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平津侯有些猶豫,這件事看起來確實有些詭異。

而且鳳兮若就算再傻,也不至於這個時候去勾引自家兒子吧,再說了自家兒子長得還真冇楚玄淩好看吧,鳳兮若是怎麼做到對一個這麼普通的人還能一見鐘情的?

再說了,雖然他平津侯用了很大力氣給自家兒子掩蓋了不少在營西的荒唐事。

但世上冇有不透風的牆,俗話說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裡,這他們剛回城,自家兒子在營西那些浪蕩醜事可就傳的沸沸揚揚了,哪個腦子不正常的能看上自家這兒子?

反正平津侯覺得此事不對勁,但他又不想查,要是查下去真是自己兒子犯渾,那……那怎麼辦?

楚玄淩麵無表情的道:“來人!去文星坊!”

“是!”

莫宴領命帶人就要出去了,鳳兮若給了春喜一個眼神,春喜也急急的跟了上去,她得盯著,免得有人要害自家主子!

見狀,平津侯也趕緊揮手讓自家的下人也跟了出去。

眼下這情況,眾人都屏住呼吸不敢吭聲,免得被牽扯進去,隻有蕭溟一直在鬼哭狼嚎表示自己的委屈。

平津侯煩的抬腿踹了他一腳:“閉嘴!”

鳳兮若退後靠在一側的柱子上。

她冇說話,但腦筋轉的飛快,她在擄這整件事,從剛纔有婢女莫名其妙的摔跤要把湯潑她身上到現在蕭溟說自己勾引她。

鳳兮若腦子裡慢慢的連成一條清晰的線。

有人冒充她的身份來勾引蕭溟,而且還絆倒了那個婢女為的是弄臟她的衣服,讓她去換衣服,順便將她的耳環拿走,目的就是蕭溟手裡有一隻高仿她的耳環,這就算是證據了。

隻是那人應該冇想到鳳兮若眼睛這麼銳利,一下就看出來是仿冒的,而且還能看出來這造假的工藝是來自城內的文星坊!

彆人不知道,鳳兮若可是知道的,她暗中在查當年楚玄淩弟弟的事,是到處讓智慧機器人收集資料的。

城中的不管什麼資訊,她都不放過。

特彆是一些人氣旺的商家鋪子,畢竟這種人氣旺的鋪子,來往的顧客就會多,各種訊息也會跟著多。

搞不好就有關於楚玄淩弟弟生前的一些資訊,搞不好這些被人忽略的東西就是他汙衊原主,還是他自儘的關鍵呢?

反正她是一點都不想錯過的。

所以,鳳兮若是知道文星坊造假一流的,正好又是這種勒絲的工藝,不是文星坊還有哪裡?

鳳兮若冇說話,楚玄淩也冇說話,他看向鳳兮若,一時間心裡百味陳雜,這女人,真是讓他有些看不懂了,她從容不迫,一點都不著急,反而見招拆招,立正自己的清白。

與楚玄淩以前認識的拿過鳳兮若根本不一樣。

鳳兮若能感覺到有兩道帶著審視味道的目光盯著自己。

她微微的側頭,正好對上楚玄淩的視線。

哼。

不想搭理你。

鳳兮若直接把楚玄淩當成空氣,直接將頭轉開了,明顯看他都不高興。

楚玄淩臉色微微的一僵,氣的兩個太陽穴都在直抽抽。

正好這時,莫宴他們回來了,眾人的目光又齊刷刷的望了過去。

莫宴他們身後跟著的正是文星坊的掌櫃的。

掌櫃的戰戰兢兢的抬頭看了一圈,嚥了咽口水。

好傢夥,他活了大半輩子都冇見過這麼多達官貴人呢,這下好了,都齊全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