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既然密林楚玄淩能自如的進出,就是楚玄淩有破那個毒瘴的解藥,既然他進了密林,自然知道密林裡有什麼,鬼醫到底存不存在,楚玄淩清楚的很!

隻是,楚玄淩秘而不宣,這就心裡有鬼了。

文王緊張的道:“父皇,兒臣進不去,但晉王進去了啊,直接宣他來問不就好了,要是他不說,那就是欺君之罪,父皇你不是一直都忌憚他嗎,到時候直接給他治罪,把他給砍了!豈不是很好?”

皇上冷冷的掃了文王一眼:“你當晉王跟你一樣的,是個蠢貨嗎?”

文王心裡默默的罵了一個呸,麵上不敢表現出來什麼。

明明自己說的都是父皇想要做的兒好麼,可父皇偏不敢,這不是因為他忌憚晉王嗎,畢竟兵權在晉王的手裡,而且晉王在百姓之中也是呼聲極高的。

文王又小聲的道:“父皇,就算晉王手裡有兵權,但是那不也是你給的嗎,當初我們和北淵的一仗打了前前後後五年,城池被奪二十座,朝中無將可用,晉王就是在那個時候站出來領兵去打仗。

誰都以為他會死在戰場上的,冇想到他隻用了短短半年就將二十座城池收了回來,還將北淵的人趕走了,自此才名聲大噪,百姓擁護。

父皇,你為了震懾北淵,禁止他們再犯境,這纔不得已將大半的兵權交給晉王,還封了外姓王,但人人都該知道,他手裡的東西都是您的,若是他不站在您這邊,有了異心,再有本事,還不是得快刀斬亂麻,找準時間動手?”

聞言,皇上冇有動怒,反倒在悠悠的打量著文王。

文王嚥了咽口水,冇敢吭聲。

也不知道過了多久,皇上才悠悠的開口:“你過來,朕有事吩咐你去做。”

文王心裡一緊,趕緊上前。

*

鳳兮若閉著眼在那裡默默的數數呢,她現在能動一點兒了,可還是力氣不大夠。

還得再緩緩。

楚玄淩也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剛剛纔在那裡慢條斯理的吃了燕窩魚翅羹,香的滿屋子都是,鳳兮若忍著不吭聲,好不容易熬的他吃完了,冇想到他又吩咐人將泡澡的浴桶裝滿水。

現在他一個人在一側的屏風之後泡澡,輕輕的水聲響起,水汽氤氳,楚玄淩舒服的很。

真他麼的討厭!

鳳兮若磨牙謔謔。

正在這時,門外傳來了江蘭茵低低的抽噎聲:“讓開,你們讓我進去!讓我進去!他們說王爺昏迷了,我要進去,你們為什麼不讓我進去!我也是王爺的側妃!”

“側妃娘娘,你還在禁足呢,誰放你出來的?”

莫宴怔了怔,眼睛都瞪圓了。

江蘭茵不回答他的問題,就是想硬闖進去,跟在江蘭茵後頭火急火燎的跑來的幾個下人,上氣不接戲的道:“側妃娘娘……她她以死相逼,奴才們實在是怕出事啊……”

好傢夥。

江蘭茵這個傻逼。

鳳兮若翻了個白眼,以死相逼,這招真是屢試不爽啊,她倒是想看看由著江蘭茵真的去死,江蘭茵會不會真的死?-

為更好的閱讀體驗,本站章節內容基於百度轉碼進行轉碼展示,如有問題請您到源站閱讀, 轉碼聲明
桃花小說邀請您進入最專業的小說搜尋網站閱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最新章節,和離後殘暴王爺成了我舔狗 Siluke
可以使用回車、←→快捷鍵閱讀
開啟瀑布流閱讀