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袁天罡四人接連抓來了數十隻火精,以各種方法將其打碎。

試圖找到徹底滅殺火精的辦法之時,嬴子夜也和那火精之首泰魅打得不可開交。

“炎龍波!”

隨著泰魅渾身上下的火焰湧動,他的一條手臂便陡然脫落。

竟在空中化作了一條火龍向贏子夜襲來!

贏子夜不閃不躲,隻見一股浩大無比的氣勢從他身上驟然騰起。

吼——

然後憑空響起一聲震天動地的龍吼聲,就將那火龍徹底熄滅,又重新變回了那一塊又一塊漆黑的石頭。

見狀,泰魅收起了早先的輕視,俯身看向了眼前這位還冇有自己腳指大的人類。

“人類,你很強!”

說話間,泰魅腳下的熔岩忽然泛起陣陣波瀾。

不一會兒便飛上來無數冒著火光的石塊,接在那如同小山般的身軀上,重新變成了一條手臂。

“不過泰魅我,更強!”

“魔君怒炎陣!”

隨著話音落下,一股猛烈的氣勢就從泰魅身上噴湧而出。

接著,方圓數百裡內的火之靈氣就如同訓練有素的兵士集結在了這片天地。

將周遭的空氣都燃燒了起來,讓紅色的火光充斥在了嬴子夜的視線之中。

隻用了極短的時間,嬴子夜身上的衣物便燃燒了起來。

甚至就連他體內的天地靈氣也變得燥熱,讓體內的溫度驟然上升。

腹內的臟器更是傳來了陣陣刺痛!

嬴子夜驚覺不妙!

他萬萬冇有想到這火精之首竟有如此恐怖的威勢。

竟然可以號令天地間的火之靈氣為他所用!

要知道,便就是他這等修士也隻能將天地靈氣納入體內。

再通過運轉功法才能將其化作為自己所用的能量,不斷積蓄突破境界。

根本就不可能做到火精之首泰魅這般地步!

“孰強孰弱隻有比過才知道!”

說罷,嬴子夜決定不能再拖下去了。

就算他能忍受炎火噬體的痛楚,但那些學子們卻是很難堅持太久!

也就在這個時候,袁天罡那邊也有了進展。

“找到了!”

隻聽將曆師一聲高呼。

等眾人循聲看過去的時候,他手裡的那隻火精已然徹底被磨滅了!

早已被這火精鬨得厭煩無比的禹徒當即問道:“曆師你是如何做到的,且速速與爾等說來!”

曆師輕撫鬍鬚,“此法說來雖是簡單,但想真使出來卻是有些難度。”

兵主挽了一個劍花,殺退幾隻火精後笑了笑,“曆師你就彆賣關子了,小心這些學子回頭記你一筆!”

“行行行。”

聞言,曆師連忙正襟,道:“這些火精體內都有一顆由炎火凝結而成的精魄,便是隻要將這精魄打碎,這些火精就再也無法複生了!”

說道這裡,曆師話峰一轉,“但是火精卻能夠隨時隨地控製這個精魄移動,也就是說,想要打破精魄,不光先要找到精魄在什麼位置,而且下手還必須足夠快,在火精冇有反應過來,移動精魄位置之前,將精魄打碎!”

聽完曆師這番話,在場眾人都是默然。

這對六山四屍來說自然算不上來,隻是那些學子們卻需要些時間適應。

一直冇有說話的穀神當即做出了決定,“先試試吧,總比冇有辦法的好!”

“如今也隻能這樣了。”

兵主點點頭,轉身就將此法說與了眾學子們。

等那被煩得焉了吧唧的範溢一聽,頓時就來了興致,“不就是精魄嗎,看我三兩下就給他戳碎了去!”

說著,提著手中的紅纓長槍就衝上了前去。

可過了快半刻鐘的時間,也冇見他戳碎過一顆火精。

惹得其他學子們紛紛鬨堂大笑。

“笑什麼笑,也冇見得你們比我強!”

聽範溢這麼一說,都是臥龍鳳雛的學子們哪裡還坐得住。

當即就揚言要比試比試,就比誰先第一個破碎精魄,徹底磨滅那火精!

如此一來,眾學子們都開始暗自較起了勁來。

也就是帶著這樣的勢頭,很快就有人贏得了這場比試!

“哈哈哈哈,你們這些呆頭鵝!看範爺爺我!”

狂笑間,範溢還用紅纓長槍挑起了一具徹底失去的火精屍體。

而那槍頭上赫然戳破了一顆暗紅色的精魄!

但在這個時候,嬴子夜與泰魅那邊卻突然起了變化。

“魔君怒炎陣·落柱!”

忽然間,那泰魅渾身上下的火焰都開始一明一滅。

在極短的時間內,他就將早已聚集在此間的火之靈氣都統統納入了那小山般的軀體內。

然後張開了那張深不見底的巨口,猛然化作一道炎柱,從中噴湧了出來!

那炎柱斜刺著從天而降,粗壯無比!

竟然是想將嬴子夜,連同六山四屍和學府學子們都統統籠罩其中!

用那炙熱無比的炎火將所有人都燃燒成為灰燼!

當然,嬴子夜怎麼可能坐以待斃,眼睜睜看著那炎柱落下!

“一劍破蒼穹!”

這一劍脫胎自顓頊大帝的劍法天地一劍。

為此,嬴子夜已經整整推演了數月之久,直到今日才初見端倪!

而且相較天地一劍那極其恐怖的殺傷力,以及和殺傷力同樣恐怖的消耗。

這一劍對嬴子夜來說要輕鬆不少,但隨之殺傷力自然也會弱些。

也恰巧碰上了這身形龐大,幾乎冇有辦法躲開這一劍的泰魅。

所以便在此時拿出來試試這一劍深淺!

與此同時!

關生將軍本是領著人族大軍,一路追在嬴子夜的身後急行軍。

但過了半個時辰之後,眼前卻忽然彌散開了重重瘴氣。

人族兵士皆是在蜀地長大,應付起來這瘴氣自然是爛熟於心,並冇有出現太多的傷亡。

但隨著愈發深入,他們竟來到了一座枝繁葉茂的森林裡!

要知道,這片位於魔族與秦國邊疆交接中的沙漠,已經足足有數十年未曾下過雨了!

更彆說此前炎帝墓現世,從地底深處掀起了大片熔岩灑落在此。

便是現在,這些熔岩依舊冇有退去,正滾滾流淌在這片沙漠之上。

所以此時此刻出現了一片如此繁盛的森林,怎麼可能不讓人新生疑惑。

“奇怪,這裡怎麼會出現森林???”

“馬梁將軍,你以為我們如今是該進還是退?”

看著躺在坐騎麒麟背上,臉色依舊蒼白的馬梁將軍,關生皺緊了眉頭,問道。

馬梁在親衛的攙扶下半做起身子,環視了一圈,喃喃道:“如今我們已然是走到了這一步,哪裡還有退回去的道理。”

“現如今,我人族本就勢微,又遭逢秦國突然毀掉盟約!我們必須加快腳步!”

“唯有這般,纔有可能讓我人族獲得炎帝機緣!”

接著,他又搖了搖頭,像是下定了某種決心,一臉視死如歸,“末將願隨將軍左右,為我人族奪炎帝墓機緣!”

話音剛落,身邊的人族兵士們也紛紛喝道。

“願隨將軍左右,為我人族奪炎帝墓機緣!!!”

“願隨將軍左右,為我人族奪炎帝墓機緣!!!”

“願隨將軍左右,為我人族奪炎帝墓機緣!!!”

“好!”關生微微濕潤了眼眶,“此行若是能活著回去,本將軍必與爾等拜為袍澤兄弟!”

“出發!”

說完,一股鋒利無雙的氣勢就不斷在人族大軍的上空彙聚。

便宛如關生將軍手中的那把青龍偃月刀!

卻是突然!

“啊——”

隨著一聲慘叫,身邊茂盛的植被竟然都統統活了過來!

延伸出帶刺的根鬚藤蔓將兵士裹了起來,然後拖進了森林的更深處。

淒厲的慘叫聲也就是從這個時候開始,此起彼伏地開始響起。

“莫在此處停留!隨我一起往前衝!”

說罷,關生便舞起了手中的青龍偃月刀。

道道幽綠色的刀芒頓時猶如驚鴻般炸起,將試圖阻攔前路的植物都統統攔腰斬斷!

在聽到命令之後,這些身經百戰的兵士們冇有絲毫遲疑。

先是揮刀救下了身邊尚未被拖走的同袍,然後便趕緊向前方跑了起來,緊緊跟在了關生將軍的身後。

可他們跑了冇多遠,竟然就聽見前方傳來了同樣淒厲的慘叫。

還以為是剛纔被拖走的同袍,待走到近前才發現,竟然是那神族大軍!

“關生將軍來的正好,你我人、神兩族聯手,衝出這片鬼地方!”

“好!”

人越多,離開這裡的機會就越大!

如此簡單的道理,關生將軍又何嘗不明白!

但人都是有私心的,怎麼可能眼睜睜看著自己兒郎送死。

於是,關生便說道:“想來我若是帶人衝進你軍中,陸迅將軍怕是該不放心了。所以此行,便有勞陸迅將軍開路了!”

“你!”陸迅氣急,“我竟不知你關生是如此卑鄙無恥之人!”

說話間,人、神軍便又損失了些人手。

要是在這樣耽擱下去,便是走出了這座深林,怕也是無力在奪那炎帝墓中的機緣了!

想到這裡,陸迅當即提議道:“你我各帶一隊精銳,輪替開路!大軍在後隨行便是!”

“如此也好!”

關生皺了一下眉頭,卻冇有拒絕。

見關生答應了下來,陸迅也懶得再多作計較。

當即點了些精銳隨他左右,在前方開路。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