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與嬴子夜隨行的六山山長、四大屍祖,甚至包括那些帝宮學府學,

皆是有修為在身之人,和那些尋常兵士相比來說,腳程自然是快上不少。

就這樣,百餘人便催動功法,不惜消耗地疾行了大半天。

很快就把整整提前數日出發的袁天罡給追上了。

還未等嬴子夜打馬跑到近前,袁天罡就已經下了馬,微微拱手,與嬴子夜行禮了。

旋即,嬴子夜也下了馬,讓眾人先歇息一番。

袁天罡則剛好是趁這個時候和嬴子夜說起了正事。

“殿下,此前神族偷襲魔族大營之事,臣已經查清了。”

嬴子夜略感詫異,冇想到這袁天罡還未到那炎帝墓,就已經洞悉這等機要軍情。

忽然覺得此行派袁天罡前來,或許會是自己身邊的第一大助力!

便就是六山山長和四大屍祖加在一起,也未必能比得上。

隻因為這六山山長都是些性情淡薄之人,很少鑽研那些人心詭道。

而四大屍祖則一心隻在強大己身,除了修行之外,其餘雜事便很少過問。

想到這裡,嬴子夜當即又好奇了起來,神族偷襲魔族大營之事究竟有什麼緣由。

若就是簡簡單單的偷襲,想必袁天罡也不會在這個時候單獨拿出來說。

更彆提先前,還專門派快馬送來了信報,催促嬴子夜趕緊趕來。

“哦?你且說來與我聽聽!”

“其實那偷襲魔族大營的背後之人並非神族兵士!”

“此乃人族將軍馬梁的計謀!這馬梁持有一天罡神筆,能將畫中之物幻化成真!

“那些偷襲魔族大營的神族兵士,便皆是出自馬梁的手筆!”

“究其緣故,是那人族懼怕神、魔聯手,於是才先行挑唆神、魔兩國的關係。”

“這馬梁將軍倒是有些手段!”

嬴子夜微微點頭,倒是頗為像是書畫家的手段!

“就在今早,氣惱不過的魔族大將司懿就領著虎賁軍到了神族大營前叫陣,派出手下將士單挑各有輸贏。”

“但到了最後,那司懿竟然是逼得那神族大將陸迅退避,當真是智勇雙全!”

說話間,袁天罡竟然是一臉期許。

嬴子夜想來,大抵是袁天罡在鹹陽城內待得太久了,手癢得也想找人大戰三百回合!

“無礙,今日你我到了這炎帝墓前,有的是機會與他們都鬥上一番!”

“是,殿下!”

袁天罡又行了一禮,又接著說:“殿下,這人、神、魔三族,臣以為我大秦如今最應該提防的是這人族。”

“天罡何出此言?”嬴子夜冇想到袁天罡竟然最是忌憚這人族,“難道這人族還有什麼底牌未出?”

袁天罡搖了搖頭,“隻是如今人族在三國之中最為式微,導致我們都小瞧了他罷了!”

“這些年來神、魔兩族相爭,無瑕顧忌這區區人族,於是才讓人皇等人其苟活至今。要真是神、魔兩族正能放下所有,鐵了心要想滅了這人族,也不過須臾之間罷了。”

袁天罡繼續解釋說。

“但殿下可曾想過,這神、魔兩族之間的血海深仇是由何而來?”

經袁天罡這麼一說,嬴子夜頓時想到了一人。

“難道這都是那臥龍先生的謀劃?”

“這些都是有人刻意而為之!便包括那神、魔兩族之間的恩怨,之所以能發展到如今這般程度,也必定是有人在背後推波助瀾。而有這個能力,又能將此事做得如此巧妙,而不被神、魔兩族察覺的……”

“也唯有那臥龍先生了!”

嘶——

嬴子夜倒吸一口冷氣,忽而覺得那臥龍先生是愈發的深不可測!

“所以,如今我大秦若是當真要與那人族結盟,定要小心謹慎,切莫一不小心就著了臥龍先生的道,被他當做了棋子擺佈,最終為他人做了嫁衣!”

“至於那神、魔兩族,我大秦隻需要坐山觀虎鬥便成。隻需要再等待些時日,臥龍先生自然會在幕後推波助瀾,將其中一族舉國傾覆。而另一國不是被我大秦所吞,便是被那人族所用!”

“其實如今炎帝墓的局勢,亦是如此!”

隻見袁天罡三言兩語間,便讓嬴子夜對瞭如今這四國相爭的局麵有了一定的瞭解。

還由此判斷出炎帝墓前的局勢,當真是讓嬴子夜欽佩!

“我看天罡便是與那臥龍先生相比,也差不了多少啊!”

袁天罡自有傲氣,隻是平日裡很少在彆人身前顯露。

如今此地就他與嬴子夜二人,自然是將獠牙都統統展露了出來,否則又如何得到八皇子殿下的器重!

“那就望殿下早已帶領我大秦滅了神、魔兩族,讓臣有機會和那臥龍先生比試比試!”

“好!若真有那一天,我必定會給你這個機會!”

“臣先行謝過殿下!”

說罷,兩人當即就領著大軍加快了行軍速度。

等嬴子夜與袁天罡在炎帝墓外百餘裡外,尋了一處地方安營紮寨後。

冇過幾天,從大秦邊疆開拔而來的大秦兵士便也紛紛到了。

隻見這些兵士雙眼如燭,一行一動間都能感受到那鋒利至極的殺伐之氣!

其中更是有大秦最精銳的部隊,大秦黑甲士!

這些大秦黑甲士都是從那些百戰老兵中萬裡挑一,再用各種秘法、丹藥等。

纔將他們培養成為了一名名強大的修士,雖然境界不高,不過區區金丹境界。

但因為他們都是習得同一種功法,所以便能佈置出秦國最強的玄級上品陣法。

大荒玄鳥陣!

此陣可將大秦黑甲士的修為彙聚於一人身上,達到可跨境界困殺敵將的目的。

所以,這些大秦黑甲士亦如同死士般捍衛不死!

秦國大軍在炎帝墓外安營紮寨的訊息很快就傳回了人、神、魔三族將領的手中。

人族大營內,隻見那將軍關生當即一拍書案,嚇得營賬裡的將領穩身形一顫。

關生向來軍籍森嚴,是那三兄弟裡最好不相與的,但卻也是最擅長行軍佈陣的。

“此前我來時,臥龍先生便叮囑我,莫與秦國交惡。待有必要時,還可以派人與秦國商議共伐神、魔兩國之事。”

說到這裡,關生將軍環視一圈營賬裡的將領,繼續說到。

“今日我便告知諸位,如是有人因此壞了人皇兄的大事,我當場將其斬殺,獻頭顱於秦國,求和!”

“爾等可都聽明白了?”

“是,將軍!”

見眾將士們答應了下來,關生臉色才緩了下來。

馬梁將軍這時又接著說道:“將軍,那秦國兵強馬壯,怕是不弱與神、魔兩國。此番我們怕是在與虎謀皮,當是要多加小心!”

“無礙。此事派彆人我不放心,還請馬梁將軍親自去一趟,與那大秦商議結盟之事。”

“將軍何處此言,我馬梁願為將軍分憂!”

馬梁躬身行了一禮,甚是從容。

馬梁想來認為自己在這行軍佈陣之道上不弱於那臥龍先生,此前隻是三國局勢如此。

讓自己冇有勇武之地,而今戰火四起,自然是要抓住每一次機會,一展宏圖!

見此,關生將軍連忙叮囑道:“此次,我們旨在讓神、魔相鬥,讓我人族有機可趁。所以這炎帝墓,你便是讓與大秦也無礙!”

“是,將軍!那末將當即便帶人去那秦國大營瞧瞧。”

說完,馬梁便以茶代酒,與關生對飲了一杯。

然後離開了軍賬,帶著一隊輕騎就朝著秦國大營趕去。

而這個時候,神族大營裡說得這邊大抵也是和人族一樣事。

隻是與人族不同,此去秦國大營議盟之事,還是交予了當初被派遣鹹陽城的魯溯先生。

“師父,此行你可以一定莫再像上次那般了!聽說那嬴子夜威嚴遠勝其父,最愛講究那皇家威儀。若是師父觸怒了這廝,怕不知道會落得何種下場!”

臨幸前,大將陸迅連番叮囑道。

不是他不相信師父魯溯的能力,隻是他實在太瞭解師父的脾氣了。

這神族上下,到如今也隻有神皇一人才能讓他心悅誠服。

要不是神皇也當真是器重他,這朝中那裡還有他的位置。

想到之類,陸迅愈發不滿起來。

“哼,孽障!難道你是怕為師回不來?”

魯溯同樣也清楚自己這得意門生整日裡在想些什麼,頓時便不留臉麵,戳穿了說:“你不是擔心老夫毀了此議盟之事,讓你在神皇麵前不好交差,丟了自身權勢罷了!”

“師父何出此言,可叫弟子好是傷心!”

“莫要與我假惺惺地說這番貼心話,此事為師定當竭力,不負神皇重托!”

說到這裡,魯溯是被氣得鬍鬚想要發作,但最終還是拂袖而去,冇有再多說什麼。

“那弟子便祝恭賀師父此行萬事順遂!”

向著魯溯離開的方向微微一拜,陸迅當即覺得輕鬆不少。

便是有這老傢夥的營中,陸迅纔會處處受到鉗製,讓這神族主帥成了虛名。

就怕是那周瑾來了,也會心懷不滿,想方設法地想要把這個老傢夥給送走吧。

坐在書案前,陸迅飲著烈酒,獨自出神。

“報!”

就在這時,傳令兵大喊著一路衝進了軍賬內。

嚇得陸迅以為是那魯溯又回來了,急忙將杯子中的美酒一口乾了,憋得臉頰通紅。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