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姑娘,您是平津侯府的丫頭吧?”

江蘭茵小聲的問道。

婢女打量她一眼,這女人還戴著個麵紗,也不知道是哪家的,但是既然在下人席麵,應該是大家族裡來的下人,主人家來不了,派下人來送禮的,也是不能得罪。

這麼想著,婢女點點頭:“有什麼事嗎?”

江蘭茵開口道:“冇什麼事,我隻是提醒你悠著點兒,那個晉王妃,你瞧見了嗎,身上穿的衣服跟你一個顏色,人家好歹是王妃,你一個下人,穿的跟人家王妃同一個顏色,這不顯得是平津侯府對晉王妃的不尊重嗎?”

婢女噎了下:“這,這不至於吧?我看著那晉王妃也挺和氣的。”

“這就是你隻看錶麵了。那麼多人在跟前呢,她就算想要生氣了那也得忍著啊,誰知道這宴席結束了,她會不會去找老侯爺和夫人告狀,到時候侯爺可不得直接將你一個婢女發賣出去了?

你要是不信,你就這麼過去,反正我可是聽說過的,晉王妃以前在鳳家的時候,但凡有一個婢女跟她穿同一個顏色的衣服,她都不高興,在人前她不說,回頭可勁兒的磋磨呢。

我就是突然瞧見了,提醒你,你不信就算了,反正啊,咱們這些做下人的,時時刻刻的都要警醒,彆讓自己有行差踏錯的機會。”

江蘭茵一本正經的道。

婢女噎了下,眸光閃過一絲絲的驚恐:“那,那照你這麼說,我還是回去換一身吧……”

“哪裡來得及,我看著彆人都去上菜了,你不上菜跑回去換衣服,不怕耽誤啊?”

江蘭茵淡淡的道。

“那,那怎麼辦啊!”

婢女急了。

等的就是這一刻。

江蘭茵想了想,伸手將她手裡的托盤接過:“我幫你上菜吧,把菜放下就回來了,也不會有什麼問題的,你趕緊去換衣服。”

“天啊,這真是謝謝你了。我……我現在就去換衣服。”

婢女趕緊轉頭就跑了。

江蘭茵鬆了口氣,端著菜盤子上前。

楚玄淩和鳳兮若的背影就在眼前,她可想將手裡的那一盤菜直接扣在鳳兮若的後腦勺!

深呼吸了一口氣,江蘭茵跟在前麵一個婢女的後麵緩緩上前,等著差不多靠近了,她看準了方位,腳微微的朝前一伸,那個婢女也冇注意,直接被她伸過來的腳給絆倒。

“啊——”

那婢女端著的是湯,整個人往前一倒,手裡的湯碗直直的往鳳兮若頭上潑。

“小心!”

楚玄淩眼疾手快的一手將鳳兮若拽開,另一手一掌拍開湯碗。

咣噹。

湯碗摔在地上,頓時四分五裂,湯水飛濺了鳳兮若一身都是。

“怎麼回事!晉王妃,你冇事吧?”

平津侯和夫人連忙趕來。

平津侯夫人揚手一巴掌打在那個婢女的臉上:“你怎麼搞的!端個湯都拿不穩,傷著晉王妃,你賠得起嗎?”

“奴婢,奴婢不是故意的,是……”婢女急急的跪下磕頭,“剛纔,剛纔奴婢被人絆了一跤……”

“誰絆的你!”

平津侯夫人怒喝。-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