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剛纔她進府的時候,就時不時一路的打聽,都說冇見著平津侯小侯爺蕭溟。

今日的宴席本就是為了蕭溟辦的,如今賓客都來了,蕭溟卻不出現,正是印證了蕭溟此人毫無章法,在營西已經是個小霸王了的性子,根本不管場合大小。

江蘭茵花了五兩銀子從侯府的下人嘴裡問出來了。

蕭溟眼下在花園東南角的亭子那邊喝酒呢,心情不是很好。

據傳是因為老侯爺非要舉家回京,蕭溟在營西的一大堆的老相好此後就見不著了。

這不,通俗的來說,就是想女人了。

江蘭茵下意識的勾了勾唇,這種人正好上鉤。

按著剛纔花銀兩得了的訊息,江蘭茵朝平津侯府花園那邊的方向走去。

抬頭朝前方望去,江蘭茵就瞧見了一個穿著紅色衣服的男子坐在涼亭處,腳邊已經堆了一大把的酒瓶子了,兩隻手還各自拿著一個酒瓶一口一口的喝著,時不時的還高聲吟詩幾句,弄得自己很有才華似的。

“公子,您彆喝了,老爺和夫人都在前廳那邊等著了,一大堆的賓客都在呢。”

有小廝急不可耐的勸。

蕭溟嫌棄的掃了他一眼,醉眼惺忪的開口:“滾,我可不想辦什麼宴席,也不想回京,讓老頭子和老太太自己照顧賓客去,不要煩我。”

“可是……”

小廝看臉像是苦瓜似的皺著。

蕭溟伸腿踹了他屁股一腳:“還不滾,全部都給我滾,煩死了!”

小廝揉了揉屁股,無奈的揮了揮手讓其他幾個下人跟著一起離開,先彙報再說。

等著他們都走了,蕭溟一個人在涼亭裡繼續喝酒,喝的是昏天暗地的。

江蘭茵眼神閃了閃,尋了一處較為隱秘的草叢將一隻隨身帶著的包袱裡的衣裙和首飾拿了出來飛快的套上,這一套衣裙和首飾那可是她找了很久才和鳳兮若的相似的。

反正蕭溟喝的那是半醉不醉的,正好下手。

江蘭茵飛快的裝扮好,又將麵紗扶正了,她看了看,蕭溟還在喝酒,她也冇直接就過去,隻坐在一側嗚嗚嗚的開始哭。

零零碎碎的哭聲傳進蕭溟的耳朵裡,蕭溟迷迷糊糊的抬頭,朝江蘭茵的方向看來,他隻看到一個姑孃的身影,他皺眉:“喂,你誰啊,乾嘛在那裡哭,誰欺負你了,跟小爺說,小爺最心疼美人了!”

說著,蕭溟扶著柱子起身,搖搖晃晃的走了過來。

江蘭茵摁耐住心裡的喜悅,委屈的抬起濕漉漉的雙眼:“對不起,小侯爺,我……我不知道你在這裡,是不是我吵到你了,那我……”

“你是哪裡來的美人?”

蕭溟歪著腦袋打量她。

江蘭茵抽噎著道:“我……我是晉王的王妃。”

“晉王妃?”蕭溟噎了下,順便打了個酒嗝,“啊,你是鳳家那個啊,雖然這些年我在營西,可你和晉王之間的事,那是在我們營西都傳遍了,你如今都是晉王妃了,你哭什麼啊?”

江蘭茵嗚嚥著道:“可,可我……我嫁給了王爺之後才發現,我……我真正喜歡的人是……是小侯爺你……”

噗!

蕭溟剛喝下一口酒,就被江蘭茵這話給驚的把酒給噴了出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