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哪怕麵對匈奴鐵騎兵鋒,公子扶蘇依舊錶現出了雲淡風輕,一身天潢貴胄的氣質,大義淩然的嗬斥著。

讓匈奴鐵騎誤以為此處不是草原,而是他們誤入了大秦境內。

噌!

一眾斥候抽出長刀,揮動長槍指向公子扶蘇,麵紅耳赤怒色道:“閉嘴!”

“這裡是草原,是匈奴王庭的地盤,可不是爾等大秦!”

一名什長指著公子扶蘇吩咐著手下士卒,道:“給我把他綁了!”

當即便有數名匈奴士卒興沖沖的騎著馬衝向了公子扶蘇。

葉澤冷冷一笑,擋在了公子扶蘇身前。

噌!

鏘!

長劍出鞘,輕而易舉的斬斷了幾人手中兵器。

噗嗤噗嗤!

葉澤又一揮劍,長劍轉動,爆發出鋒利劍芒,映照的周圍眾人禁不住閉上了眼眸。

劍氣縱橫,寒光乍現!

數名匈奴士卒頓時慘叫聲聲,痛苦哀嚎,隻見鮮血從他們手腕處狂噴而出。

“斬斷爾等的手掌,隻是一個教訓罷了,不得對公子冒犯!”

葉澤冷聲喝道。

嘩啦一聲!

公子扶蘇甩開手中摺扇,輕輕搖曳著,儘顯高傲姿態。

“你們,你們!”

那名什長更加怒了。

與其餘匈奴士卒義憤填膺之下,就要再次殺來。

公子扶蘇卻是等得不耐煩了,淡淡說道:“彆說你們這不過十人根本打不過本公子和葉澤,就算是你們打得過,可也要動動腦子!”

“本公子乃是大秦帝國長公子,貴不可言,前來與你們戰神殿的大人有事商討。”

“若是你們膽敢傷了我,戰神殿不會放過你們,冒頓單於也不會獎賞爾等……”

正要衝鋒殺人的匈奴眾人瞬間冷靜了下來。

活著的大秦帝國公子,遠遠比死了的更加有價值!

而且對方指名道姓與第十二戰神有關,萬一真有什麼關係,可不是他們能夠得罪的起的。

“哼!”

那名什長冷哼一聲。

命人將受傷的三名士卒斷掌拾起,為他們封鎖穴道止住了鮮血,進行包紮。

而後伸手虛引道:“將他們帶進去!”

在匈奴斥候護送之下,一路上雖然引起了周圍匈奴將士注意,前來探查,卻也冇有發生意外亦或是阻擋。

此間訊息,亦是傳到了匈奴王庭之中。

戰神殿華顏無道等三大戰神,以及冒頓單於等人得知之後,露出了驚詫的神色。

“這公子扶蘇,是要做什麼?”

冒頓單於疑惑不解,哪怕公子扶蘇傷了他匈奴士卒。

可是那並不是重點,左右幾個底層罷了。

就如同匈奴將士看待他們部落裡的奴隸一般,如冒頓單於等這些掌權者,看帶他們也如同奴隸!

“太奇怪了!”

風長空摸索著下巴,沉思良久。

華顏無道亦是表情奇怪,心中卻是倏然想起了她曾經兩次去招攬公子扶蘇,於是猜測道:“難不成,他是要與我匈奴合作!”

其餘幾人聞言亦是紛紛有了眉目,讚同道:“不是冇有這種可能!”

他們也是知道華顏無道去招攬公子扶蘇一事的,並且也是戰神殿和匈奴打探到了對方處境後,製定的計劃。

反正一手佈局罷了,成了將對匈奴有大利,失敗了也冇什麼損失。

“單於,三位戰神大人,扶蘇公子到了!”

守衛在王帳門口的將士恭聲傳話道。

“請他進來!”

冒頓單於話音威嚴,大馬金刀坐在王位之上高聲喝道,聲音洪亮雄渾。

公子扶蘇與葉澤得到了首肯之後,踏入王帳之中。

隻見正中王位之上,冒頓單於氣勢磅礴,身材雖然矮小,卻極為雄壯。

雙眸猶如凶煞狼瞳虎母,充滿了擇人慾噬的凶芒,直視著公子扶蘇。

而在左右兩側下排,華顏無道以及氣勢不凡的一名少年,一名青年坐於席上。

或是饒有興趣或是淡漠冰冷的目光打量而來。

一瞬間,數道強大的壓力席捲而來,令人禁不住震顫。

陸地神仙遠超常人,已經脫離了人類大半範疇的高等生命層次氣息,令人感到惶恐,窒息與不安。

“單於,三位大人,有禮了!”

公子扶蘇以及葉澤拱了拱手,雲淡風輕的神情也有了一絲緊張。

既是感到了壓力,也是心中因為計劃而產生了慌張。

當然,這也很正常,並不會讓人生疑。

若真是絲毫不懼,反倒是大有可疑!

“扶蘇公子好大的排場啊!”

冒頓單於首先發難,冷笑道:“來我草原,卻是充滿了傲氣,絲毫不將我匈奴放在眼裡,動輒出手傷害了三名匈奴勇士!”

“如此視我匈奴無人,扶蘇公子可有什麼要說的?”

噌!

寒光閃爍。

守衛王帳之中的兩排士卒抽出了刀劍,兵鋒指向了公子扶蘇。

似乎下一刻就要動手殺人。

“單於!”

公子扶蘇淡然笑著,目光卻是凝重了許多,說道:“本公子身為大秦帝國公子,他們膽敢亮出兵鋒,便是不敬,如此也隻是稍做懲戒罷了。”

“此次前來,本公子乃是為了與單於合作,與戰神殿合作!”

話音清晰,最後一句更是饒有深意。

“哦?”

冒頓單於輕咦一聲,嘴角露出了一絲喜色。

華顏無道亦是露出了不易察覺的笑容,此次卻故作冰冷神情,反問道:“扶蘇公子身為諸夏血脈,大秦公子,卻要我等蠻夷合作,莫不是在說笑?”

之前公子扶蘇,對她便是鄙夷不屑於,滿口蠻夷與諸夏之分。

如今正好一吐胸中不快,報複一番。

公子扶蘇聽聞此話,也隻能尷尬笑著,不作回答。

她直視著公子扶蘇,嫵媚笑著,聲音冰寒,道:“本座曾經兩次前去招攬扶蘇公子,與殿下談及合作之事,公子都拒絕了,如今卻為何前來?”

關於公子扶蘇要與匈奴以及戰神殿合作,她還是抱有疑問。

雖然猜出來了估計是對方徹底不滿,壓製不住內心的**,可還是要探查深究,以作不測……

公子扶蘇沉默了片刻,開口說道:“自上次華顏無道大人謀劃引我出城,本公子因為不聽安排和勸誡,導致數千將士傷亡,損失慘重……”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