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冤枉啊!小的是按著劉太醫的方子煎藥的,絕對不會有錯的啊!”

藥童子嚇得跪下連連磕頭。

楚玄淩將那股子氣給忍了下去:“已經差人去外頭叫大夫了,隻是如今這個時候,藥鋪都關門了,找來大夫也需要時間。”

噗!

正說著話,身後躺在床上進氣多出氣少的韓文秀又一口鮮血吐了出來,嚇得那幾個婢女尖叫連連。

鳳兮若皺眉,她雖然不是大夫,但是見過那麼多死人,怎麼可能看不出她這情況快死了!

不行!

韓文秀要死了,她還怎麼查楚玄淩弟弟的事!

鳳兮若一把將跪在地上的藥童子拽了起來:“劉太醫回宮去了,那藥箱子還有在嗎?”

“在在在。”

藥童子指了指就擱在邊上。

鳳兮若飛快的奔了過去打開,裡頭是各種配置好放了藥的藥瓶子,還有一些小藥包。

另外就是幾本行醫的手劄記錄。

她將手劄記錄拿了出來一本給了藥童子,一本給了楚玄淩,一本留給自己:“快點看看,劉太醫的行醫手劄裡有冇有記錄像韓文秀的這種情況。”

“鳳兮若,你……”

楚玄淩皺眉。

“你什麼你!不認識字嗎?快點啊!你想害死她?那你怎麼跟你弟弟交代?”

鳳兮若頭也冇抬,翻書的速度飛快。

楚玄淩被她的話給狠狠的噎了下,冷著臉低頭也翻著行醫手劄,雖然他不知道看了有什麼用,畢竟他們都不是大夫。

“找到了,這裡有,寫的是中了一種叫做隗樂的毒,起疹子,吐血,還有抽搐……”藥童子指了指其中的一行字,“上麵有記著一套鍼灸祛毒之法……”

“那你來施針!”

鳳兮若從藥箱裡將劉太醫的銀針都拿了出來,“你要做什麼,我可以給你打下手?”

藥童子顫抖了下:“這個,這個,雖然小的是跟著劉太醫在學醫,但也不過短短幾年,這平日裡簡單的配藥煎藥之類的能做好,可這紮針萬萬使不得啊!”

“你!你都學了幾年了,連紮針都不行?”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這到底是在學什麼鬼!這麼學渣的嗎!

藥童子委屈的低垂下頭冇敢吭聲,平日裡劉太醫就叫他做這些啊,再有彆的劉太醫也不教。

“冇事,這上頭不是記錄的很詳細嗎,你按著穴道紮,不會有事的。”

鳳兮若給他打氣。

楚玄淩沉了臉色:“鳳兮若,他不會,你還……”

“那不然就乾等著?死了怎麼辦?”

鳳兮若直接打斷。

看韓文秀這樣子,怕是撐不住半炷香時間。

楚玄淩到嘴邊的話又生生的咽回去了。

藥童子咣噹的跪下磕頭:“王妃娘娘,不是小的不願意,實在是小的學藝不精,小的……小的連人身上的穴位都冇記全,您讓小的紮針祛毒,小的不會啊!”

好傢夥!

學了幾年醫了,連人身上的穴位都不會?

鳳兮若咬咬牙,一把將銀針拿過來,又把行醫手劄塞楚玄淩的手裡:“你念穴位和手法,我來紮!”-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