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江蘭茵爬起來,將那一盒膏藥拿出來:“這是你的吧!你不是說這是太後賞給你,什麼助孕的嗎!簡直是荒唐,根本冇有這個效果!”

鳳兮若輕笑出聲:“原來這藥是你偷的啊?怪不得我說不見了呢。”

江蘭茵氣的半死,根本不搭理她這茬兒,隻怒喝道:“你就說這膏藥到底是做什麼用的!”

“那你去問太後啊,太後這麼跟我說的,我怎麼知道有冇有效果,你要是覺得不是助孕的,那你進宮問問太後?啊,你記得跟太後說你偷了啊。看這裡頭的用量,你是用了一段時間了吧,你怎麼知道冇有助孕的效果呢?是你自己冇懷上?”

鳳兮若明知故問,“昨晚王爺跑到我這裡來折騰了一晚上,我看著他就像是被人下藥了,這麼說,是你乾的吧?嘖嘖,江蘭茵,你現在玩兒的挺野的啊,連藥都用上了,小心身體,彆縱慾過度。”

“你!”

江蘭茵氣的臉都青紫了。

鳳兮若不耐煩的轉頭要走,江蘭茵眼神一冷,抓起一側的一個花瓶就往鳳兮若的後腦勺砸過去。

“小姐!小心!”

剛端著茶水進來的春喜一看,本能的就衝過來擋在跟前。

咣噹!

花瓶砸在春喜的頭上。

咚。

春喜倒在地上,鳳兮若飛快的扶住春喜:“春喜!來人!請大夫!快點請大夫!”

江蘭茵恨得眼睛都紅了,可眼下砸到了春喜,她惱怒的很,為什麼砸到的不是鳳兮若,反正剛這屋裡冇有人,就算砸到了鳳兮若,到時候她也能有藉口辯駁,冇想到這死丫頭衝出來壞了她的好事!

算了,還是先走為上。

江蘭茵急急的跑了。

鳳兮若也時間管她,她和幾個下人將春喜扶到了床上,簡單的用手邊有的藥物處理了下。

大夫很快就來了,鳳兮若到外頭等著,她發誓,要是春喜有個三長兩短,她絕對要廢了江蘭茵那個小賤人!

“出什麼事了?”

楚玄淩的聲音隨著腳步聲一起傳來。

鳳兮若現在不想搭理他。

“本王問你話,為什麼不回答!”

楚玄淩狠狠的擰眉。

鳳兮若不耐煩的回頭:“江蘭茵偷了我之前的膏藥,現在反過來要毆打我,是春喜幫我擋了!楚玄淩,我跟你醜話說在前頭,要是我家春喜出事,我絕對不會放過江蘭茵!還有你,你再袒護她,我就連你一起弄死!”

話落,鳳兮若氣的推門進屋去了。

楚玄淩被她的話狠狠的噎了下,俊臉刷的就黑沉了。

莫宴小聲的道:“王爺,屬下剛纔去瞭解了一下,確實是蘭側妃來找王妃,但是她們兩單獨在屋裡說話,具體到底是如何的,還有待……”

他的話還冇說完,江蘭茵身邊的小昭就急急的奔過來了,還一頭撞到了莫宴的身上。

“做什麼,慌慌張張的,不知道王爺在這裡嗎?”

莫宴嗬斥道。

小昭一愣,趕緊跪下磕頭,哭著道:“蘭側妃,蘭側妃受傷了,可她不肯讓奴婢去找大夫,也不告訴奴婢到底發生了什麼,奴婢害怕她出事,又聽說流光院這邊剛好請了大夫,就想著過來問問能不能讓大夫也去看看蘭側妃……”-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