刁妻難訓 第2章 漫長的夜晚(2)

小說:刁妻難訓 作者:阿沐沐 更新時間:2022-09-23 09:56:46 源網站:Siluke

-

陸安然將目光從眼前死氣沉沉的屍體上移開,將手中花瓶碎片扔了出去。

她的恐懼戰勝了手上深深的傷口所帶來的所有疼痛,她的身體劇烈的顫抖著,她試圖爬起來靠到牆上,想靠牆來支撐她,因為她的腿早就變成了果凍。

她的心跳如此之快,似乎心臟正要逃離她的胸膛,沉重地撞擊著她的胸骨。

似乎過了很久之後,女孩才恢複了一些氣力,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走進了浴室,踉踉蹌蹌地扶著牆走著,剛一到立馬趴在馬桶上,把胃裡的所有東西都吐了出來,然後反覆沖掉了吐出來的東西。

陸安然仍然像冷風中的樹葉一樣顫抖著,走向洗手池,凝視著站在鏡子裡的自己。

映入她眼簾的,是一個臉色極其蒼白,烏黑的長髮襯托出一張瘦削的年輕女子的臉龐。似乎隻用了幾個小時,陸安然就感覺自己變老了,變成了四十多歲的女人。

額頭左側,她發現自己撞在桌沿和破碎的花瓶上留下的紅色傷疤,正在變成紫色的瘀傷。陸安然可以清楚地看到那裡流血的細小切口。

她顫抖著雙手打開水龍頭,洗了洗滿是汗水和鮮血的臉,不管是她的,還是隔壁房間男人的血。陸安然現在不想考慮這些。

冰涼的水流沖刷在她臉上,平息了她內心的怒吼,讓她的手不再顫抖。

左側太陽穴的疼痛也因為血液停止流動而減輕了很多,或者說陸安然確實不再感到疼痛,因為她的大腦正在思考出路,所以她冇有時間抱怨這些傷口。

陸安然用了半個小時才冷靜下來,帶著新的決心離開了豪華的浴室。

她考慮了剩下的各種選擇;首先,她可以因自己的行為向警方求助,但這個想法很快就被陸安然打消了,因為不能保證她會贏得官司。

這個老痞子是T市的一把手,他是那裡的地方檢察官,以他的影響力和地位,陸安然殺了他後是不可能全身而退的。

而且,那個男人的兒子,也是同行業的。

陸安然可以想象她會在監獄裡腐爛一輩子,並且,入獄後自己不再受折磨的可能性幾乎為零。

對於像他們這樣的人來說,雇人在監獄裡折磨他們的目標易如反掌。

陸安然渾身一顫,立即打消了這個念頭,這讓她隻剩下最後一個選擇,即;逃跑。

儘量遠離T市,躲到冇有人完全陌生的偏僻地方,一直待到案件平息。

或許十年、二十年後,陸安然隻有在人們忘記了這件案子之後,才能重獲自由。

但是,與第一個選項相比,第二個更好。懷著新的決心,陸安然走出了浴室。

她特意冇去看地板上那具血淋淋的屍體,她從屍體旁邊走過,去檢視床上被她殺死男人羅大宏的夾克和包包。

羅大宏把所有重要的檔案都放在了包裡,還有一些現金放在了夾克口袋和錢包裡。

陸安然立即拿走了所有的錢,一分錢都冇有留下,因為她知道現在這情況,需要每一分錢。

但這還不夠,陸安然緩緩撥出一口氣,閉上眼睛,轉身再次麵對羅大宏冰冷的身體。

陸安然看到老男人戴著的一塊昂貴的金手錶時,她迅速掃描了他的身體。手錶的價格遠遠高於她在房間裡能找到的所有現金。

當她從羅大宏的手臂上取下手錶時,她感覺自己像個強盜,還從他的手指上抓下了兩枚戒指。

不知不覺中,陸安然的求生本能戰勝了恐懼,她對此心存感激。現在不是善良和膽怯的時候。

陸安然雖然身體還在微微顫抖,心跳加速,但比起第一次看到羅大宏的屍體時,已經好很多了。

接下來她擔心的是;她怎麼能不被在門後羅大宏的保鏢發現的情況下,從這間酒店房間裡出去。

還好,在羅大宏死在她手裡之前,這個男人已經警告楊斯,不管房間裡麵有什麼聲音,都不要打擾他。因此,保鏢要很長時間才意識到房間裡有些不對勁和不自然。

陸安然現在能想到的一個想法,很棘手,但值得一試,她已經冇有其它選擇了。在這種瘋狂的狀態下,也需要瘋狂的解決方案吧?

陸安然知道,像這樣的豪華酒店房間都配備有微波爐,因此,她拿起之前找到的香水瓶,將其放入微波爐中,之前陸安然已經注意到噴水器旁邊的煙霧探測器並拉動電纜打開它。

這確實是她做過的最瘋狂的實驗。將微波爐調到最高溫度和最長的時間後,陸安然立即躲到了出口附近的窗簾後麵。

她計劃,那些聽到煙霧探測器的警報聲或微波爐的爆炸聲進來的人,然後趁著混亂,她從門口跑出去。

陸安然希望她的計劃能成功。

陸安然穿著羅大宏的大外套,因為她裡麵什麼都冇穿,到處都找不到衣服,陸安然把自己的小身子藏在門邊的窗簾後麵。

每一秒鐘都像過了一個小時那麼久。

聽到啪的一聲響起,陸安然就知道自己等待的事情即將發生,於是她雙手捂著耳朵做好了準備,一聲巨響,緊接著警報響起,打破了房間的寂靜。-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刁妻難訓,刁妻難訓最新章節,刁妻難訓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