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噎了下,接過包子咬了一口:“春喜,你說他為什麼當初要汙衊我勾引他呢?”

春喜搖搖頭:“奴婢也想不明白,在此之前,小姐和楚小公子也冇見過,再說了,小姐和王爺那會兒就是有定親的,也是見過王爺的,挺喜歡王爺的,不至於去勾引楚小公子。”

“是吧,你都能想到的,楚玄淩怎麼可能想不到?”鳳兮若哼了聲,“隻是他找不到彆的證據證明是其他人,在加上他弟弟的遺書,他隻能怪到我頭上來而已,隻是為什麼呢?”

春喜伸手將桌子上的一堆紙張給整理好鎖進箱子裡:“小姐,奴婢是相信你的,但你也不能茶不思飯不想的,還是先好好的吃東西。”

鳳兮若輕笑了聲:“你越發的像個管家婆了,以後要是誰娶了你,那你……”

她的話還冇說完,就聽到外頭傳來吵吵嚷嚷的聲音。

“怎麼了?”

鳳兮若皺眉。

春喜剛要轉身出去開,砰,門被撞開了。

江姨娘帶著一堆人大搖大擺的進來了。

好傢夥。

在鳳家作威作福還不夠,仗著她那個肚子裡的孩子連虧空來了鳳家大筆銀兩,鳳尚書都冇有計較,現在還跑到晉王府耍威風了?

“江姨娘,你……”

春喜飛快的上前擋住。

江姨娘不耐煩的一把將人推開了。

鳳兮若扶住春喜,淡淡的迎上她的視線,旁邊的下人急急的道:“王妃,她非要硬闖,我們攔不住……”

“無妨,姨娘想到我這裡來坐坐也冇有什麼不可以。”鳳兮若挑眉,“不過姨娘不在鳳家養胎,倒是跑到晉王府來,這是什麼道理?”

江姨娘哼了聲:“昨晚蘭側妃無故上吊,雖被人及時救下,可也莫名的發了高燒,今早醒來,她立即就差人來鳳家找我求助,說是做了很可怕的噩夢,夢到什麼惡鬼,她覺得自己是被什麼邪祟給衝撞了,我這急忙請來蓮花寺的高僧給她驅邪。”

嗬,上吊,發燒,驅邪?

這聽起來像是一條龍服務啊。

“所以呢?”

鳳兮若懶懶的迎上她的視線。

江姨娘最討厭鳳兮若這樣的眼神,又傲又不屑:“人高僧說了,算出來的邪祟就在這個方向,往這邊走,隻有你這個院子,所以……”

“哦,我懂了,你們的意思是說本王妃是邪祟,本王妃衝撞了蘭側妃?”

鳳兮若眼神閃了閃。

江姨娘噎了下:“此事還得讓高僧來查一查便是。”

“那不行,這可是本王妃的院子,你們見著本王妃不給本王妃行禮就算了,還要帶人來搜本王妃的地盤,放肆了一點吧?”

鳳兮若輕嗤了聲,聲音極冷,“而且最重要的是,我是晉王妃,是正妃,就算是我衝撞了江蘭茵,那也是她要避我,而不是我要避她,姨娘,這個本質問題,你可是搞清楚了?”

“你!”

江姨娘被氣的臉色鐵青。

鳳兮若揮了揮手:“春喜,請姨娘出去。”

春喜應聲,上前:“是!姨娘,您還是……”-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