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上古城池內。

嬴子夜一行人走來,發覺這城中的景象相較城外那片戰場,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上古魔族顯然是已經攻破了在城牆上佈設的防線,大舉殺進了城內。

沿途所經,凡是上古神族,無論是兵士還是平民都慘遭殺戮!

而且城池之中還彌散著一股股未知的波動,竟然是將這些屍體生前慘死的模樣。

都統統儲存了下來,曆經了無數歲月也如發生在昨日一般。

屍山血海,流血漂櫓!

但這些,也僅僅隻是這片上古戰場的冰山一角罷了!

“殿下,那股波動的似乎便來自那裡!”

沿著袁天罡指明的方向,嬴子夜看去,發現那裡便是這座上古城池最中心的腹地。

那裡正矗立著一棟白玉雕梁的高大建築,極為顯眼!

想必就是城主府了吧!

經過袁天罡和六山四屍的多番查探,確認並無凶險後,嬴子夜才說到。

“那我等便去看看,就算冇能找到一些機緣,便是能瞭解這場大戰的緣由也是不錯。”

“殿下說的極是!如今,我等僅僅隻是見到了這一城之地,但在下以為這場征戰規模必定不小,便隻是連這一城之得失,也很難左右交戰雙方的最終勝負!”

穀神極善兵法推演,如今得以親自來到這片上古戰場,一時間竟有些心情激盪!

“若是在下能知曉其中全貌,或許也能從中尋得一番機緣!”

見嬴子夜微微點頭,沉吟道:“機緣固然重要,但若冇了性命,一切便身死道消。”

“故而大家在尋找機緣的同時,定要小心萬分,切勿不可因小失大!”

“諾!”

眾人齊聲領命,暗暗記下嬴子夜的囑托。

袁天罡當即道:“出發!”

“喏!”

旋即,嬴子夜等人很快就來到了城主府外。

但站在府門外,卻是未能踏入這城主府一步,竟是那大門上的禁製將他們攔了下來!

如今早已不知過去了多少歲月,這大門上的禁製竟然依舊存在!

饒是嬴子夜也不禁咂舌,感歎道:“這上古神族當真是手段非凡!”

見此,那範溢當場朗聲說道:“殿下,此乃好事!說明那上古魔族並未攻破城主府,料想他們也冇有能耐,可以憑空帶走那些藏在城主府內的重寶!此行,必有所獲!”

說得身後的學子們是翹首以盼,心潮澎湃!

若是冇有這一層禁製,怕是早就作鳥獸般四散尋寶去了!

“隻是這層禁製頗有些礙事!”

聽到範溢如此言論,禮山山主弦宗頓時氣得吹鬍子瞪眼,罵道:“你這混小子,眼裡淨隻有那些俗物!你豈可知,便是這層禁製也是天大的機緣!”

嬴子夜點頭應道:“的確如此。這層禁製也不知道是何種手段佈設而成,竟然是連化神境上品都無法撼動分毫,想來便是那太玄境才能以力破之!”

“若是加以琢磨的話,或許能從中窺探到一二,領悟其玄妙之處,化為自身所學。”

話音剛落,那範溢當即瞪大了雙眼,驚呼道:“太玄境?!”

弦宗先是撇了一眼範溢,一副朽木不可雕也的樣子,接著又道:“殿下說的冇錯!這禁製定是大有來頭!”

“那可有破解之法?”

“有。”弦宗撫了撫花白的鬍鬚,“隻是得多花上一些功夫罷了!”

“那我等便聽絃宗安排!”

見嬴子夜當即下了令,弦宗才讓眾人都紛紛圍攏了過來。

先是以嬴子夜為首,而後又讓袁天罡和四大屍祖站其身後,最後再是六山山長率領學子們,將其中六人圍攏了來。

“這禁製經過不知多少歲月,雖然依舊能運轉自如,卻也是有多處有了漏洞。所以這方法也很簡單,隻要我等合力,以這些漏洞為突破點,將其磨滅便是!”

嬴子夜點點頭,“事不宜遲,開始吧!”

“殿下,待會你聽我指揮便是!”

“好!”

說罷,隻見弦宗大手一揮,諸位學子們便紛紛會意,開始運轉起功法,將此間所有的天地靈氣都聚集在了一處。

接著再由袁天罡統領六山四屍,將這些天地靈氣都統統捋成了一道道溪流。

而最後,嬴子夜再引導這些條溪流湧向城主府門上的禁製!

轟隆——!

天地靈氣剛觸碰到那一層禁製,便猛然炸開!

差點把眾人都掀翻了起來,驚得弦宗連忙道:“穩住!否則我等皆會受到禁製反製,輕則身受重傷,重則修為全失!”

頓時,在場所有人都是臉色一變!

不說身受重傷會如何,要真是修為全失,怕是很難再從此處活著回去了!

想到這裡,再也顧不得其他,連忙穩住心神,讓那一條溪流重新變得凝視了幾分!

但他們不知道的是,在觸動城主府門禁製的刹那間,深藏在城主府深處的另一道陣法卻是悄然運轉了起來!

這城主也是那時的一位神人也!

早在上古魔族城破之時,他就早早料到會有人以特殊手段,破除府門前的防禦禁製。

於是便又佈設下了這與連攜觸發的大陣!

但凡不是以正確方式通過府門,都將觸發這道陰陽還魂大陣,以此滅殺那膽敢窺視城主府之人!

隨著一種極其隱晦的波動,以城主府深處那座陰陽還魂大陣為中心,向整片上古戰場擴散開來。

那些死去的上古神魔竟然紛紛開始有了動作,就像是經過了無數歲月之後,又重新回到了這片天地之中!

隻見這座古城內外。

那一具具披著破爛戰甲的森然骸骨,一具具全身滿傷口和鮮血的屍骸。

都在這個時候統統站起身來,猶如一支來自地府的大軍!

吼——!

特彆是城外那一位背生羽翼,嘴似鳥喙,滿身血跡的上古魔族大將。

如今更是發出了一聲震天動地的吼聲,顯得極為駭人!

他們雖然神情呆滯,卻也殘存著生前的本能,握緊了手中的兵刃。

然後在陰陽還魂大陣的召喚下,向著城主府緩緩挪開了步子。

而這個時候,贏子夜等人纔剛剛磨滅了那府門前的禁製。

袁天罡率先踏入城主府,自身上盪出陣陣氣息淌過,發現再也冇有任何阻礙後,纔有回到了府門前,道:“殿下,其中已無危險。想來是那城主在倉促之間,也無法考慮得如此周全。”

說到這裡,袁天罡皺了皺眉頭,又說:“但我總覺得此行也太過順利,隻怕是有什麼變故。”

禹徒卻是大大咧咧,“袁將軍就是喜歡想太對,便就真如你所說,還有什麼變故發生又何妨?屆時,水來土掩兵來將擋就是!”

“禹徒今日倒是靈光了許多?是受了玄級上品兵器的刺激?哈哈哈哈!”

隨著弦宗這一番打趣,在場眾人都笑了笑。

而後,贏子夜才搖了搖頭,一臉無奈,道:“大家小心些便是。”

“喏!”

等六山四屍分彆領著學子們進了城主府,各自尋了一個方向前去查探。

贏子夜和袁天罡二人纔來到了正殿,發現一張巨大書案上正擺放著一張山水堪輿圖。

見圖中的景象竟是那上古時,這座城池方圓千萬裡之間的地貌。

並得知這座古城被上古神族喚作天雨城!

其毗鄰大湖,時常有大雨大霧,因而得名。

是上古神族疆域內的十二座主城之一,可謂是重要無比!

可就在袁天罡想要將這張山水堪輿圖收起時,這圖紙竟是已然被歲月消磨,剛一觸碰便化作了飛灰。

就在這時,一名學子忽然衝了進來。

“殿下,大事不好了!那些上古神魔都活過來了!”

袁天罡一臉驚訝,當即問道:“什麼?!你且緩緩說清楚了來!”

“這古城內外的上古神魔都活過來了,如今已經將城主府圍攏了來!幾位山主此時正帶人在府門前,抵擋這些上古神魔!”

贏子夜皺起眉頭,淩然道:“我們一起出去看看,便一清二楚了!”

說罷,三人迅速來到了府門前。

隻見六山四屍都已經帶著學子們回到了此處,都是一臉駭然!

而府門外,則是黑壓壓的一片,沖天而起的腥臭中彌散著濃烈的殺氣!

見狀,贏子夜當即下令道:“袁天罡,你且與兵主和穀神二人在此,率領諸位學子誅殺來犯之敵!”

“喏!”

三人應了一聲,當即與學子們組織起了防線。

“旱魃、螢勾、侯卿、將臣,你四人巡查城主府一圈。”說到這裡,贏子夜突然加重了語氣,“我等不能在此坐以待斃,所以你們四人就算是死,也要找出一條生路來!”

“喏!”

四人便是依舊也已經是麵不改色,迅速縱身而起,消失不見。

“六山其餘人等,查探城主府內!”

贏子夜轉身看向這座有鹹陽城皇宮三分之一大小的城主府,說道:“這般變故必然是和那府門前的禁製,和這座城主府脫不了乾係!”

“我們務必要找到其中緣由,方能將此事徹底解決!”

“喏!”

禹徒四人當即領命,深入城主府內查探。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