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自然不是,晉王殿下的弟弟都去世這麼久了,怎麼的也不至於為了這麼個小事來找你麻煩,對吧?”鳳兮若又加了一點銀兩,“素素姑娘,不必有心理負擔,知道什麼便說什麼就是。”

沉默了片刻,素素纔開口:“是,我也喜歡這些小鳥,特彆是毛色極其好看的,那幾隻小鳥我到現在還記得呢,羽毛金光閃閃的,隻可惜那買鳥的人說了,他隻有這麼幾隻,你若是想要,怕是冇有了。”

“那人,在哪裡?”

鳳兮若下意識的追問。

素素搖頭:“我不認識,是那一年逛廟會,在一個很是冷清的巷子裡遇上的。”

“你可記得那人的樣貌,你想想,說出來特征,我畫下來。”

鳳兮若將筆墨紙硯拿了過來,又給她塞了一點銀兩。

素素皺眉認真的回憶著,一一的把自己記得的都說了出來,鳳兮若按著她說的,在腦海裡轉換成各種五官的比例飛快的畫了下來。

“對,是這個人!”

素素一眼就認出來了,她好像還冇看到過這麼像的畫像,就像是真人在她麵前那樣,可鳳兮若寥寥數筆怎麼就能畫的這麼像呢,太厲害了。

“這人看長相不大像京城的人士,口音如何?”

鳳兮若又問。

素素沉默了片刻:“若是我冇記錯,有些像金陵那邊的口音。”

金陵,是大興建國之初的都城,後來才遷都到瞭如今的盛京城,有不少當初金陵的百姓也跟到了盛京來,這若是金陵口音也不能代表他不在盛京。

“還有什麼嗎?比如他這個人有什麼特彆的和彆人不一樣的地方?”

鳳兮若擰了擰眉,又看了一眼畫上的人,確定不認識。

素素認真的想了想,突然道:“啊,對了,那人有六個手指頭,我聽著有人叫他老六指頭。”

六個手指。

鳳兮若提醒她:“今日我來問你這些,你不要告訴彆人,我怕還有人要去跟我搶那些鳥兒,若是我尋到那人了,真的還有那種鳥兒,我買兩隻來送素素姑娘,可好?”

聞言,素素喜不自勝:“奴家謝過公子!”

鳳兮若整理畫卷,準備走人。

咣噹。

門被撞開了,一個姑娘跌跌撞撞的跑了進來,突然抓住鳳兮若的胳膊:“公子,公子,救救我,救救我,我不要賣身,不要賣身!你能不能贖了我,我……我給你做丫頭,我伺候你……”

鳳兮若噎了下還冇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又有人衝進來了。

好傢夥,是文王。

文王氣急敗壞:“賤人!本王瞧上你,那是你的榮幸,一個下賤胚子!還不給本王滾過來!”

緊接著花媽媽也帶著人進來了,見著素素和鳳兮若,那姑娘躲在鳳兮若身後,花媽媽討好著笑道:“公子抱歉啊,那是新來的姑娘不懂規矩,我現在就帶回去調教一下,素素,趕緊的!”

素素愣了愣,看向鳳兮若身後的人,她這才反應過來。

這不就是剛從揚州來的那個姑娘嗎。-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