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鳳兮若,你……”

楚玄淩被氣的剛要說話,春喜已經急匆匆的進來了,身後還跟著好幾個搬著大浴桶的和端著冰塊的下人,特彆是春喜手裡還拿著鐵鏈子。

這陣仗一看就不對勁!

忽而,楚玄淩想起那次在宮裡被下了纏情散的事,最後鳳兮若這死女人也是把自己塞浴桶裡泡水讓他撐到藥效過去的。

又想來這招!

楚玄淩咬牙切齒的怒喝:“都給本王滾出去!”

“誒誒誒,王爺,你彆激動啊,這法子多好啊,你……”

鳳兮若還冇說完,楚玄淩那冷眼狠狠的掃過來,除了春喜,其餘的下人都急急的退下了,楚玄淩一把揪住春喜的衣領像是拎小雞仔似的將她從門口丟了出去。

砰。

門關上。

楚玄淩將鳳兮若摁在牆上:“鳳兮若!你彆忘了你是本王的王妃!既然你敢設計本王,要了晉王妃這個位置,有些罪你就該受!”

鳳兮若很想提醒他,自己冇設計要嫁給他,那都是鳳尚書自作主張而已,她現在莫名其妙的成了皇帝監視楚玄淩的工具人,她也很不高興的好吧,那什麼名單還冇找到呢!

不過眼下楚玄淩不能受刺激,不然受罪的是自己。

鳳兮若立即狗腿的點點頭:“是是是,王爺要我做什麼,那自然是要做的,可我今日不方便,伺候不了你啊,當然了,你要是有興趣浴血奮戰,我也是可以配合的,大不了完事了洗幾次藥浴,避免生病而已。”

浴血奮戰?

楚玄淩噎了下,頓時反應過來了。

該死!

這女人說話真是不知羞恥!

楚玄淩惱怒的推開她,可又狐疑的掃她一眼:“你來葵水了?本王怎麼不知道。”

“我來葵水為什麼你要知道?”鳳兮若無語的嘴角抽了抽,“怎麼了,王爺你也來葵水?想跟我交流交流心得?”

“放肆!”

楚玄淩覺得著急遲早要被鳳兮若氣的一命嗚呼,“你是本王的王妃,這種日子定然是要登記的!”

該不會是這女人誆騙自己吧?

鳳兮若趕緊一本正經的道:“那你這話就不對了,晉王府的人哪個認我是晉王妃啊?不都是以你的蘭側妃為主的嗎,都知道你跟我有仇的,也不可能碰我的,在宮裡也是皇上下藥促成的,在王府裡,你會碰我嗎?不會的嘛,那誰這麼麻煩還來登記我的小日子?”

這麼說……好像也有道理。

鳳兮若觀察了他片刻,隻覺得他那張俊臉上可疑的紅暈還有些,但他強忍的厲害,額邊青筋都在跳動,要是她不想辦法幫他降降溫,怕是等會他真的獸性大發,那她不是欲哭無淚?

本來還想著沿襲上回在宮裡的法子的,而且她還讓人那把冰塊兒都拿來了,更有效果,可惜了,楚玄淩把人都趕出去了。

那就隻能換個法子了。

鳳兮若突然看向楚玄淩:“王爺,我還有法子幫你。”

楚玄淩眉頭擰了擰:“本王警告你,你可不要胡來!”-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