羅網殺手。

長公子府,不止有他一人盯梢。

身為羅網殺級殺手,其麾下有許多羅網殺手聽命!

鹹陽城前往小聖賢莊的出城方向,就在東門!

因此羅網殺級殺手帶著手下,迅速抵達東城門,等待著徐玉出現,默默跟隨,伺機行事……

黃昏落日。

天色迅速暗淡了下去,月上柳梢頭。

十八公子府!

房室之中。

公子胡亥與趙高二人下著黑白棋,吃著糕點,喝著黃梅酒,賞著明月,極為舒適得意。

“公子!”

趙高笑道:“你這一步可是下錯了。”

說罷。

白棋落下,封鎖住了十數枚黑子的氣。

趙高揮了揮手,便將那失去了氣的黑子撤下。

“嗬!”

公子胡亥笑了笑,不甚在意。

羅網殺手迴歸,尋到了公子胡亥和趙高。

“公子,趙大人!”

羅網殺手恭聲拜道。

“哦?”

公子胡亥正要落子的手停了下來,看向羅網殺手,問道:“有大哥和戰神殿談話的線索了?”

趙高亦是目光望了過來,有些許好奇。

“回稟公子!”

羅網殺手道:“此事還未曾有線索,不過卻是發現了另外一件事!”

“儒家小聖賢莊與齊國餘孽展開了合作……”

“什麼?”

公子胡亥先是一驚,隨即露出了喜色。

趙高眸子亦是微微一眯,露出宛若毒蛇的光芒。

“太好了!”

公子胡亥讚歎道了一聲,詢問道:“那小聖賢莊弟子何在?”

“回稟公子,已被關押!”

羅網殺手恭聲道。

在對方出城冇多久,不過十數裡處,他就和一眾下屬將對方擒住了。

公子胡亥與趙高相視一笑。

“恭喜公子,賀喜公子!”

趙高拜道:“這次說不準就可以一舉讓長公子離開鹹陽,令他與太子之位絕緣。”

“不錯!”

公子胡亥微微頷首,狹長雙眸閃爍著狠毒光芒,擇人慾噬,冷笑道:“本來想探聽與戰神殿的事情,卻是不料還有這意外的收穫,不過也是足夠了。”

“大哥,這一次看你如何翻身……”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