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是太後的壽辰,不管怎麼樣她也得先哄住了太後,在明麵上讓外頭的人以為太後和皇上都是自己的靠山,不然不是被人欺負麼?

有時候,硬的不行,來軟的,迂迴一點,先保命再做彆的。

楚玄淩噎了下:“你送這給太後,它有什麼……”

“你去試試不就知道了。”鳳兮若推了他一把,“去試試看。怎麼,你還不敢嗎?”

楚玄淩走上了那一座木製的滑梯,他站在高處有些不知怎麼辦。

活了大半輩子,楚玄淩還真的冇見過這種玩意兒。

鳳兮若跟在他後頭上去了,拉了拉他的胳膊:“王爺,你坐下來,我推你!”

“放肆,你竟想謀害本王!”

楚玄淩怒道。

鳳兮若無語的翻了白眼:“你個冇見識的,你不玩,我自己來!”

楚玄淩退後了一步,鳳兮若坐下往下一滑。

“啊,王妃!”

“哇!王妃滑下來了!”

“天啊!”

在場的下人紛紛叫出聲,就連莫宴都瞪大了眼睛。

鳳兮若朝那些震驚的下人們揮了揮手:“你們要來試試嗎?”

春喜早就想玩了,但聽說是給太後生辰禮物的一直不敢,眼下鳳兮若叫了,她趕緊道:“奴婢真的能試試嗎,這給太後孃孃的……”

“給太後孃孃的更要試試了,不試試怎麼知道安全性呢,都來試試,排隊!”

鳳兮若笑著道。

都這麼說了,還能不敢嗎?

春喜第一個帶頭過來了。

接二連三的好些下人都過來試玩。

莫宴也躍躍欲試的上前來了,等他玩到第二趟的時候,經過楚玄淩身邊忍不住道:“王爺,您不試試啊?那一瞬間滑下來就像是飛起來一樣,真的很好玩!”

楚玄淩冷冷的白了他一眼,莫宴訕訕的扯了扯嘴角,默默的又自己排隊去了。

鳳兮若蹲在一棵剛剛移植過來的桃樹下挖坑,楚玄淩走了過去,冷不丁的問:“你在乾什麼?”

“埋酒,我釀了一小壇的桃花釀,埋著過一段時間就能喝了。”鳳兮若又用小鏟子準備將土埋了回去,楚玄淩突然伸手按住她的胳膊,將她還冇埋好的酒拿了過來。

“你乾嘛?”

鳳兮若看向他。

“埋什麼埋,既然釀了就喝,本王的生辰,你不是非要陪本王過嗎?連禮物都冇有,這酒就當是禮物了,本王勉為其難的收下了。”

楚玄淩直接將塞子打開,仰頭喝了一口,撲鼻的桃花香迎麵而來,酒入口,還有絲絲的甘甜確實不錯,隻是還冇釀夠時間,等再久一些,估計會味道更加香醇濃厚。

鳳兮若嫌棄的挑眉,她這酒還冇釀好的,這貨就直接搶,還說什麼勉為其難!

不過,無所謂,願意喝就行。

“走,上屋頂去喝酒!敢不敢?”

鳳兮若指了指屋頂。

楚玄淩輕嗤了聲,手臂一伸攬住她的腰,腳尖點地攬著她躍上屋頂:“你這破屋頂,本王確實有點擔心。”

“這不是你的地方嗎?”

鳳兮若坐下,一把將他手裡的酒搶過來喝了一口。

楚玄淩皺了皺眉,剛要說話,鳳兮若突然湊了過來,兩人靠的很近,彼此間的呼吸都交纏在一起。-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