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來是這般。”

白影聽著嬴子夜闡述其中玄妙,以及凶險,亦是為他捏了一把冷汗。

“夫君真是天才!”

白影不由讚歎道。

“夫君確實是天才!”

不知何時,少司命亦是出現在附近。

一身紫紅色長袍,背後扇綸點綴著流光溢彩,清冷氣質令人不敢接近,膚如凝脂玉,倚門回首一笑間便是傾國傾城。

“多謝美人誇讚!”

嬴子夜抱拳笑道。

“夫君,夫君!”

兩聲清脆嗓音響起。

呂雉以及呂素走了過來,手中拿著白玉蠶絲團扇,輕輕的扇著風,吹動柔順清絲。

前者少禦風情,明媚動人,後者甜美可愛,令人禁不住想要欺負!

“稚兒,素素!”

嬴子夜見到二人,湊了上前。

一手握住呂素小手,一手探向其小腹處,感受著其中另外一個小生命散發的磅礴生機。

“嘿嘿,素素快過來坐下,彆站著累壞了身子!”

白影一手挽著呂素胳膊笑道。

“姐姐,這纔不到兩個月,冇那麼嚴重。”

呂素不好意思說道,此刻她的肚子都一點冇顯。

“咳咳!”

嬴子夜揮了揮手,說道:“走,咱們找侯卿、螢勾他們玩投壺去,泛舟湖。”

“而且聽說他在蕭術上的造詣已經提高了許多,正好見識一下。”

時至今日。

侯卿在樂器上的造詣,雖然比不上大家,卻也可以堪稱爐火純青了。

蕭音動人心絃,悅耳無比。

甚至是按照侯卿的說法,他再過幾個月就可以以音入物,以音殺人控人!

“好!”

眾女應聲道。

中庭,一處彆院內。

竹林鬆柏隨風輕輕搖曳,傳出陣陣草木清香,一處小水池波紋盪漾,清澈無比,遊魚嬉戲其間,皆若空遊無所依。

陽光揮灑而下,一地斑駁。

“唔!”

侯卿推開了房門,正伸展著腰姿打著哈欠,便見嬴子夜幾人趕來過來。

“公子!”

侯卿招呼了一聲。

“侯卿,才醒啊!”

嬴子夜笑道,不過目光卻是倏然亮了起來。

“嗯!”

侯卿應了一聲。

倏然發覺白影幾人麵色有些古怪。

“喂,你們幾個……”

侯卿疑惑不解。

砰!

螢勾卻是打開了房門,探頭探腦走了出來,見狀和嬴子夜幾人打了一聲招呼,看向了侯卿,禁不住捂臉道:“弟弟,你髮型亂了了!”

“啊!”

侯卿驚呼一聲,回到屋子裡照了一下鏡子,發現一縷頭髮冇束好,高高翹起,形成了長長的呆毛。

“淦!”

侯卿慘叫一聲,急忙將呆毛壓了下來,重新束髮。

“完了,我的風度不保了!”

“哈哈哈哈!”

嬴子夜禁不住笑道:“侯卿,勿慌,反正你的風度翩翩的形象我們已經看夠了。”

“唉!”

侯卿無奈的歎息了一聲。

“行了。”

嬴子夜說道:“這段時間以來,大家一直刻苦修行,進行比武。”

“今日陽光明媚,微風不燥,不如休息一下,咱們幾個玩玩投壺,在後院湖中泛舟一番。”

“侯卿你也可以展示一下蕭術,看看威力如何。”

八公子府。

後院湖泊之中。

數隻小船搖曳著。

白影與呂雉幾女坐在一隻小船船側,脫下了長靴,露出雪白玉足撥弄著清水,盪漾著波紋。

遊魚嬉戲而過,蓮葉青翠,荷花出淤泥而不染。

嬴子夜則是與侯卿坐在另一隻船上,一邊對弈,一邊說笑著。

侯卿一手拿著玉簫,淡然自若的吹奏著。

伴隨著蕭音瀰漫,一縷縷清風捲蕩,吹拂著蓮葉荷花,卷蕩著岸邊樹葉落下,在空中飄蕩不停。

顯然,侯卿以蕭音入武,已經達到了一個層次,可以禦使操控外物。

“不錯啊!”

嬴子夜豎起來大拇指,笑著稱讚道。

“嘿!”

侯卿得意一笑,道:“那是當然,本祖可是個天才!”

這是一陣沉悶聲音傳來。

“我贏了,我贏了!”

旱魃與劍九兩人比賽著投壺,此時獲得了勝利,大喜喊道。

“老夫輸了!”

劍九無奈一笑,眼中露出狡猾精光,拿起酒杯自罰三杯。

曉夢大師見此一幕禁不住搖頭笑了笑,神情眉宇間透著一縷愜意。

“這般生活修行也不錯,鬆弛有度,更為貼合自然……”

岸邊數名下人處理著水果做成擺盤,燒烤著牛羊肉串。

碳火升騰,一縷縷青煙和香味飄散。

“老夫先去嚐嚐!”

劍九聞到香味,腳下一滑,當即跑了過去。

眾人又是鹹魚的一天。

時值黃昏!

嬴子夜帶著白影等人出了府,在鹹陽城中閒逛了起來。

雖是夜間,卻也極為繁華,燈火通明。

有表演雜耍技藝著,噴火下油鍋,博得周圍人喝彩。

嬴子夜幾人雖然知道其中原理,卻也賞了一些錢財。

隨後又去了酒樓之中,欣賞舞姬那絕美舞步,姣好身姿,以及美妙樂曲……

“公子!”

正當這時。

一直拱衛在周圍,暗中跟隨的親衛走來一人,恭聲道:“京兆府衙門傳來訊息,帝學百家宮於今日已經修建完畢,明日公子可以為學宮舉辦正式開辦儀式了!”

“並且他們詢問公子,何時招生?”

嬴子夜聞言微微頷首,問道:“那人呢?”

“大人,公子請你過來!”

親衛看向一處喊道。

“喏!”

一名穿著黑色錦衣,頭戴獬豸冠的官員走了過來,對著嬴子夜周圍眾人拱了拱手,以示敬意。

“坐下吧!”

嬴子夜淡淡笑道。

從對方的獬豸冠來看,必然是出身法家的官員。

而對於法家的官員,從古至今就冇有統治者,冇有任何一個帝王不愛的。

用著順手,還可以替君主背黑鍋!

法家之人在乎的是君主意誌,以及法家理想,個人對於法的追求!

為之可以死生。

譬如春秋戰國時代的吳子吳起,商君衛鞅,以及申不害,還有後世的大漢蒼鷹郅都,晁錯、張湯等等……

其中吳起為了實現自己的報複,在母親死時不歸家守孝,甚至拋棄妻子,並且將之殺害。

大漢蒼鷹郅都內壓豪強,外鎮匈奴,乃是一個真正的忠臣和孤臣!

後審理皇室之案,絲毫冇有顧及,因劉榮之死因而死。

哪怕是皇帝也冇有保住!

是以對於法家之人,嬴子夜是極為喜歡和欣賞的。

“多謝公子!”

黑衣法家官員正襟坐下,恭敬道:“八公子,在下主夫鳴!”

“今日學宮已經建成,不知您明天是否有空出席,又有何安排?”

嬴子夜倒了一杯酒水遞過去,引得主夫鳴受寵若驚。

“明日舉辦開辦儀式!”

嬴子夜說道:“不過三日之後的巳時再行招收學子。”

“雖說天下學子有誌之士,已經大都彙聚鹹陽城中,可是總需要將此訊息傳播出去,讓天下學子準備一番。”

“而且既然是招收學子,也需要一場考試,來檢視一下他們。”

“這樣,本公子給你說,你如此這般,這般如此出題……”

隨著嬴子夜闡述。

主夫鳴雙眸逐漸明亮了起來,連連稱讚。

直到嬴子夜話音落下,他依舊意猶未儘。

“八公子這一招真高!”

主夫鳴歎爲觀止,這一次他算是明白了,眼前這位大秦公子,當真是神人!

二人談話完畢,又閒聊了幾句。

隨後主夫鳴便告辭離去,前去通知下屬進行準備。

嬴子夜與白影、侯卿等人欣賞著賞心悅目的舞姬翩翩起舞,時不時推杯換盞,輕輕哼唱著。

直到深夜時分,酒樓打烊這才離去。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