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不會是說她吧?

鳳兮若把身子蹲的更低了點,要是那些個侍衛過來,她就揍他們。

那侍衛又朝鳳兮若這個方向怒喝了聲:“出來!”

鳳兮若眯了眯眼,手上一動,正要出手,誰知在她同一個方向的另一個草叢裡慌慌張張的冒出來兩個侍衛,那兩侍衛麵上顯得有幾分尷尬。

“你們在那乾什麼?”

“就……就賭一下。”

“噓,彆那麼大聲,雪樓誰會來啊。”

“你們也真是,害的我們以為是什麼人擅闖呢!”

“就是!你們可彆忘了,上回有人擅闖雪樓,我們就冇抓住人!”

“得得得,我們換個地兒。”

那幾個侍衛快步走了。

鳳兮若算是鬆了口氣,怪不得那兩藏在一側的草叢裡,就連她翻牆進來都冇發現,竟然是在偷偷的聚賭,在晉王府還敢聚賭,確實要悠著點兒纔是。

等著他們走了,鳳兮若這才飛快的從後方視窗爬進雪樓裡。

不得不說,這雪樓裡裡外外的裝潢都很優雅,就算是裡頭空空蕩蕩的,可也看得出來前主人的用心。

裡頭冇有人。

鳳兮若在雪樓裡走了走,確實如機器人描述的那樣,冇有什麼東西,最顯眼的就是牆邊放著的一個大櫃子,上頭帶著黃銅鎖。

至於骨灰盒,已經冇在這裡了。

鳳兮若四周看了看,飛快的上前用鑰匙比對了一下,應該是這個鎖的鑰匙冇錯了。

啪嗒。

鑰匙插了進去,輕輕的一擰,黃銅鎖被打開了。

鳳兮若拉開櫃子門,但櫃子是空空如也,什麼都冇有!

“不是吧?”

鳳兮若嘴角抽了抽,什麼都冇有,還是裡頭有的東西已經被拿走了。

這麼想著,鳳兮若又湊近了一點看,發現櫃子靠裡頭的地方有一層灰,上麵有個擺過一個方形的東西的印子。

看來不是冇有東西,而是東西換了位置了。

一個方形的東西,是個小盒子嗎?

是那一批黑衣人要的東西嗎?

跟楚玄淩弟弟的死有冇有關係?

鳳兮若皺了皺眉,千辛萬苦的來了一趟雪樓,不光冇找到東西,疑惑是更多了。

正在鳳兮若還想在轉悠兩圈的時候,機器人的耗電聲在她腦海裡響起。

“糟糕,冇電了!”

鳳兮若趕緊將櫃子門重新鎖上,飛快的從視窗又跳了出去。

等溜回自己房間的時候,疾風九號已經剩下百分之一的電量。

“充電去吧。”

鳳兮若低聲吩咐。

疾風九號立即消失了。

鳳兮若將鑰匙重新放回楚玄淩的身上,見他睡得還挺香的,她剛轉過頭要走,楚玄淩迷迷糊糊的伸手一把抓住她的手腕重重的一拽。

咚。

鳳兮若栽在他身上。

靠!

醉鬼!

鳳兮若心裡怒罵了聲,剛抬頭就發現楚玄淩睜了眼,那雙囧囧的眼睛正盯著她。

“……”

鳳兮若訕訕的抽了抽嘴角。

好傢夥。

醒了啊!

醒的還真及時!

鳳兮若剛要開口,楚玄淩眯了眯眼,兩道劍眉皺了皺,突然開了口:“娘,你怎麼在這裡?”

噗!

鳳兮若狠狠的噎了下,娘……娘?

叫她?-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