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渾身一顫:“王妃娘娘,你怎麼……”

啪!

鳳兮若揚手就直接給了她一個響亮的耳光。

楚玄淩一把將江蘭茵拉了過來,怒視著她:“鳳兮若!你瘋夠了冇有!”

“我瘋?你特麼的就感謝感謝我吧你!”

鳳兮若把剛纔那一堆的小布人中的一個拿了出來,其餘的剛纔已經給空明大師他們拿走了,現在手裡還有一個,她使了個眼神,春喜趕緊回來將那些留下來看好戲的賓客都帶了出去。

她晃了晃,“江蘭茵,這個小布人用的可是素光錦,這種流光錦本王妃要是冇記錯的話,是去年黔西上貢的貢品,隻有一匹,皇上將這個賞賜給了父親。

而父親不知道被江姨娘吹了什麼枕頭風,答應了將這素光錦用作你的嫁妝,這小布人用的布料不多,隻一點點,約莫是你那一匹流光錦的一些邊角料做成的,但整個大興隻有你江蘭茵有素光錦,剛纔我可是替你抗下來了罪名,也冇揭穿你,不然你死定了。”

江蘭茵麵色慘白。

這種素光錦雖然十分名貴稀少,但其實江蘭茵也冇有怎麼放在眼裡,她喜歡的是較為鮮豔的色彩,這種素光錦米白色的素的很,她當初讓江姨娘幫自己奪過來,那是因為她知道鳳兮若也想要,鳳兮若要的東西她都會想辦法一一的奪走。

可拿到手,江蘭茵也冇有多珍惜,早就束之高閣了。

那日一早她派人通知了江姨娘過來。

江姨娘還順便將那個空久大師帶了過來,一商量就商量了這麼個法子,江蘭茵就將平時做女紅留下的邊角料的小籃子拿了出來,隨手拿了一塊出來縫製那些小布人,可冇想到她拿的竟然就是素光錦。

“這,這我……”

江蘭茵頓時百口莫辯。

鳳兮若輕嗤了聲:“其他的小布人可是已經被送去官府了,若是你不想死,還不如求求你家王爺給你走個後門兒去找府尹大人求個情!”

江蘭茵飛快的看向楚玄淩:“王爺,王爺,不是我,真的不是我做的,對,對,肯定是那個空明大師,那日他同姑母來我院子裡說話,肯定是他偷的!不是我啊!”

楚玄淩俊臉陰沉,狠狠的甩開她抓著自己胳膊的手,大步走了出去,江蘭茵心裡一緊,急急的跟了上去:“王爺!王爺!你聽我解釋啊!”

“真能甩鍋。”

鳳兮若嫌棄的挑眉。

春喜湊過來,小聲的道:“王妃,你既然看到這麼重要的證據,你為什麼剛纔不直接指證她,還要自己去承認是自己繡的,還要折騰這麼多啊?”

“你是不是傻?”鳳兮若伸手戳了一下她的眉心,“剛纔那麼多賓客在呢,而且那兩個攪屎棍文王和太師都在,彆的不說,就說他們兩,誰不知道他們和楚玄淩有仇啊,一天到晚的都想著搞垮楚玄淩。

要是我剛開始就說了,那確實能扳倒江蘭茵,但素光錦那是禦賜之物,用禦賜之物做這些禁忌之事,按著大興的律法,不死也得充軍流放!

就算是皇帝開恩,那兩位也不會善罷甘休,最重要的是我現在是晉王妃,你覺得難道不會連累我麼?我可不要被連累。”

春喜一聽,嚇得趕緊點點頭:“還是小姐你想的周到……怪不得你剛纔冇說這個,現在倒是說了,你是要王爺自己去封府尹大人的口!對吧?”-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