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在那人影俯視天下之時,那木魃忽然從遠處暴射而來!

隻聽見他高呼一聲,“恭迎帝上降臨此界!”

旋即,撲通一下就跪到在了那人身前,或是因為那在樹心中燃燒的火焰。

木魃竟然無視那一道炎柱帶來的可怕溫度。

但即便如此,他體內的火焰依舊顯得十分躁動,彷彿隨時隨地都要將他吞噬。

再迴歸到它的來源之地!

人影隻是看了木魃一眼,然後說道:“吾乃炎帝!”

聲音不大,卻又非常詭異地迴響坐在嬴子夜幾人的耳旁。

帶著君臨天下的氣魄,讓在場所有人的內心深處都不由自主地升騰起想要臣服在他腳下的衝動!

但人、神、魔三族大軍都是從沙場上殺出來的精銳,而嬴子夜等人更是秦國萬裡挑一的天驕,那裡就會如此輕易地臣服於人,頂禮膜拜!

“怎麼可能!這樣炎帝不是早就在上古之時,就已經戰死了嗎?!”

“難道從那陰陽還魂大陣中走出來的,就是他嗎?!”

弦宗心頭一陣驚駭!

要知道,這炎帝可是上古五帝之一,在天地間幾乎無人能敵!

而且其為人向來霸絕無雙,視天地萬物為芻狗,不受任何鉗製。

如今竟在此地複生,也不知道是機緣,還是災禍!

此時,嬴子夜也是一臉凝重。

從那炎帝身上蕩起的威壓竟是讓他體內的龍氣變得躁動不安!

竟然是感受到了從未有過的危機!

而司懿雖是麵無表情,但那從身上散溢位來的地府冥氣。

還是暴露出了他內心的不平靜。

更彆提那陸迅了,那三昧真火差點就在其體內暴走,導致逆火攻心,當場修為儘失!

要知道,炎帝可是早在上古之時,就依然掌管天下所有仙凡火種。

如不是如今並非是全盛過來,相比隻是一個眼神,就足以讓陸迅遭烈火焚身而亡!

至於關生將軍卻是無礙,那一身凜冽的刀氣竟然能與炎帝分庭抗禮。

叫人心生敬佩!

“那是炎帝又如何,不過是早在上古之時,就已經逝去之人!我何須懼你!”

喧嘩聲從魔族大軍中傳來,是那些兵士在宣泄淤積心頭的衝頭。

神族大軍依舊維持著陣法的運轉,站在原地一動不動,像是這片天地從未有過炎帝這號人物。

而人族大軍卻是統統站在一起,因為他們修煉的,都是竟人皇與臥龍先生精心簡化後的功法,如今運轉起來竟是將整個大軍都還化為了一體!

至於嬴子夜、袁天罡和六山四屍自然是不用細說,心頭那一股衝動剛剛出現,便就運轉起功法,將其磨滅了去!

隻是那帝宮學府的學子們卻是情況不妙,但此次炎帝墓之行,他們早已做好了諸般準備,如今不過是稍作考驗罷了。

若是這都撐不過去,那豈不是叫人、神、魔三族看了笑話,丟了大秦的臉麵!

如今想來,學子們都是錚錚鐵骨,硬撐著冇有跪倒在地!

見到這一幕,炎帝頓時皺起了眉頭,嗬斥道:“一群螻蟻,見到本帝竟敢不跪!”

“死!”

話音剛落,冇見那炎帝有何動作,那接天連地的炎柱便突然有了變化!

“炎陽滅仙劫!”

僅僅隻是眨眼間的功夫,無數道較為細小的炎柱就已經向眾人籠罩而來!

速度之快!

等嬴子夜、司懿、陸迅和關生幾人反應過來的時候,那些炎柱就已經衝進了人群最密集的神、魔兩族大軍之中。

不消多久,便清理出了一條筆直的空地來,端是無比恐怖!

但那炎帝依舊冇有任何表情,彷彿就應當如此一般。

“木魃。”

“在。”

“今日放走他們一人,本帝便叫你生不如死。”

聽到炎帝如此說道,饒是那木魃也顫抖了兩下身子,慌忙應道:“是。”

旋即,隻見木魃迅速落下,將那漫天根鬚都統統紮進了土壤中。

與此同時,木魃當即又盪出一股氣勢!

讓這片天地間所有的參天巨樹,都紛紛向著這天雨城圍攏了過來。

隻是三兩下的功夫,就將人、神、魔三族和秦國都統統困死在了這裡。

見狀,關生神色陡然一凝,“這炎帝竟然是早有準備,今日怕會是一場血戰!”

說到這裡,那些他朝著馬梁使了一個眼神,叫其儘快想辦法打破了木魃的圍困之勢。

待到局勢不妙時,由他關生斷後,讓人族兵士們速速突破!

且末統統葬送在了這裡,讓人族陷入危難!

而陸迅眼中則是一片火熱,朗聲說道:“我看其肉身虛浮,想來並非是以完全之姿,徹底複生!若是將其誅殺,奪了神魄,或許可助我等一舉跨入洞虛境!”

“哼!那我等便坐看陸迅將軍斬這炎帝!”

想來看不慣陸迅這般惺惺作態的司懿,當即唇齒相譏。

嬴子夜冇有說話,心頭卻依舊有了些猜想,看向了弦宗。

“殿下,這炎帝大抵便是在覬覦殿下體內的龍氣,想以此重塑肉身,成就天下霸業!”

聽絃宗說罷,嬴子夜當即望了過去,卻冇想到剛好和炎帝的視線撞在了一起。

炎帝伸手一指嬴子夜,道:“你,到本帝上前來!”

這一下,當即便將眾人的視線都統統吸引了過去。

嬴子夜則是皺了一下眉頭,不為所動。

雖然嬴子夜早有準備,但卻冇有想到這炎帝竟如此狂妄,一來便打算對付他。

“大膽狂徒,休得在八皇子殿下無禮!”

袁天罡手持龍泉劍,率先來到了嬴子夜身前,嗬斥道。

見狀,那六山四屍也紛紛衝了上來,護在了嬴子夜左右,紛紛高呼:“八皇子殿下,爾等前來護駕!”

就連那諸多學子也是大喊了一聲,“我等願與八皇子殿下同生死,共存亡!”

然後都統統圍攏了上來!

“一群螻蟻罷了,也敢聒噪!”

見了這一幕,饒是炎帝也有些不耐煩了。

“炎龍無雙!”

待炎帝虛手向前一揮,那如墨色般的炎柱中便衝出了無數條炎龍!

直直向著眾人衝殺了過來!

“都讓開!”

嬴子夜當即大吼了一聲,拔出腰間的軒轅劍,衝出人群!

“一劍破蒼穹!”

旋即,劍光一閃!

那無數條炎龍便紛紛在半空中,被斬滅了!

“爾等再不出手,便真是要待那炎帝將我們逐個擊破嗎!”

踏在空中,嬴子夜回頭大喊了一聲,便再也顧不得太多,朝著炎帝殺了上去!

“八皇子殿下果真勇武,我關生佩服!”

說罷,關生提起青龍偃月刀便沖天而上,這般果決,真是當是少有!

“哼!我司懿堂堂死皇還不似某人那般貪生怕死!”

司懿冷哼了一聲,言語中更是不加掩飾,但手上的動作卻絲毫不慢。

隻見無窮無儘的地府冥氣當即便從起體內湧了出來,遮天蔽日!

所過之處皆成了黑白二色!

緊接著,那徐幌也舞著乾鏚魔斧縱身而上,“八皇子殿下,關生將軍,我徐幌也來助你們一臂之力!”

最後隻剩下了那陸迅,“淩棟將軍,我神族大軍便交予你了!”

“是!”

待淩棟應下,陸迅才放下心來,躍上火龍,在天際騰飛。

“便是再多,螻蟻始終也還是螻蟻!今日,本帝便要讓你們明白這個道理!”

“炎龍護體!”

話音剛落,那炎柱就轟然擴散開來!

一邊徑直向眾人橫掃而來,一邊則是被炎帝竟數納入體內!

然後化作了炎龍之力,環繞在他周身,將他保護得密不透風!

緊接著,他便陡然消失在了眾人眼前。

在此出現,竟然是來到司懿近前。

“死!”

隨著一聲暴喝,一雙裹挾著炎龍的拳頭就徑直打向了司懿!

但那彌散開來的地府冥氣,讓司懿早在炎帝衝過來的時候就已經有了察覺,如今自然是輕鬆應下!

“死之魔鐮!”

手中的地府權杖當即化作了一把魔鐮,斬向了那炎龍!

但敢一出手,司懿就看見那炎帝竟然在嘴角勾起了一抹冷笑!

他大感不妙,想要抽身而退,卻依然是來不及了!

盤旋在炎帝周身的炎龍,竟然是在這個時候飛射而出!

轟——!

隻聽見一聲巨響,那炎火便陡然炸開!

“司懿將軍!”

徐幌大喊一聲,連忙衝了上去,手中乾鏚魔斧像是劃開了這片天地!

“魔斧奪魂!”

卻不想,那炎帝竟是不躲不避,站在原地獰笑著!

“怒炎斬!”

還未等魔斧落下,那火光便沖天而起,然後化作了一道斬芒,向著徐幌落下!

見此,徐幌雙目瞪圓,一臉的不敢相信!

緊接著,隻聽見轟然一聲,那一道斬芒就落在了乾鏚魔斧的鋒刃之上!

但眾人冇有想到的,徐幌竟然連一個呼吸的時間都冇有堅持住就已然落敗!

狠狠地砸落在這天雨城中,不知生死!

“冇想到便是一招就能將本皇逼到這般地步!”

而這個時候,司懿才緩緩顯露了身形。

隻見其披頭散髮,顯得極為狼狽。

但縈繞在其周身的地府冥氣卻浩瀚無比,恍惚間甚至可以從中窺見九幽地府的一角。

便是那炎帝見了也陡然變了臉色,“冇想到這個時代竟還有這般人物!”

“不過,便是昔日死皇在本帝麵前也不敢如此囂張跋扈!”

“今日本帝,就好好教訓教訓爾!”

-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最新章節,大秦:我靠讀書入聖,開局召喚大雪龍騎!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