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翌日。

朝堂之上。

提起昨夜金榜異變之事,滿朝文武大臣都是帶著一臉的欣喜,紛紛交頭接耳。

讓原本莊重肅穆的朝堂平添了一分喜悅。

“始皇帝陛下到!”

隨著一聲宣號,群臣立即叩俯在地。

“起來吧,都說說昨天晚上金榜是為何異動?予我大秦國又有何好處和壞處?”

始皇帝雙手撐著漆金的龍紋帝座,身子微微向前探,看向大殿內的臣子們,略帶期待。

李斯當即出列,道:“回陛下,昨夜金榜異動乃是我大秦國之喜!”

“昨夜,一股極為精純的靈氣至金榜中勃發而出,頓時便充盈至我大秦國疆域之,凡我國境內修士皆是有所精進。”

“另,我找與八皇子在內的城中修士都已經探討過了,得知那蒼龍竟然已經將修煉一途的前路都藏在了那寥寥餘音之內!”

“要知道,在金丹、元嬰、化神、洞虛、太玄、逍遙、太虛、歸元這七大境界之中,金丹便已匹敵指玄境,化身也不過是仙人境,罷了!”

“若是我等在此時勤加修煉,到了那太虛、歸元,屆時必定能踏步虛空,無敵於世!”

李斯一番長篇大論,說得始皇帝龍顏那是大悅。

“此外便是我境內子民原本千中選一,纔可成為一名修士。但如今,在受到金榜異變勃發而出精純的靈氣滋養後,竟然可達到擺中選一!”

“不出數年,我大秦就可人人皆兵!”

“大善!”

說到這裡,李斯話鋒突然一轉,向蒙恬、王翦、李信等人問起了邊疆用兵一事。

“如今我大秦與夢大陸接壤,邊疆戍守之事必定要搶占先機,不知道幾位將軍有何高見?”

蒙恬答道:“此前,我大秦工匠就造出了那能往千裡之外投擲出火球之物,殺伐敵軍。”

“此物被臣以火炮稱之,雖造價頗高,但我早些日子就與城中的能工巧匠們研究過了,能夠在此火炮上刻錄各種陣法,或使其威力增倍,或使其更便於行軍,有諸般妙用!”

“屆時,定能助臣等攻城掠地,揚我大秦浩浩軍威!”

話畢,王翦又上前道:“昨夜,八皇子麾下三百大雪龍騎軍已經開拔啟程,相信不用多日就能探查出夢大陸各國的虛實來,屆時我自當請命為先鋒軍,率我大秦軍士將殺得俯首稱臣,進殿朝貢!”

“好好好!”

始皇帝大笑幾聲,隨後隻見李信身著一身戎裝,說道。

“陛下,臣今天就當前往各處邊疆,都督軍防之事。”

“將軍此去,寡人便是放心了。”始皇帝微微頷首點頭,“來人,賞將軍珍奇異寶,丹藥寶典,祝將軍此去順遂無恙!”

“祝將軍此去順遂無恙!!!”

“祝將軍此去順遂無恙!!!”

“祝將軍此去順遂無恙!!!”

李信當即來到龍紋帝座之下,半跪在地,“陛下,這……臣實在是愧不敢受!”

“將軍如此高功,寡人自當行賞!不然,莫不是要寡人負了爾等的赤血忠心!

“謝陛下!”

始皇帝如此做派,李信要是還敢拒絕,輕則便是掃了始皇帝的顏麵,重則就要擔上一個忤逆犯上的罪名。

見狀,他豈敢不從。

這鹹陽城中,自昨夜那金榜異象起,便是滿城的朝朝和睦。

再看那夢大陸之上,魔族都城許蒼城內卻是一片的壓抑肅殺。

魔皇曹孟盤坐在大殿之上。

隻見其身下是各類珍奇異獸製成的皮襖,身穿暗紅色火雲紋袍,頭戴龍首吐珠冠,不怒自威!

“張文運何在?”

“回魔皇,文運將軍已於昨夜金榜異響之時就已經開拔,要率軍直抵那秦國都城!”

“將軍還說說是此事不能再拖,若是再拖下去,就又要像是那人族人皇劉玄一般,成了我魔族的一根心頭刺,如鯁在喉!”

“放肆,冇有吾的軍令,竟敢擅自開拔!”

聽到這個訊息,氣得曹孟當即猛地一拍,將身前的案首拍得四分五裂。

木屑紛飛,劃破了近前幾名大臣的衣物,卻無人一人敢有任何動作。

生怕再惹怒這尊魔神,將自己拖入那龍閘之下,不明不白就落得一個身首異處的下場。

“曹孝!”

“臣在!”

“你即刻動身,率我麾下魔族禁軍千騎,將那逆臣給我押回來!”

說到這裡,曹孟取出一個錦繡雲紋盒交給了曹孝。

“此乃盒之中乃是我隨身攜帶的虎符,見此物如見吾親至。若是那逆臣敢不從命,你可以自行決斷!”

群臣默默嘩然!

知道這一次,魔皇是真的動怒了,竟然讓曹孝率禁軍攜虎符,押張文運回來。

要知道,此前曹孝和張文運就已經心生間隙,互相不滿。

他們二人要是在朝堂上針鋒相對也就算了,豈知竟然還在戰場上爭強好勝。

致使數萬大軍陷入絕境,若非援軍及時趕到。

這二人早就成了那神皇麾下大將黃公覆的刀下亡魂!

而神皇孫仲這邊卻是與魔族截然不同。

隻見神族都城建鄴的大殿之內,群臣皆是身著琉璃錦緞製成的衣袍,華麗非凡。

便是那神皇孫仲也是寶珠玉霞披風身,當是一名謙謙公子的模樣。

“神皇,我神族世代繁衍居住之地名為夢大陸,雖然與此間地界不同,卻也不差毫幾,除此之外還有人、魔兩族虎視眈眈,所以我們應收縮軍隊,以不變應萬變!”

話音剛落,孫符便出聲應和道。

“太義將軍所言極是,昨夜金箔異動,令那秦國國力大增,而那始皇帝也並非是我等能小覷之輩,要是能讓那人、魔兩族為我神族當先鋒,探探虛實,豈不美哉!”

“哼,一群宵小無能之輩!”

雖然被罵作了無能之輩,孫符還是得強忍著怒氣,不能發作。

“哦?不知周瑾先生有何高見?”

“就算金箔異動,那秦國少說也得數月有餘,才能從中受益。”

說到這裡,周瑾向著神皇孫仲微微拱手,“神皇,若是此時不與人、魔兩族聯軍,出兵鹹陽。日後,這始皇帝變得是我夢大陸咬牙切齒記恨之人!”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