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在水下廝殺的雙方,見到了傀以及追殺而來的十一名黑冰台殺手。

那數名暗河成員止不住的興奮,廝殺之間,更加賣力。

傀衝了過去,手中長劍逼向前方的黑冰台殺手。

後方十一名黑冰台殺手亦是冷然殺向了傀。

水下大戰開啟!

一時間渭河之中,不斷被巨大沖擊爆炸出一道道怒濤。

掀起十數丈高大浪花。

傀迅速趕到了那數名暗河殺手附近,一手轟向河道地麵。

真氣狂湧而出,按照著玄之又玄的運轉方式,注入了河道深處,地麵之上鑲嵌著的一塊巨大玉石之中!

巨大玉石隱藏極好,完全的被淤泥遮掩,要不是傀一掌印下,將數尺深厚淤泥清除,根本無法察覺。

黑冰台殺手見此一幕,雖然不知道對方要做什麼,可是卻已經有了猜測。

“對方既然是要逃走,恐怕這裡存在密道!”

黑冰台殺手皺著眉頭,沉聲說道。

當即前去阻止。

轟隆隆!

倏然之間。

一層閃爍著湛藍色的薄膜升起,玉石卻是沉淪而下,縮到了一側,露出了一條通道。

傀以及數名暗河殺手霎時躍入其中。

速度之快,令人咂舌。

黑冰台殺手冇能阻止成功,卻也冇有猶豫,當即就要躍入其中。

可是卻被湛藍色薄膜阻擋,無法潛入。

“該死的!”

黑冰台殺手憤怒之下,當即以長劍斬向了薄膜。

噗嗤一聲!

薄膜破裂出一道道裂紋。

躍入了密道之中的傀以及數名暗河殺手對視了一眼,揮劍攻向了身後通道壁壘。

轟隆隆!

通道瞬間倒塌,一陣搖晃,土石紛飛堵住了通道。

而且不斷朝著前方蔓延。

傀以及數名暗河殺手鬆了一口氣,迅速潛行。

而在河道之中,十數名黑冰台殺手終於將湛藍薄膜破滅。

然而卻見通道一陣搖晃,瞬間倒塌,緊接著河水漫灌而來,化作了巨大漩渦。

黑冰台眾殺手搖頭一歎,目光中充滿了不甘心,卻也隻得衝出了水麵離去。

砰,砰,砰!

一道道身影沖天而起,浮出了水麵。

“抓到他們了冇有?”

李信大聲喝問。

“回稟將軍,河道之中還有密道,被對方給跑了!”

十數名黑冰台殺手臉色難看至極,一邊朝著周圍的暗河殺手殺去,一邊說道:“那密道被對方破壞倒塌了,我們根本無法追擊!”

“不過那些人已經深受重創,就算能夠活下來,恐怕也無法恢複巔峰狀態,無法武道精進了……”

轟!

一道巨大轟鳴聲。

李信以及趕來支援的月神還有星魂將大家長鎮壓。

陰陽家眾人再將蓋聶等人關押進蜃樓之後。

東皇太一察覺到了城外渭水河畔有劇烈戰鬥波動,便吩咐二人趕來支援了。

“什麼?”

李信驚呼一聲,皺了皺眉頭。

萬萬冇有想到啊,河道之中竟然有密道!

“哈哈哈哈!”

大家長仰天長嘯道:“能活著就好,就好啊!”

噗嗤,哢嚓!

鮮血飛濺,琵琶鎖破開了大家長血肉,而後又貫穿了其鎖骨。

李信狠狠一抓琵琶鎖,如同拖拽著死狗一般拖著大家長,冷冷道:“哼,就算是他們逃走了又如何,你已經淪落在了本將軍手中!”

哢嚓哢嚓!

雙手狠狠插入了大家長後背,將之脊椎撕裂。

“啊!”

哪怕是大家長意誌堅定,卻也不由痛呼了一聲,而後暈厥了過去。

月神與星魂則是飄然殺向了其餘暗河殺手。

黃金火騎兵等三千大秦將士雖然無法加入戰鬥,卻也彎弓拉弦,對著那些暗河殺手時不時放冷箭。

在黑冰台殺手,三千將士,以及月神星魂聯手之下。

暗河殺手被屠殺殆儘,僅僅留下了大家長等寥寥一些活口。

“將軍,我們先走了!”

月神淡淡一笑,說道。

“多謝二位了!”

李信抱拳一禮。

星魂冷漠無情,揮了揮袖袍,直接灑然離去。

“將他們帶回去審問!”

李信拖拽著大家長,指了指那些活口。

廷尉府!

詔獄大牢,水牢之中。

雖然大家長寧死不屈,最後更是以心死則亡的方法自儘。

大家長麵對黑冰台以及廷尉吏卒刑罰都承受不住,要以死亡躲避。

可是其餘暗河殺手卻做不到這種程度,在嚴刑逼供之下,他們交代的一清二楚。

十八公子府!

傀以及數名暗河殺手逃出了密道,在密室之中換上了一身乾淨衣服後,當即尋到了公子胡亥。

一座屹立於湖邊的水榭閣樓中,公子胡亥正尋歡作樂,和一眾嬌柔美妾,嫵媚舞姬飲酒唱曲。

卻倏然見到傀以及數名暗河殺手趕來了。

“你們下去罷!”

公子胡亥見傀等人麵色陰沉惶恐,便知道大事不妙,可能出了差錯。

待其餘人離去之後。

砰!

傀將門窗關閉,小聲說道:“公子,黑冰台殺手察覺了我等,正當我們等待在渭水河畔時,他們殺來了!”

“後麵鹹陽城守軍以及陰陽家兩位護衛,亦是支援而來。”

“我想,可能是陛下注意到了暗河……”

說完這些話,傀小心翼翼的垂下來頭,不敢看公子胡亥。

其餘幾人,亦是瑟瑟發抖,壓製不住傷勢,禁不住吐出了一口血來。

“這!”

公子胡亥瞪大了雙眼,心中升起了一絲恐懼。

“廢物,廢物!”

公子胡亥低聲怒吼,心中怒火中燒。

不過缺終究冇有殺了傀等人。

暗河是他最強大的底蘊,羅網屬於趙高,並不屬於他!

而在軍中扶持的將士,一部分已經因為牽扯到白影而被他剷除。

“哼!”

公子胡亥冷哼一聲,陰冷道:“回密室裡去,不要見本公子。”

“若不是如今暗河隻剩下爾等,本公子定不會輕易饒恕!”

“喏!”

傀以及數名暗河殺手鬆了一口氣,互相攙扶著,退了下去。

“該死的,若真是被父皇知曉了該如何?”

公子胡亥愁眉不展之際,便欲踱步從府邸中離去。

可僅僅隻是踏出一步,卻又猛地停了下來。

“不可!”

“若真是如此,豈不是不打自招?”

“縱是真被父皇發現了,亦要搏一搏!”

公子胡亥雙眼露出陰鶩寒色,內心堅定。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