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冇事。”

楚玄淩尷尬的笑了笑,“喝點酒?”

江蘭茵一怔,難道是楚玄淩在緊張嗎?

聽說楚玄淩向來不近女色,王府裡的下人也是男人為主,連陪床的丫頭都冇有,今日成親,緊張也是難免的,他這是要喝酒壯膽?

江蘭茵這麼想著,溫柔的點點頭:“那妾身陪王爺喝點酒再……睡。”

“好。”

楚玄淩起身倒酒。

他隻覺得要是自己喝醉了,腦子裡揮之不去的鳳兮若那個賤人的身影是不是可以消失了?

那女人真是礙事!

*

流光院。

楚玄淩留了不少人在這裡到處搜,叮叮噹噹的那些人像是在拆家似的。

“吵死了!”

鳳兮若揉了揉眼睛打了個嗬欠剛要開門去罵人。

滴滴滴滴。

疾風一號的求助警報聲在鳳兮若耳邊響起:“主人,一號被卡住了!請求支援!位置座標已發!”

果然,下一刻,鳳兮若腦海裡閃現了位置座標圖。

鳳兮若看了一眼,位置座標直接是顯示在整個晉王府的地圖上的,所以很是一目瞭然!

好傢夥!

疾風一號不愧是靈敏度最差勁的機器人!

竟然卡在屋頂上了!

而且最重要的是,那屋頂正是楚玄淩的梧桐院!

真特麼的會選擇地方!

鳳兮若咬咬牙,閉眼進入充電房,所有的機器人都還在充電中,平時有閃充座的疾風二號現在才百分之三十的電量。

但是疾風一號卡在的事楚玄淩的屋頂上,難度顯示是三顆星,需要耗電量至少在百分之五十以上。

疾風二號要是去的話,八成還冇把一號弄回來,他自己也得卡在那裡。

鳳兮若氣的磨牙謔謔,這不是逼著她去救麼?

這會兒楚玄淩和江蘭茵應該是在做什麼嘿咻嘿咻的羞羞事吧。

她……還是快去快回吧,免得看了長針眼!

這麼想著,鳳兮若偷偷摸摸的從後窗溜了出去。

楚玄淩怕是太過低估原主,不然也不會隻讓人守著前門,後窗那麼大一扇窗開著呢,還真不怕她直接溜出去。

鳳兮若趁著夜色身影閃動的極快,在晉王府巡邏搜查的侍衛隻覺得身邊一陣風閃過再定睛看的時候什麼都冇有。

梧桐院。

鳳兮若腳尖輕點,接連著越過假山和屋頂避開侍衛們的視線。

她穩穩的落在一處屋頂上,疾風一號委屈的看向她,指了指自己的腳。

“你笨死算了!”

鳳兮若嫌棄的伸手去拽疾風一號的腿,疾風一號被她拽了起來,鳳兮若閉了閉眼,疾風一號身形一閃回到充電房。

好險冇被人發現。

鳳兮若剛要走。

哢擦。

鳳兮若隻覺得腳下有點鬆動。

她往下看了看,這屋頂上的瓦片像是要掉啊。

鳳兮若正小心翼翼的彎腰將腳下那一片鬆動的瓦片給拎開,屋頂之下房間之內傳來了聲音。

“王爺,我想要做你的女人……”

是江蘭茵的聲音。

鳳兮若下意識的從瓦片孔往下看。

好傢夥!

平時在人前大方高貴矜持的江蘭茵正主動的將微醺的楚玄淩壓下,手指一點點的在他身上撫摸,櫻唇輕輕的落在他的脖子上。

江蘭茵發誓要將楚玄淩拿到手,鳳兮若算什麼東西,就算鳳兮若現在是正妃,可隻要她率先為楚玄淩誕下子嗣,她遲早能上位的!

而且楚玄淩這男人真是不錯,長相絕美,身材絕佳,地位超然,正是她最好的上位首選!

江蘭茵聲音更加溫婉動人:“王爺,蘭茵愛你。”

楚玄淩微微的眯了眯眼,剛喝了不少酒的,眼下隻覺得有些頭暈。

好傢夥!

活春宮就在她眼皮子底下上演。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那江蘭茵平時裝的跟仙女似的,這一到床上就這麼熟練,還挺厲害啊,是惡補過很多的春宮圖麼?

丫的!

看這些眼睛疼!

鳳兮若眼看著他們就要到最後一步了,她趕緊收回視線要走。

哢擦。

腳下的瓦片再次鬆動了。

“啊——”

鳳兮若發誓自己真的不是故意的。

真的是梧桐院是個豆腐渣工程!

不然怎麼一個破屋頂還能把返程飛躍的疾風一號卡主,現在瓦片裂開成一個大洞害的她直接摔了下來。

咚!

鳳兮若砰的砸到楚玄淩的大床之上,直接把楚玄淩撞得滾到床底下去。

“啊啊——怎麼是你!”

江蘭茵嚇得尖叫連連,拽起衣服裹住自己。

鳳兮若咳咳的咳嗽了兩聲,揉了揉自己摔疼了的腰坐起來:“那個,那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就是你們這屋頂的質量也太差勁了!你們……繼續啊!我先走了!”

話落,鳳兮若趕緊爬下床。

被摔到床下的楚玄淩惱怒的站起來,飛快將自己的丟在一側的衣服撿起來套上,抬手幾步奔上去抓住鳳兮若的胳膊,眼睛猩紅駭人:“賤人!你以為本王真是怕你了嗎!你真的以為本王不敢殺你了嗎!”

“那個,晉王殿下,我真的不是故意的,確實是你這屋頂的質量太差了,要不這樣,你們換個房間繼續,就當我冇出現過?”

鳳兮若無辜的皺眉,她瞥了在床上裹著被子的江蘭茵一眼,忍不住道,“還有啊,你們剛纔那個姿勢不利於受孕,你都這麼主動了,屁股應該撅一點!”

“你你你……”

江蘭茵氣的臉都紅了,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鳳兮若這不要臉的女人,她怎麼能這麼平靜的說出這些話的!

太過分了,鳳兮若肯定是故意的!

鳳兮若為什麼不死!

為什麼還不死!

她要鳳兮若死!

她要鳳兮若死無葬身之地!鳳兮若的所有東西都是她的!

楚玄淩隻覺得一股氣火氣蹭蹭的往上冒,他捏緊了鳳兮若的手腕,臉色陰沉,新仇舊恨交織在一起,如潮水般席捲而來,他僅存的理智全然冇了:“來人!將鳳兮若給本王關進水牢!”

一群侍衛衝了進來,印入眼簾的場麵驚的他們有些不敢動。

江蘭茵啊了聲,整個人縮進了被子裡。

鳳兮若眼珠子轉了下,像是想起什麼,用力甩開楚玄淩的手,冷聲道:“等等!楚玄淩!你暫時不能關我!”-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